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大海遗留下来的滩涂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05
  • 被阅读
  • 大海遗留下来的滩涂
      我的老家在渤海湾中的一个小庄子,渤海湾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遗留下来的滩涂。里面几乎没有庄稼,村庄也很少,只有无尽的芦草,这里那里的一片一片的在飘。芦草都很细嫩,似乎永远也粗壮不起来。还有就是伴随着这种芦草的野鸭和叫不出名字的水鸟。

      芦草浓密的时候,到处都是飘飘摇摇的绿色,这种绿色多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震慑感。当年日本人到这里侵扰,人们躲在了芦丛中,日本人硬是不敢往里进。庄子里的人更多地是利用了或者说依赖了芦草,这鲜活的芦草,随你怎么割都割不完。每一个下地回家的人,都会挑着背着或推着一捆芦草。人们用这芦草烧饭,烧出的饭绵软香嫩,用这芦草盖房,房子温暖而不会漏雨。

      能耕作的田地不多,且离庄子很远,早上出发,晚上才能回来。中午就吃点带的干粮。我回家的时候曾经跟二叔上过一回地,走了半晌才到。地显得很干,二叔用锹狠劲地挖,好半天才能翻出一块,翻一次地得两三天的时间,地盐碱很重,长不好庄稼。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生活,当然人们还会到河塘里逮鱼蟹。河塘大都通着海,用网或者苇箔,时常会有一些收获。天津的人远远地来,用城里的东西很低廉地换走鱼和螃蟹。我至今仍记得二叔黑黑的脸,那是风吹日晒造成的。二叔后来得了肝病,不能再下地干活,整日躺在床上。二叔没有男孩子,四个都是女孩。二叔很早就给女儿们找了对象,为减轻繁重的担子。

      海滩涂里的庄子很分散,白天还没有感觉,晚间的时候,走很远都难以见到灯光。我从老王庄去大姑家,吃完中饭出发,天黑了才到。黑影里划过来姑父收工的船,船上装着高高的芦草。

      连接起这些村庄的是那些自由伸展的小路,深深的车辙是些大木轱辘牛车的印记。路总是泥泞不堪,只有这样的车子才好行走。胶轮马车也有,但很是容易陷在泥泞中。人们更多的出行工具是手推车,后来有了自行车,也是特质的大杆车,没有车瓦,一路骑下来,泥水甩得背上都是。遇到长时不下雨的时候,那路也会变得坚硬无比,深深的车辙裸露着,强硬地使一切通行的车子重蹈覆辙。不管是泥泞的时候还是坚硬的时候,在这样的路上行是不会有速度的。在地里干活,干了好半天,抬头看早早过去的牛车,还没有走出视线。日子就是这样极慢地过着。这样的路上很少有一辆拖拉机或汽车,那都是十分稀奇的东西,庄户人会追着叫着跑去看。

      在这样的小路上长时行走的人,都是有着什么事情,或是去了一趟城或是走了远方的亲戚,或是搞贩运做买卖。我所说的城就是天津和唐山。那是离我们老家最近的城。现在说起来也就是几十公里,可在过去,百个人有九十九个都没有去过。那是远不可及的地方,马车也要走两三天。

      我回家的时候,会长久地站在路边向远处望,一直望到一个两个人出现,而后又看着一个两个人从我的身边远去。我不知道那路通向哪里。

      爷爷曾赶着车子接过我一回。我那时住在唐山的郊区,只是觉得马车的好玩才同意跟爷爷回一趟老家。开始还兴高采烈,后来就烦了,路上见不到什么人影,只有旷野里一眼望不到头的弯弯曲曲的路。叫的有些瘆人的野鸟在马车的前后起起落落。车子不时地会陷住,爷爷拿了铁锹去挖轱辘下面的泥。天慢慢黑上来的时候,我感到了莫大的恐惧。四下里什么也看不到,哪怕是一豆灯火!我终于大哭起来,要回去,可回的去吗?爷爷只顾着吆喝牲口,好像听不到我的哭叫。好容易有了一个大车店,结束了第一天可怕的旅程。爷爷一个人的时候,是如何度过这种漫长的恐惧和寂寞的呢?

      爷爷在这个地方活了96岁,他见过很多世面,闹革命那阵子,爷爷是“堡垒户”,曾经掩护过女英雄王翠兰。爷爷还是捕鱼打野鸭子的好手,因而爷爷在当地特别有名。爷爷去过唐山和天津,还到过北京和长春,那是去看他的小儿子,到过河南,那是去看他的大儿子,当然也是看我。爷爷自己久留在这个地方,却决意把两个儿子送出去。

      一方水土造就一方人的性情,这里的人心胸辽阔,气量宏大,不示弱,也不逞强。建国前夕,庄子里来了还乡团,从爷爷家里抓走了妇女主任王翠兰。任凭打骂、折磨,19岁的王翠兰致死都没有屈服。被她保护下来的人后来进城当了大官。这个地方出去的有很多成了各界的名人。

      我们常年在外,很少回老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路远,到了唐山还觉得走了一半。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们回去了,那时已经有了柏油路,而且觉得周围的村庄多了起来。离家不远的地方建起了一个全国第二大的碱厂,黑沿子那里还有一个亚洲第一大的盐场。二叔女儿家的孩子已经到碱厂上工了,找的对象也是碱厂的,越来越多的后代离开了这片并不肥实的土地。这么说的时候,孩子们推着车子说是去上班,结伴者竟有好几个小青年。这些孩子,再也不用穿着长长的裹腿鞋子去地里做收效很低的活了。

      近些年好久不回家了,竟然听说了曹妃甸,那里要建起一座现代化钢铁新城,新城利用海滩涂,不用征用田地。后来又看到一个消息,在海滩区发现了储量达10亿吨的大油田,总理都“兴奋得睡不着觉”,中石油的股价当天就暴涨14%。

      这些地方离我的老家不远。在新修的宽阔的油路上,各式各样的汽车在飞奔。现在我知道,唐山有近229公里长的海岸线,沿海有未利用滩涂500多平方公里。在这些滩涂上修起宽敞平展的公路,有些还是高速公路,从我的老家到唐山、天津、北京,都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片海滩涂要发展成一个集现代化港口和工业区的新城区,就像东京湾一样。现在已经成了城里人喜欢去的旅游地了。这片区域,慢慢的就不仅是唐山的,也不是河北的,而是国家未来的。

      我在地图上找寻着,目光掠过黑沿子,掠过曹妃甸,掠过南堡,而后掠过唐山、天津和北京。有人说八十年代看深圳,九十年代看浦东,现在要看唐山湾了。让我想到我的家乡人,很多都要离开那种单调的生活,而成为大建设中的一员。大基地的建设,需要多少与之相对应的行当啊。打电话时,说庄子里的壮劳力都出去了,只剩下留守在漂亮新屋里的家属。现在更多亲人的晚辈去上工,有的已经买了小汽车,有的几个人拼车一同去,车子沿着海边的高速路开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啊。

      有着芦草的海滩涂是上天留给我们的宝地,一直等待着有一天人们来利用。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滩涂会派上用场。那个令我不愿久留的地方竟然一下子有了这样大的变化,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渤海湾,我的家乡,我实际上是对你充满了深深的情感而不自知,我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你,希望听到你的消息,看到你的变化。儿时的家乡,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本文标题:大海遗留下来的滩涂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29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41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