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陌上寒烟翠

  • 作者: 楼兰公主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7-10
  • 被阅读
  •   长安初春,风,微微,略渗着些凉意。

      耐不住寂寞的柳信,已迫不待地妩媚在巧似剪刀的二月春风里了。

      出了长安城往南,再往南,远远便看见左手边有一座土窑结构的建筑物,千疮百孔,满目沧桑,门楣依稀可见“寒窑”字样。

      这就是千古传唱的贞节烈女王宝钏为了追求自己的不渝爱情,为意中人薛平贵苦守十八年的蔽身之处-寒窑。

      依门而入,1993年,门票八元。

      门里是一个长长方方的土院子,南面有窑,对面偏东些的北面也有一孔窑。

      南面是一所影乎也写了门楣的小窑,门是两扇小小的栓栓门,黑色,显然是后人重新漆过的。门框太低,稍高的人须低了头才能进去。

      进了窑,右边是一方干净的土炕,炕台炕壁俱全,炕里头靠墙放着一架不太分辨得出颜色的纺车,车把上依稀可见岁月的年轮,那可是被宝钏的纤纤玉手磨平的坎坷人生哦!你知道么?纺车无语。

      炕边桌上摆着一些镜梳台匣之类的小东西,整洁而简单,可以想象,宝钏是一个利索而爱美的女子。

      沿着炕边一条仄仄的土阶往下走,是一条窄窄的土道,连着另一间窑洞,应该是古时的客厅,放着岁月风烟的桌子和那年那月的凳子,还是那般的平淡如斯,简朴无华。

      浅浅的客厅外面,阳光满地。

      院子对面,又是一孔坐北向南的窑洞。门楣上题字“烈马洞”,票价五元。

      进了洞,一路黑漆。

      忽明忽暗里,隐见一口黑漆棺材,心生恐惧,哆嗦间,“啊!”地一声,一个伸着摇摇晃晃红舌头的僵尸一下子从棺材里跳了出来!灯光一灭,女尸又躺回了棺材。

      心惊肉跳间,硬着头皮前行,只听一声长长的马鸣,竖耳四顾,蓦见一匹火红烈焰的巨马腾空而来,吓得人顿时惊慌失措,抱头四蹿。

      猛一抬头,骤遇一披头散发的黑衣人拔剑横在路中间,无路可逃!

      峰回路转,那人长啸一声“跟我来!”

      众人只好无奈地跟着他往前走,不多会,终于看见亮光,再一转身-院子里,晴空万里。

      猎奇的心思,人皆有。担了惊,受了怕,心理上些许的满足感释放怠尽后,却开始在心的另一隅暗暗抱怨:看景不如听景!不过如此!

      当年王丞相之女王宝钏,美貌聪慧,豆蔻年华,提亲之人踏断了门槛。浪漫纯洁的王宝钏选择在“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于街前飘彩,约定:捡到绣球者便为自己的真命天子。

      多情的绣球被一贫如洗的薛平贵无意中捡到,王父见状欲行悔婚,但率真坦诚的王宝钏坚决反对。

      王宝钏为了与薛平贵在一起,不惜与达官父亲“三击掌”恩断义绝,暂时栖身城南寒窑勉强度日。后来薛平贵从军,她拒绝了父亲和姐姐的物质利诱,一如既往地痴痴等待薛平贵。日久,衣食无靠,她纺线织布裁衣。为了糊口,不得不提着竹篮,手拿小铲,一双小脚踏遍长安城南,方圆数十里觅荠菜为食,春去秋来,秋来冬去,吃完了菜叶吃菜茎,吃完了菜茎吃菜根,终于,所有的荠菜根都吃尽了……

      可以说荠菜在十八年里给王宝钏漫漫长夜湛湛晴天里染绿了一个又一个乍远还近的一帘帘浅浅幽梦,也给他们纯洁朴实的爱情注入了一丝又一丝潺潺淙淙的清新活力……

      所以,在寒窑所见的王宝钏墨宝里,感怀荠菜的文字随处可见。

      我若是宝钏,我会这般思念:
      又是一年三月三,
      荠菜漠漠绿漫天。
      春来花开会有日,
      梦里薛郎何时还?

      我若是宝钏,我会这般自劝:
      黄金千般好,
      真心一颗难。
      执手共白头,
      风雨自逍遥。

      我若是宝钏,我会这般感叹:
      长安一片天,
      奴心天外边。
      若得薛郎见,
      双双并蒂莲。

      我若是宝钏,我会这般祈盼:
      星淡云清露华寒,
      高窑顶上眺天边。
      荠菜入口心似箭,
      随梦飞到郎帐前。

      我若是宝钏,我会这般祝愿:
      二月柳叶媚人眼,
      城南陌上花无限。
      那年驯马成佳话,
      今年春到郎不见。

      我不是宝钏,我写不透宝钏的心,宝钏不是我,宝钏也入不了我的梦。

      世异时移,一样的土窑,一样的物件,一样的气息,一样的纺车,一样的竹篮,一样的小铲,一样的锅碗瓢盆,一样的春夏秋冬,一样的天地日月。

      不一样的是来来去去的面孔,不一样的是一颗颗或欢欣或忧郁的心,不一样的是一个个扎着马尾披着长发的芳华豆蔻的少女眉心间一丝丝若隐若现的不安,不一样的是一扇扇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的窗户里演绎的一段段悲欢离合……

      因荠菜泽被而愈发葱郁的爱情,因千古佳话而更加神奇的荠菜。

      西安城南的荠菜没有了,王宝钏的爱情呢?

      正当一脸菜色的宝钏万般灰心的时候,薛平贵回来了。

      王宝钏放飞了十八年的爱情鸟终于飞回来了!还迎来了一场浓墨重彩的爱情盛宴!

      薛郎依旧,宝钏依旧,不再依旧的是薛郎带回来了一个英勇美貌的代战公主。

      若在当今,代战公主应该就是第三者的代名词,明知薛平贵有妻宝钏,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嫁给他,不计名分。

      或许,这也是另一种爱情,既使错了,也错的无怨无悔。

      有一种选择,或许与道德无关,只为爱。

      这就是曾经的相濡以沫,这就是曾经的白首偕老。

      爱了就爱了。

      陈琳唱的,忧伤透明的令人心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远去的宝钏可否参透这其中的禅意?

      远古的绝唱,走近。

      眼前的恩爱,飘远。

      曾经的江湖,虚幻人间。

      飘缈的美,朦胧的爱。

      近的远了?

      远的近了?

      洒脱人生,泪里笑靥,繁华落尽的辛酸,曲终人散的冷暖,道与谁人知?

      一个爱字,卓绝千古,怎一个“苦”字了得!

      佛说,耐不住寂寞,就得不到幸福。

      对否?

      阡陌无语。

      本文标题:陌上寒烟翠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58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楼兰公主 楼兰公主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54篇
    • 获得积分:34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