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有一种缘分叫牵挂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07
  • 被阅读
  • 有一种缘分叫牵挂

      缘分时常扼不住命运的咽喉,只把亘古的信仰握在手心,伴人思,随人念。

      活在冷热红尘,时光不允许人倒流而行,摸不清岁月是冲刷人的水,还是人为光阴里的雾。烟雨人生,迎面碰见的缘分和身后遗落的,是否都驮着一份难言的期允。无论人睁着眼睛看到的身影,还是看不见的全是一种疼痛着的牵挂。

      生命的舞动,总是在迎来送往的烟霞里褪了年华,享了苦乐。无论怎样,今天醒来了就又是一日。新的一天,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结,它是缘分的又一次轮回。

      朝朝暮暮更迭交替,苍凉了人的容颜,让秋冬之交的芦花白茫茫把返祖的沉痛言说,摇曳的倩影里,是否也清香了前世的梦想。

      当冬之降临之际,这个戴着神秘面纱的季节,总是有一种水湿的朦胧痛楚,它不纠结在四季的心头,却让人无端地思念起身前身后亲人的面容。

      推开早晨的门扉,噢,好大的雾!人尽情地将想象乘驾在雾的无边无际之上,漂湿了眼前的过往,也潮凉了过来时一路的曾经。

      雾里的文章,不是救赎,它只给牵挂的灯盏一根擦亮的火柴。点燃里,记忆传递给人生一季度的哭笑面孔,谁是泅渡人心寂寥冷落的焰火。

      无端的情绪迫使人在这个秋冬交替的时节,拄上思念的拐杖,不为撑持趔趄的情缘,实为生命航行中曾经朵朵溅起的浪花。

      故去的亲朋,不管是年老的,还是英年的早逝,活着时的心情里,有我的酸甜苦辣,在他们的记忆里,我是什么?肃穆的文字,默然的石子,抑或是一朵总无力在尘世间开放的傻呵呵的花?

      孤寂里的相遇,亲人的容光已逝,坟茔顶部那株摆风的兰色勿忘我,是否是还在凡俗的烟尘中进行纳吐的我的念想。

      大雾弥漫下,我那可怜的母亲,当年的热土炕渡出了女儿烟柴笼罩的情缘,虽脚步远走,心却一直留在热炕头上盘桓。

      啼血的玫瑰晕染了人生的历练过程,与母亲的缘分,是数千年修炼的相遇。母亲的言传身教,不是春花烂漫的绚丽,它是瑞雪阵香的怀春。隐忍和静默,让人处在黑暗的边缘闻黎明。母亲,你我的渊源应该不是偶然,它是轮回的心声唯一的选择。

      母亲以及我眼眸下渐行渐远的一些亲朋好友,所有的相遇相识,不是等待谁来解释,而是缘分的一种秉承。

      苍茫用一条时间串起记忆,把温暖翘首期盼。我活在奈何桥的这头,将过了桥的缘起缘落瞭望。

      当时空遥远了沧海桑田的心跳,我的心还在痴痴等待,逝去的凝成一抹花红柳绿,告知我,这就是永恒。

      是谁在冥冥之中指引着人,一入世就无路可回到从前。遗留在身后的往昔,遥迢成无从倒望,所有的黑白故事,应该都不是偶遇。

      过去了的,在那边挥舞红纱巾,定格成永远;眼前的又迎面撞见,是那暖心的热爱。

      你来了,我去了,本是凡尘中的热闹,怎奈丝丝凄苦悲凉了人的思恋。季节给予了人的情绪,不是甜蜜,便是苦涩。

      如果轮回是宇宙的真谛所在,那么全部的相遇和相逢都是在圆满一个秘笈训诫,人无法诠释。石头沉默,并非等谁来懂。无论如何,缘分的牵挂怎奈何得了荞麦地里的红杆绿叶的诗情画意。

      千万年的约定述说着人世遇到的恩情。淡泊高古的境界,哪是田园,哪是风光?出世入世的对望,握在手心的牵挂,全是心疼的抖颤。

      亲情,爱情,滚烫着无边的冷寂。漫天的迷雾飘渺,我却无力关上心扉,一手牵着眼前的情殇,一手攥住往昔的创痛,守住一枚梵音,在寂寞和孤独中轻吟。

      大雾重重,是白色的思念么。扯不清,理还乱的注定,已让怀想心疼了一生的洁白。雾气时而像思想家,思考着山重水复的哲理,时而像人身前身后的挂念,执掌起缘来与缘去的一柄傲兰,婉约了前世与今生的心事。

      无论怎样,牵挂总是以隐痛的皈依缠绵着人生的宅院。我嚼着佛的歌声,百般滋味在心头绵延……

      本文标题:有一种缘分叫牵挂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29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46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