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大哥的猎鹰

  • 作者: 刘国林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30
  • 被阅读
  • 大哥的猎鹰
      六十年代初,完达山区地广人稀,山上林木丰茂,鸟兽出没。家乡人有狩猎的传统,很多家都驯养了猎鹰。大哥家也养了一只猎鹰,黑蓝色的羽毛闪着金属般的光泽,双翅长而有力,目光炯炯,叫声很脆。最奇的是它的双爪黑里透红,平添几分杀气。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猎鹰百里挑一,可遇不可求。我很喜欢大哥的猎鹰,每当学校放暑假,我都会到大哥家小住十天半月的。慢慢的,我跟大哥的猎鹰混熟了。猎鹰有一种特有的灵性,对人的善意和恶意敏感。大哥的猎鹰对陌生人很凶,对我却很友好,好像我俩天生就有缘份。

      六四年的暑假到了,我又来到大哥家打松籽,为的是打松籽卖些钱,好在开学时买些书本用。大哥对我勤工俭学的做法很佩服,也很支持。他见我独自一人往深山老林里钻,怕我出现意外,就让我带上他的猎鹰,应急时能起到保护作用。我愉快地答应了。这样艰苦的跋涉也不会寂寞了。

      连续多日的朝夕相伴,我和大哥的猎鹰更亲密了。一天,我又带大哥的猎鹰上了山,快中午时,我正要倒在巨石上歇息一会儿,突然猎鹰发出警报,我一激灵,猛然见前面的灌木丛中一头野猪正向我走来。这头野猪个头实在太大了,足有千斤重。它那张着的大嘴和那长长的獠牙证明它是一头凶狠残暴的猛兽。我们天!长这么大我头一次零距离接触野猪,恐惧急剧升级。早就听大哥说过,采松籽最怕遇见野猪,它凶猛无比,遭到攻击后不但不会逃跑,反而敢于猛烈反攻。家乡里被戳伤致残的猎人不计其数,猎鹰一般见到它们都退避三舍。

      我若转身跑,野猪一定会拼命追我,根本不可能逃脱,便直挺挺地愣在原地吓傻了,两条腿也不停地哆嗦,想逃跑,它根本不听使唤,就像不是自己的腿似的。这时,猛听猎鹰尖叫一声向野猪俯冲过去,速度极快,眨眼间利爪就要抓到野猪的头。不料野猪早有防备,来个就地十八滚,迅速闪开了猎鹰的攻击,速度快得惊人。但大哥的猎鹰也不是吃素的,它这一扑也是实中有虚,见野猪反应如此之快,立即摆头直插天空,待野猪张开大嘴准备扑咬它时早已脱离对手。第一个回合几秒钟内结束,双方打了个平手,却把我吓得目瞪口呆,不知不觉已出了一身冷汗。

      生性好斗的野猪毫不畏惧,把屁股往地上一坐,转着圈儿地用它那尖嘴迎战猎鹰。猎鹰从南边来进攻,它就转到南边抵挡;猎鹰从北边进攻,它又把头转到北边迎战。猎鹰几次进攻均未奏效,一般来说,小的野生动物只要让猎鹰抓住它的头,就可以提起来把它摔死。但这头野猪实在太大了,而猎鹰的体重才六斤左右,双方不是一个级别,就算猎鹰能抓住它,但野猪肯定会激烈拼争的,弄不好它那大嘴会把猎鹰咬住的。若真的被它咬了,结果不言而喻。

      我心疼猎鹰,真想让它放弃算了。但此刻的猎鹰羽毛竖立,连声尖叫,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它在一棵老柞树上稍息片刻后,再次扑向野猪。在所有猛禽中,猎鹰飞翔的速度是最快的,还没容我看清,它已在野猪头上狠狠地啄了一下,我知道,猪鹰是想啄野猪的眼睛,一但将野猪的眼睛啄瞎,它将如鱼得水,便大有用武之地了。等野猪转过头欲咬猎鹰时,它已腾空跃开,趁势又在它的背上抓击。双方短兵相接,激烈地厮杀起来,如此惊险的场面看得我目不暇接。

      猎鹰每次进攻都离野猪的大嘴很近,等于在死神嘴边飞舞。虽然接连得逞,自己也露出了明显的破绽,被野猪的一口咬住翅膀。我大吃一惊,多亏猎鹰的翅膀长,野猪只是咬住了它的羽毛梢,它迅速挣脱了野猪的大嘴,又飞起来。

      我急得又喊又叫,让猎鹰停止进攻。可以处于疯狂状态的野猪咬不到猎鹰,竟向我扑来想拿我刹气。正在我惊慌之际,猎鹰迅速扑过去,阻止了它的前行,我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此时的野猪已杀气冲天,愈战愈勇,它的尖嘴不停地吐着白沫子,再次咬住猎鹰的翅膀。而令我惊诧万分的是,猎鹰却毫不畏惧,在不长的时间里多次犯同样的错误,被接连咬中翅膀。我呆望着那惊心动魄的鹰猪生死斗,却帮不上猎鹰的忙。

      猎鹰的羽毛沾满了野猪的唾液,粘糊糊的,它却若无其事地飞到附近的老柞树上。看着它没事,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极度兴奋的野猪不停地咬猎鹰的翅膀,必然会大量地喷出唾液,它反复咬猎鹰的翅膀,唾液已喷得差不多了,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的。猎鹰是在用高难度的动作故意诱骗野猪上钩的!

      果然野猪有些晕头转向,猎鹰没有给它喘息的机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再次俯冲过去,野猪却反应迟钝,被猎鹰带钩的尖嘴把它的一只眼珠子啄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猎鹰锋利的爪子又是一阵猛抓。野猪猛然遭受重创,便疯狂地坐在地上转圈儿,把屁股底下转出一个深坑。真是无巧不成书,野猪的屁股底下正有一条母蛇卧在泥土里孵蛋呢,它这么一折腾,把屁股底下的母蛇激怒了,嗖地一声蹿出来,照准野猪的胯下的生殖器就一口,咬住就不放松。瞬间,我见野猪的生殖器膨胀起来,胀得又红又肿。这下子野猪首尾难顾了。头上有猎鹰的进攻,屁股底下有母蛇助战,它再借一张大嘴也难应付了,只有招架这功,却没有还口之力,痛得在地上翻身打滚。这时,猎鹰瞅准机会猛地俯冲下过来,照准野猪的肛门就是一爪子,紧接着双爪一叫力,野猪的肠子被它拉出来,越拉越长。猎鹰边拉边啄,把野猪的肠子啄得千疮百孔。此时的野猪瞪着一只眼尖嗥,没嗥几声就蹬腿断气了。真是不可思议的胜利!猎鹰太伟大了!它智勇双全斗野猪的壮举,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猎鹰的翅膀上沾了很多野猪的唾液,为防不测,我忙把它带到附近的小溪边冲洗。边冲洗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等彻底把野猪的唾液洗掉,我已累是精疲力尽,便把猎鹰抱在怀里,不断地给它擦羽毛。它像一个乖巧的孩子,闭着眼睛,任我摆布。

      经验欠缺的我此时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不该在这里停留,因为旁边就是野猪的窝,野猪不可能只有一头哇……

      不约十几分钟后,突然隐约觉得身后的楱子丛中传来异样的声响,我大骇,还没等转过身来,猎鹰也听到了,骤然从我怀里跃出,向我身边蹿去。我蓦地回头,只见一头母野猪呼啸而至,并且一口咬住了猎鹰。

      猎鹰虽然身陷母野猪的口中,但它仍在拼死抵抗,反过头对着母野猪的长脸又抓又咬。但它很快不动了,因为母野猪的大嘴很快吞掉了它半个身子。我容不得多想,举起手中的砍刀砍向母野猪的后腚。因为我知道,母野猪的后腚是它全身最薄弱的部位。母野猪想回头咬我,但它的嘴被猎鹰死死地卡住了,对我无从下口。我手中的砍刀深深地砍进了母野猪的后腚,我用力一拽,一条半尺长的口子被砍刀豁开了,鲜血和猪肠子同时涌出,越淌越多。母野猪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四蹄乱蹬,没多久就断气了。猎鹰在母野猪的大嘴里仍在拼死挣扎,但母野猪仍死死地咬着它的半个身子。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猎鹰救出来,但此时的猪鹰也停止了呼吸。它的眼睛没有闭上,依旧望着我,似乎满怀着对生命的眷恋。

      我抱着死去的猎鹰失声痛哭,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盼望猎鹰能突然醒来,依旧能在天上飞翔,然而它却再没有醒来。那天,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大哥听完我的哭诉也感慨万千:“我的猎鹰为了救你才葬身母野猪口的,它死得值!”

      我和大哥把猎鹰葬在屋前的白杨树下,它活着的时候常在白杨树上嬉戏。打那以后,每当学校放暑假我都要去一趟大哥家,站在大哥家的白杨树下久久沉思。我想,是大哥家的猎鹰教我懂得了勇敢,懂得了爱!

      本文标题:大哥的猎鹰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504.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刘国林 刘国林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篇
    • 获得积分:19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