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兰州的春雪

  • 作者: 范宇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14
  • 被阅读
  • 兰州的春雪
      三月已开了头,想必南方的园子里都开满了粉色的花朵,而兰州的天空还在飘雪。这不是埋怨,恰是喜欢,心底的喜欢。

      雪,大多下在冬季,没有多大的新奇,倒是成全了傲立雪霜的梅花。写雪,一直最喜欢“墙脚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假如没有雪的成全,腊梅暗香惊心的魅力又该从何而来?

      梅花已凋,天渐渐的暖,飘雪才尤为难得。喜欢春雪,微凉,淡薄,曼妙,有点孤傲,有点清欢。天地苍茫,雪飘如精灵,一朵朵,飘进我心,洗尽繁华俗世的纤尘,静悄悄的,谁也没有看见。

      兰州的春雪,常发生在子夜。四周的灯已灭,城市像一座空山,比空山的一棵树还要安静。夜雪,比江南春闱里的少女还要害羞,要等到只剩下掌灯写文字的人未眠时,才肯飘向凡尘人间。雪,孤独的雪,竖耳,竟能听见它的心。

      它选择子夜,不愿惊扰,却还是惊扰了未眠人。读懂一夜雪,比读懂一本书更有意义。读懂它的孤寂,读懂它的惊艳,读懂它的任性。此刻,局促变得空旷,复杂变得简单,燥热变得静凉,只想煮一杯茶,好好听一场雪。

      心,是自己的,也是雪花的,雪花就是一颗洁白的心。雪飘的春夜,总舍不得睡去,却总是沉沉地睡去。若有梦,梦也该是洁白的。洁白,最不可染,一染便是罪恶;世间万色,惟有洁白最能打动人心。

      雪天最容易发生浪漫,淡淡的凉意,淡淡的温暖,缠缠绵绵,绕着人心。雪花里的拥抱已看得太多,而每次再见,却还是让人感动。感动的不是爱情,而是雪,如花的雪,如银的雪。而兰州的春雪恰是温婉的,一见晨光便不再下,半点不给你浪漫的机会。

      幽深的小径,空灵的山野,只留下一层洁白的雪衣,雪花不见了踪影。此刻,还是喜欢到雪地里走走。雪一点一点地化开,清晨的空气里有雪的味道,清新,干净,清凉。

      可雪很快便成了点缀。草探出头,山露出色,天空也开始明亮。雪霁天晴,山清气爽,不知合了多少文人墨客的心意?古代文人尤喜,三五相邀,浊酒几杯,吟诗作画,泼墨挥毫,好不快意!

      而我没有这样的雅兴,惟喜欢春雪的似有若无。往远处的山看,不知雪在融化,只见雪白与黄褐相间,褐增白减。脱去那层凄厉的寒,倒让人觉得有点禅意来。雪白,白得那么的神秘而悠远,只一点阳光,便去了远方。

      春雪,带一层面纱也好。

      南方的朋友打来电话,她说,家院子里的桃花开了,粉嫩嫩的,像一张张水嫩嫩的脸。我说,有点怀念,却更喜欢兰州昨夜那场雪,微凉凉的,有宁静,有苍茫。我想,“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是南方决计没有的,她不懂。

      南方有南方的春,兰州有兰州的春,我是南方人,求学兰州,怀念南方的满园春香,却更是喜欢兰州的半春夜雪。

      隔一程山水,别有一番洞天。兰州的春雪,知道;我的心,也知道。

      本文标题:兰州的春雪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35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