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滑落心底的悦鸣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8-03
  • 被阅读
  • 滑落心底的悦鸣
      古人说“以鸟鸣春”。今年听到的第一声鸟鸣,是在江南,在西子湖畔。这是春天的鸣叫,春天的乐曲。

      早晨的西子湖,水气袅袅,烟雾茫茫,水天一色。远处的山也是灰蒙蒙,空茫茫。远山、近水、花草树木,统统笼罩在烟雾迷茫中,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好一个“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啊。我站在湖畔,看着如烟似雾的湖光山色,呼吸着灵山秀水的氤氲气息,迷失在春风沉醉的烟雾中。

      “啁啁”,一声,两声,三两声,我头上划过清脆的鸣叫,划过欢快的音韵。那精致的鸣唱,就如这清晨透明的露珠,滑落我心底,打湿我的情思,溅起阵阵喜悦的涟漪。烟雾弥漫的早晨,因了这些悦耳的韵律,顿时变得明丽起来。

      那是春天的欢鸣。

      你看,春天的小鸟们情绪高涨,亮着嗓子放声歌唱。“叽叽喳喳”,“啁啁啾啾”“ 呢呢喃喃”,“关关嘤嘤”。一会儿大合唱,一会儿独唱。时高时低,时远时近,时有时无,时疏时密,此起彼伏,仿佛是比赛似的,婉转动听。它们唱着晨曲,和着春天的旋律,吹响春天的哨音。

      长年生活中在城市的格子水泥森林间,听到的常常是纷扰的嘈杂,刺耳的车鸣。这般的千啭百婉,莺歌燕语,简直是天籁之音。

      一棵浓密的樟树里,两只鸟儿深情对望,啄着对方的喙,互相梳理灰花的毛发。它们是母子或是情侣吧。那散发在春天里的浓意蜜意,被多情的春风一路播洒,不经意间沾了我一身。我被深深感染了,赶快拿出相机,蹑手蹑脚地靠近、瞄准,刚要按下快门,“倏”地一声它们飞到另一棵树上,还得意地回头看我,“嘤嘤啁啁”地叫着,似乎在叫唤我。我跟着追上去。它们像和我捉迷藏似的,在我瞄准的当儿,又“噗”地不见了踪影。

      不知是我和鸟儿有缘,还是西湖的鸟儿贪恋春光,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鸟儿不断和我邂逅相遇。有时在依依的柳树间,浓郁的樟树里;有时在光秃秃的梧桐树上,也见到它们灵巧的身影。甚至在湖里,它们掠过水面,翩若惊鸿;它们溅起水花,翩翩起舞。我满心欢喜。

      鸟儿和西湖的小松鼠一样很调皮,时而树上树下跳来跳去,嬉戏追赶,时而停留花间,飞到地上玩耍、啄食。神态自若,悠闲自在。湖边游人如织,摩肩擦背,但小鸟一点也不怕生。它们长年累月生活在美丽的西湖畔,大概已习惯这种热闹的生活,习惯跟人类和平相处,知道游人不会伤害它们。

      西湖的鸟鸣无处不有。最美妙的是在“柳浪闻莺”。想想,柳色青翠,春风掀起绿色的波浪;在一片柳浪中,传来阵阵的圆润清脆的莺鸣,那实在是美妙之至。

      “柳浪闻莺”是西湖十大名景之一。这里流传着一个跟黄莺有关的美丽传说。黄莺鸟迷恋柳蒲的景色,变为美女,跟这里一个名叫柳浪的年青人邂逅,结为连理。他们编织一床锦被,叫做“柳浪闻莺”。这个传说很美很浪漫。在“柳浪闻莺”闻黄莺啼叫,更美更浪漫。

      沿湖漫步,向“柳浪闻莺”走去,远远地听到黄莺的鸣声,高高低低,长长短短,清脆而婉转。

      我站在湖畔旁,看着这春天的画面,欣赏着这“春鸟图”:惠风和畅,丝丝柳条轻轻柔柔地垂在碧波微微的湖面,似是一根根鱼杆伸向湖里,在钓鱼,在钓一个碧绿的春天。碧玉似的树上,两个身披黄衣裳的黄鹂鸟停歇树间 “恰恰啼”。啁啁啾啾,歌声圆润嘹亮 ,高低错落,极富韵律,赏心悦耳。看着飞来飞去、东张西望的黄莺鸟,我想起了杜甫的诗句“两个黄鹏鸣翠柳”。黄鹂也就是黄莺。此情此景正是杜甫诗中的意境。看着那两只不断和鸣的黄莺,我想,这是从杜甫诗里飞出来的黄鹂吧?是曾见过杜甫的黄鹂吧?

      这时,我只是欣喜地注视着那两只呢喃着春天的黄鹂,不敢再举起镜头了,生怕吓着它们。就让它们在翠柳间啁啾着春天的梦想吧。它们刚刚从严寒的冬天走出来,刚刚呼吸到春天温暖的气息,享受着春光的明媚。

      剪一缕春光,坐在“柳浪闻莺”,聆听这春天的欢鸣。

      一只黄鹂从眼前掠过。“一掠颜色飞上了树”,我脱口而出。 “等候它唱,我们静着望,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象是春光,火焰,象是热情。”徐志摩一定也是爱着黄鹂的,要不怎么把《黄鹂》写得这么美妙?黄鹂的色彩,黄鹂的动感,黄鹂所激荡起的欢欣、愉悦,无不维妙维肖,叫人欢喜。

      我喜欢眼前这嘤嘤在绿树红花间的黄莺,更喜欢啁啾在千年诗篇、千年音韵中的黄莺。

      黄莺早就被古希腊女诗人称为“春之使者,美音的夜莺”。在中国,黄莺最早出现在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你看,春风微微,春光明媚,在碧绿的柳枝间,仓庚沐着暖暖的阳光嘤嘤鸣啼。这画面多么美丽,这意境多么迷人。诗中的“仓庚”就是黄鹂,也叫做“鸧鹒”。自《诗经》后,黄莺就经常“飞”进诗人的诗歌里,被文人骚客吟咏。俏丽的黄莺啁啾成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篇,穿越时空,铺展千年的诗情画意,流芳千古。手执一卷书,随意打开,总能看到黄莺的倩影,听到她千年的鸣唱:“燕燕于飞,下上其音” “千里莺啼绿映红”“树树树梢啼晓莺”“野花啼鸟喜新晴”“上有黄鹂深树鸣”“叶底黄鹂一两声”“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剩喜满天飞玉蝶,不嫌幽谷阻黄莺”“明日重来应烂漫,双柑斗酒听黄鹂”等。如此美妙诗篇,叫我爱恋不已。

      黄莺还在我们的音乐中。《春天在哪里》、《蜗牛与小黄鹂鸟》、《小黄鹂鸟》、《春莺啭》、《黄莺吟》等,这些我们熟悉的儿歌、民乐、古典音乐,都有黄鹂的倩影,甚至以它为歌曲名。在我们广东音乐里也有比较有名的黄鹂音乐,一个是《柳浪闻莺》,一个是《喜迎莺》。《柳浪闻莺》还是西湖十景之曲目。在所有的黄莺音乐中,我最爱听笛子《黄莺亮翅》。现在《黄莺亮翅》就伴随着键盘的敲打声,在我耳边悠悠响起。

      因为黄莺“鸟美歌甜”,拥有不少“粉丝”呢。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就是它的超级“粉丝”。他写的黄莺诗句,又多又好,有些还是家喻户晓,“两个黄鹏鸣翠柳”、“自在娇莺恰恰啼”、 “隔叶黄鹂空好音”等。现在,人们常常把妙龄少女动人的声音叫做“燕语莺音”,这个比喻可追溯到杜甫的诗句。“哑咤人家小女儿,半啼半歇隔花枝”,在这首名为《斗莺》的诗中,他把黄莺的鸣叫比成是妙龄少女的歌声。这个比喻生动形象,他对黄莺的喜爱之情一览无遗。

      要说铁杆“粉丝”,恐怕没有几个人比得上南朝音乐家戴墉了,简直可以说是“黄莺痴”了。《世说新语补》记载,戴墉非常喜欢听黄莺唱歌。因为黄莺别名叫做“鸧鹒”,他便把自己研制的桐木琴取名叫作“鸧鹒”。比喻桐木琴奏出的音韵,仿佛黄莺清越美妙的鸣啼。南朝宋武帝多次请他出仕,但是他不为之所动。他喜欢隐居在山中,过着观晚枫,闻鸟鸣的日子。春天一来,他常常“携双柑斗酒”,到林间听黄莺鸣叫,一听就是一整天,真是好情趣。

      一壶酒,一把琴,临风把酒闻鸟闻,世事皆忘唯黄莺,如今还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情趣?还有多少人能享受到如此意境?人类要想继续享受黄莺的诗情画意,只有不断给它创设适应的环境,“一掠颜色飞上了树”的惊喜,才会时时闪现。

      本文标题:滑落心底的悦鸣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784.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