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人生七十

  • 作者: 醉玉如雪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7-08
  • 被阅读
  •   或许,是命中注定要与这篇文字有关,也或许是这样的文字命题,在我,不得不被关注,因为,已经不止一次出现的心结和概念里已经让我的期待或是等待在近于顶礼膜拜的一种偏执中近于痴狂。

      于是,准备离开家门出去赶通勤车的前几分钟,我竟不知不觉地在一张白纸上匆匆写道:不知七十岁时,我还在不在!

      这很让我伤感,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思想准备和设防,即便我的文字有各种各样的开场,也断然无法想象,如此消极的文字,让我曾经的那些信誓旦旦和高瞻远瞩怎样在瞬间变得黯然虚无。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让我的思维止于漫无边际的天马行空。

      无节制,也无法捕捉。

      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

      曾经,因为在法国小说《情人》里,知道了玛格丽特•杜拉斯倾尽一生的情爱故事而对她七十岁写就的文字珠玑充满敬畏,好像七十岁,不是近于终点的人生,而是刚刚踏上人生行程的初始。

      “我自以为我在写作,但事实上我从来就不曾写过,我以为在爱,但我从来也不曾爱过,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站在那紧闭的门前等待罢了。”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了然何为写作。一向走马观花的浅尝辄止,不过在写别人,而自己的,或永远没写,或永远都无法写,像《情人》故事,很完整,又有残缺。因为,真实,不得不在现实中被隐藏,甚至是被埋葬。

      我只好将我对真实的诉求,遥寄给我的人生七十,或许,到那时,我才能对我的文字,进行大胆而坦然的纸上谈兵。让花开花落于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世界里,因为,一切都已经顺水东流,只有故事,无法更改。这很可笑,又有些不得已,因为,大无畏,既是一种冒险又是精神和一种境界。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毫不犹疑地将我曾经经历的五味杂陈给揉捏成一段段美好,并让它在过后旷日持久的天长地老中,檀变为一杯杯美酒或一盏盏香烛。

      不为世俗所牵绊,也不为虚荣而野心勃勃。

      这或许才是我写作的最初动机与梦想,将写字为文看成是活着的一种必要和方式,只是有些遗憾,早晨那不经意间的悲凉已经落于纸上,这让我即便坐到通勤车里,也惊魂未定般地慨叹那些文字的惨淡与哀怨,想着人生的残酷和种种无奈,以及穿行于岁月凡尘的木然,看着车窗外从不改变的四季更替和往复,尤其一路飘摇的纷飞落叶,倒让有些不明白了,刚刚还燥热难耐的夏雨绵绵,怎一眨眼之间,就神马都变成了浮云。

      即便我早就懂得,感觉上,却是什么都没懂。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有意无意间,将懂得和不懂得,将珍惜和不珍惜绝情又残酷地统统带走。即便那些落叶上确实清晰明了着曾经蓬勃生长的脉络纹理,即便树梢上仍然舞动着不肯就此罢手的坚持和不屈不饶,都让人不得不明白,日子或是岁月,已经在此时此刻的凝神静思中悄然逝去。而我的天赋,命中注定般地要与那些周遭,或离别或再聚首,不期而遇中的一次次交合,一如满眼满际的落影参差。

      无法理喻,又不得不相信,力量中,总有模糊不清的挣扎。

      曾经,我很努力,努力到天天沉睡于美梦之中,无论人心险恶还是善良美好,都固执地认为这世界不会改变,却不想,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翻天覆地为一个又一个结果。

      好的和不好的;我认同的和我不愿意认同的。

      七十岁时,我会拥有很多属于我自己的书,一如多年前就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那样,靠着日积月累的积沙成塔将我的心情和我的故事给自然天成为连篇累牍的一本又一本。那时,我一定会更加懂得何为亲情、何为爱情和友情,并能安然地在理性的思索中,既不为曾经的错过而遗憾也不为曾经的珍惜而保有骄傲和自豪,因为,即便我不再抱怨也不再计较,即便一切都成为美好的回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文字又能奈何多少。

      这让我有些羞愧于曾经昙花一现的放弃和消沉,一心想着随波逐流的省心和省力,既感慨于无法改变的俗人俗世,又感念于滚滚红尘的无法阻挡。

      好在,物是人非里,梦想和期待,总会适时地浮出水面。

      上帝说:没有委身就不是爱。

      我庆幸,我曾经的可做可写,更有那些将来的可写与可做。

      当我在美国作家安妮•普鲁的个人简介中知道她完成小说《断背山》时也同样身为人生七十,我十分惊叹这无法理喻的相同与相似,如此累积岁月的巧合里,真的让我无法想象,那一页又一页的唯美文字,怎样润物细无声地诠释了人间这又一幕无法复制的爱意缠绵。是它们,将我的灵魂给牢牢攥住,直至被征服,甚至是被占有。

      我终于相信了文字的力量。

      这才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再去的“红袖添香”网站,那里,曾经拥有过许多等待我文字更新的读者,那里,依然还历历在目着从未敢奢望的点击和印记,在我,那些,总会成为不可改变的鼓舞和支持。即便我不再去看,即便我不再留意,即便我已经淡忘,那样的曾经,仍然或有或无地点缀着我未知的思绪,无论沧桑还是美丽。

      找到“我的文集”,将属于我的那些文字一一打开,很多没有见到的网友留言让我又一次心怀感恩和感激。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红袖添香”的种种不尽如人意,或许,我还在那里乐不思蜀地繁复着一如既往的周而复始。

      无尽无止地书写、思索,在一个又一个午夜或是清晨,将心情和故事,流淌于笔端、纸间,在被称为“言情女王”的“红袖添香”里,或梦或醒。

      读者“cttykb”说:冬雷阵阵夏雨雪,也不敢与作者别。

      我有些羞愧,因为一己的偏见和固执,置那些读者于不顾,到头来,才明白,理直气壮的刚直里,缺少了写字之人所应有的大度和超脱。

      或许,我不是缺少,而是缺乏。

      一位名为“知鱼“的网友在《七十岁的时候》中写道:七十岁的时候,我希望有一座小院。种一架紫藤,栽两株丁香,再养一缸锦鲤。丁香树下,放着我的摇椅和棋盘。我可以坐在那里,从日出摇到日落,做那些没有做过的梦。丁香在四月的风里飘着,花落如雨。如果你高兴,还可以陪我下一盘棋。

      如果我有幸于那般生活的景致,我的膝上最好要有两本书,一本是我自己的,一本是别人的。别人的书,可以让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和必须进取,我自己的书,则可以让我庆幸地了然,今生,到底还是做成了我自己喜欢做的事。

      想起七十岁才开始文学创作的德国作家塞缪尔• 尤尔曼,在他脍炙人口的《青春》文章里这样描述:

      年轻,不是人生旅程中的一段时光,也不是红颜、朱唇和轻快的脚步,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生机,是使人生春意盎然的源泉。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衰老,只有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才会变为真正的老翁。岁月可以在皮肤上留下皱纹,但若保持热情,岁月即无法在心灵上刻下痕迹,只有忧虑、恐惧和自卑才会使人佝偻于尘世之上……

      想起构思“人生七十”这篇文字时,坐在通勤车里想到过那位多年前因为贴吧被转载的文字而认识的老乡网友“休闲时光”所说过的要关注我到拿不动笔。而那天晚上,就奇迹般地在新申请的QQ里遇见了他。虽然多年没见,话题依然没有改变。不过是一早一晚,却好像让一生一世都有了一种可以预见的可能,为着人生的整个过程,也为着人生的完整结果。

      而人生,也真无所谓七十,还是十七……

      本文标题:人生七十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58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醉玉如雪 醉玉如雪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9篇
    • 获得积分:12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