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洞头望海楼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8-05
  • 被阅读
  • 洞头望海楼
      人说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东海和南山都是那么让人景仰,而我现在就在东海的望海楼上感受着幸福。海的声音传来,灌得满楼都是。清爽潮湿的风猎猎入怀,那是海送来的问候。越上得高,越觉出这种亲切。我的心放飞了一群鸽子,那鸽子翩然成千万朵浪花。

      大海正在迎娶朝阳,朝阳的目光吻遍望海楼每一个细节。风飘起朴旧的长衫,颜延之的雕像,露着一抹笑意。一千五百年前,永嘉郡守颜延之一来洞头就被美景陶醉,随即在岛上筑楼,以望东海。他曾在岳阳楼观洞庭湖水,并为之写下第一首名诗,建望海楼是将岳阳楼的文化元素综合并延展。过后四百年,岁月里走失的望海楼,已成温州刺史张又新心中的“一望”,这一望望进了《全唐诗》。至清代,望海楼还在引着诗人“天风振袂上危亭”的畅想。由此我感慨那些重修者,他们是将自己的胸怀修了进去,因而才会有《岳阳楼记》,有《滕王阁序》。望海楼,既是今天生活的福祉,也是留给后代的遗产。

      楼在古代不仅是一个地理制高点,更是文化制高点,成为畅叙抒怀的审美特指。这些楼多在江边湖畔,视野或有一定局限,而若站在瓯越锦绣百岛俱现,天海宏观一楼独览的望海楼,襟怀当更为恢廓。

      筑楼与造塔的意义一样,都是为了某种寄托与信仰,所建却有一个根基,比如大雁塔于西安,黄鹤楼于长江,根基就是厚重的文化历史,那么望海楼的根基呢?该是博大的天然造化。中国幅员辽阔,真正意义上的名楼并不多,真正意义上的望海楼更是独此一座。难怪有人说“气吞吴越三千里,名贯东南笫一楼。”我借古人的话语就是:望海楼有天下诸楼之美,天下诸楼不能尽望海楼之奇,故登望海楼不登天下诸楼可也,登天下诸楼不登望海楼憾也。

      我喜欢大海,所以我喜欢望海楼。海是如此的浩大,一直扩展到无际的天穹,这样的海与天,才真的是海阔天空。没有风浪的时候,海面平静得像一块玻璃,一只鸟在上面滑,从这边瞬间滑到很远。有时海蓝得像一湾油漆,随便一泼,都把洞头泼得鲜艳无比。海有时像我中原的沃土,片片鳞块,凝聚着无以言说的力量。有时惊涛裂岸,浊浪排空,让人想起“角声满天秋色里”,“五十弦翻塞外声”的浩瀚疆场。风云漫卷,时光变幻,英雄淘尽,沉舟新帆,海是多么深奥的大书!每一个来看海的人,都会有不同感受。一个阅尽江河的人来到洞头,登上望海楼竟然哭了,对着容千江万河的海喃喃着。在他那里,许觉得过去都是白活了。一位西部的朋友,年轻时曾对生活失望,来大海了却一生,一见到海就呆住了,海让他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在大海面前,个人喜忧得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登楼望海,会望出一片敞亮,只带走海的深沉与宽广。

      一群帆在景象里划过,洞头民俗专家邱先生说,那是开渔节后的出海。帆将海剪开又缝上,海鸟像撒出的鲜花,和云彩一同填满天空。邱先生说,等渔讯结束,还会举行盛大的迎头鬃仪式。望海楼里有丰富的民俗风情展示,走进去就像走进海洋生活的会客厅。一座楼不仅承载了历史重量,也盛载了文化内涵。

      大大小小的岛在云霞间时明时暗,光线掠过龟岩峰、大石滩、仙叠岩、半屏山,洞头百岛像大海呈献的项链,链坠就是富丽堂皇的望海楼。渔民说,远远的船上,看到望海楼就像看到灯塔,感到一阵温暖。是啊,望海楼已成为游子心灵的归宿。

      风推着时间远去,海迎来又一次日落。落日浑圆,似在释放着一种能量,将波浪一层层镀成殷红。另一边,一轮圆月正在上升,圆月周围,云团如淡蓝的缎带,一直接到海上。海的澎湃,让太阳与月亮的交接热烈隆重。只有在望海楼才能看到这种壮观。

      目光迷离,远处一片苍茫,我的思想在上面生长,能望到台湾的半屏山吗?台湾那里来了位矍铄老者,四下里走,不停地看,兴奋而惊喜地念叨“洞天福地,从此开头”。他是站在望海楼上说的吗?

      回首再看望海楼,就像一座佛,沉稳,端肃,云烟缭绕,将佛境一点点化开,整个地氤氲在了洞头上方。

      本文标题:洞头望海楼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79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66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