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翡翠荷

  • 作者: 笑君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8-06
  • 被阅读
  •   翡翠荷,乃翡翠湖之荷也。

      几乎每天都在翡翠湖公园散步,不经意间,这里的荷也有了别样的精彩。现在是盛夏,正值荷花绽放之时。

      翡翠湖东侧,靠近合肥工业大学一带,是个斜坡地,有一片穿不透的茂密修篁,有一处苍翠的树木丛林,还有一大块绿色的草坪。而巧卧在侧畔的,恰恰是一片水域,一条栈道飞越而去。栈道的一头,连接着林木中那几个可以瞭望整个翡翠湖的亭子,一头的端底便是荷花池。

      我说它是荷花池,其实是翡翠湖的一部分,只不过是湖外湖,而且面积很小,叫荷花池,似乎更恰当些。

      清晨,我领着大孙子散步走到了这里,孙子高兴的叫到:“爷爷,荷花,荷花开了,好漂亮耶!”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打眼一看,还真的看到了荷花。傍着芦苇而生的荷花池,一池苍翠,一池清香。一柄柄,碧绿碧绿的,如伞如篷,全都向上张扬着,迎着朝阳,蓄着清风,虽无妩媚,却婀娜多姿。还有极个别的荷,卷着叶子,像美洲西部的牛仔,点缀其间,悠悠荡荡,好生自在。

      花,对,荷花,随意的盛开在碧绿丛中,有红色的,有白色的,还有粉色的。无论是什么样的颜色,盈盈的花瓣是那样的新鲜艳丽,如同绸缎似的,冉冉欲飘,滑滑欲落。

      水,荷花池的水,清澈得能照见岸上的人,更能清晰的看见水底下的鹅卵石,真的好纯粹、好洁净哩。

      呵呵,莲篷也有了,不多,也不大,像个陀螺。才谢去的花茎还在顶盘上,似乎是舍不得离开,又似乎是在跟谁打招呼:我是由荷演变成莲的,我的根便是藕哟。

      在荷花池的边上,我一边深深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边欣赏着这一池的每一柄,每一叶,每一朵,每一颗。它们摇曳着,牵扯着我们目光;停止不动了,又让我感觉匪夷所思,有着挥之不去的惋惜。

      我孙子说:“爷爷,我想摘一片叶子当伞好不好?”

      我说:“好,当然好,就是不能摘。”

      “为什么?”孙子反问我。

      “你想啊。”我说:“你想摘,别人也想摘。要是每个人到了这里,都去摘一片、两片,我们还看什么呀?”

      “噢,知道了。”孙子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荷花,是万千花卉中的一种。在中国,可谓人人知晓,个个喜爱。千百年来,文人誉其为“翠盖佳人”。然而,与尘世佳人不同的是,荷花是天然的美,自然的美,没有一丝一毫人工的雕琢。

      唐代大诗人李白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诗句,就是最形象地概括。荷花还以它“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被众多的墨客称之为“花中君子”。便常常以它为喻,赞誉那些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具有高风亮节的人。

      我之所以喜爱荷花,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据家谱记载,我们合肥关禄堂陈氏的祖先,大约是在六百五十年前,也就是大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从江苏溧水跨江北上,来到“庐阳西十三里荷叶地”落脚的。

      因此,“庐阳西十三里荷叶地”,便是我们的祖宗之地,是我们的祖籍。但是,谁能说得清,那个年代,这“庐阳西十三里荷叶地”,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方土地?凭想象、揣测、推理,我把他说成是:“应该有一处,或几处池塘。青荷婷婷,荷花簇簇,方圆十里,甚至百里闻名。蓝天底下,几间茅舍,满目稼禾,鸡鸣犬吠,猪牛嬉戏,一派古朴、清纯的农家田园景象。”也就是说,是一处庄户人家的小村子。

      还有,岁月沧桑,时过境迁。这“庐阳西十三里荷叶地”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呢?或许是永远也说不清的。

      最近,在网上读到老郎记忆文友写的《天鹅湖与双桥集、荷叶地》一文,给了我一个重新的认识。

      他说,现在天鹅湖的所在区域,就是当年的荷叶地,与我搜集到的资料基本吻合。在近千年的历史时空中,这里先后出现过两个乡土气息比较浓郁的名字:双桥集、荷叶地。

      双桥集,自然是个集市。街长约二百米、宽约三十米。集市上,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有油坊、米行、布行、饭馆、茶馆、医馆、铁匠铺、当铺、裁缝铺、药铺等各行各业一应俱全。还有一所学堂,吸引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学子来此就读。双桥集,也一度成为当地较有影响的经济、文化、教育和商贸中心。

      这里的自然环境很好,从小蜀山流来的红旗渠,直下双桥集的西南面。大蜀山及邻近的溪水,则流向双桥集的东北面。在这里,几条水流汇合后,经十五里河,入巢湖,奔长江去了。河流经过多年的流淌和雨水的冲击,在双桥集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沼泽地,河渠环绕,水天一色,美不胜收。

      因此,庄户人家便利用这一资源,开渠引水,辟田种稻,还放养鱼苗、栽植莲藕,造就出了一个鱼米之地。每到夏季,双桥集便被包围在绿色和花朵的芬芳之中,优雅、美丽、清纯,恰是一片世外仙乡。

      而且,双桥集的地势,比周边地区低了许多,其形状就如同一片硕大的荷叶。双桥集内的人们,便是生活在这片荷叶上的居民。所以,在经历了若干年之后,人们便把双桥集,称作荷叶地。

      一九五四年,江淮地区发大水,荷叶地的周边,高出荷叶地很多的一些村庄都被大水淹没了。怪吧,地势明显较低的荷叶地,却未遭水灾。于是,人们便说:荷叶地就是一条船,水涨船高,神仙之地也。

      荷叶地的荷,是什么样的荷呢?我无缘见识,便也无从知晓。却只能永久的畅想,无限的景仰。而居住在荷叶地的祖先们,则令人钦佩,也更加令人羡慕。

      无论是祖先的荷,还是现在的荷,其实质应该是一样的。我们知道,荷的全身都是宝,都是有益于人类健康所需要的物质。比如:莲藕可供食用,莲子是滋补佳品,荷叶、荷花便是可以供人们观赏的宝物。尤其是藕节、莲子、荷叶等,还是中医上不可或缺的极好药材。

      这不,我太太身体不好,血脂偏高,一位兄弟帮她弄来了几十斤的干荷叶。每天,太太用它泡茶喝,解决了许多问题。这干荷叶,拿出来就像一柄收缩的扇子,撕一点下来,用自来水冲洗干净,放到保温杯里,冲入开水,泡上半个小时,便可以喝了。荷叶泡出来的茶水,是淡黄色的,有一股纯正的清香,直扑鼻翼。不仅有祛火、清热解暑、静心安神、降血脂、润肠通便的作用,还有降血压、减肥止血等多种功效。

      这两天看电视,才知道合肥近郊有几个地方竟培育出了万亩荷田。我虽没有时间去领略一下,但能想像得出,无论你站在哪一处,放眼望去,一定是看不到边际的。当置身于这浩瀚的荷叶、荷花之间,回望左右,寻不到出处时,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

      我流连在翡翠湖边的荷花池旁,既没有置身于万倾荷田中的那种震撼,也早已没有了可以追溯几百年前,荷叶地那不被洪荒吞没时的感慨。此刻,只要一抬腿,我便可以离开这一方清纯的世界。但是,心中那一缕缕的不舍与念想、寄托与奢望,又怎么能够释然呢?

      值得庆幸的是,可以与我相伴的,便是这翡翠湖的荷,翡翠荷!

      2019年7月31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本文标题:翡翠荷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79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笑君 笑君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5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