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张择端和清明上河图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05
  • 被阅读
  • 张择端和清明上河图
      一

      在我走过的地方,或许多少年前正走着一个人,这个人风流倜傥,气宇轩昂,他如我一样站在虹桥上往下望,撩起茫茫思绪,而后他没入人流之中,在繁忙的搬运工身边走过,同酒肆的老板说上一两句话,遇到几个乡间来的村姑,他露出惊讶的神色,而妓馆里的一声娇音,让他又恢复了原本的状态,他夺路而走,被一个故交撞上,拉去了一个画店,向他讨教技法上的问题。

      这个人就是张择端。

      张择端在这个都市在这条河上生活得久了,有事没事的就会到河上走一走,到桥上转一转。说心里话,他对这条河是有感情的,正如他对大宋江山有感情一样。这种感情不仅存在于他的心里,也一直幻化成一幅图景,在眼前晃动,直到晃动成一卷永恒。

      在我还是一个小学生的时候,恰遇故宫博物院珍宝馆展出珍宝精品。在人头攒动中,我看见了《清明上河图》,那种水墨淡设色的泛黄绢本。好长的一幅,在玻璃柜子里,人们挤着走着,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点。一忽是树,一忽是房屋,一忽是船,一忽是桥。上面的人物密密麻麻,大不足三厘米,小如豆粒。有的地方有放大镜,放大镜里,一个个形神毕备,毫纤俱现。于是就有人啧啧有声。我不大懂,但我知道那是一件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作品。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过开封,不知道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是北宋首都水陆和市面繁忙的景象。我只是深深地在记忆中留下了这幅图的烙印。

      没有想到多少年后,我会走进开封,并且有几年的时光走在那图描绘过的土地上。

      我能看到张择端吗?我在人群中遐想。张择端确实不能与我相遇,甚至连擦肩而过的可能都没有。可我还是想着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了这样一个名字,早前复习高考的时候,我先是将他叫成了张择瑞,后来才发现错了。叫“端”的名字,突破了传统的概念。

      张择端一定是走在人群里的,只是,我和他差不多错过了千年时光。

      二

      宋代初年,农业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百万人口的宋都汴梁成为当时国内的贸易中心。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和都市的繁荣,市民阶层逐渐壮大。

      就像我最开始走进开封一样,张择端渐渐没入了繁华热闹的街市。他看到了汴河,汴河两岸的各种房屋和树木,穿梭于其中的农民、商人、船夫、手工业者,当然还有官吏、士子、仕女、大胡子道人、行脚僧人及各色人等。街道两旁的空地上不少张着大伞的小贩,卖刀剪杂货的,卖茶水的。更多的是挂着各种牌号和幌子的店铺、作坊、酒楼、茶馆。

      画面是静止的,但又是活泛的,流动的,喧嚣的,声音自这里那里传来。

      张择端继续往前走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之间,有人驾车,有人挑担,有人抬轿,一阵嘈杂,他必须让一让了,一群驼队赶了过来。

      张择端上到一座坐落在汴河上的环形大桥。大桥那般宏大,没有一根支柱,全部以木条架空造成,像夏雨初晴的彩虹。这样的桥可结实?可是你看桥上熙来攘往着各色行人,桥中间的行道上,还有骑马推车的,有人伏在桥上并不走行,只是凭栏闲眺。而那大桥一点事都没有。

      桥下汴河的繁忙不比岸上差。大船小舟,有的张帆竞发,有的刚刚离港,有的停泊码头,装船卸货。有的大船负载过重,很多纤夫在拉行。最紧要的,是一艘载货的大船驶到了大桥下面,要穿过桥洞。水流很急,船又很大,千万别碰到桥上,那样不是船毁就是桥断。但好像大船过桥是时时都有的事情,场面上专有这等行家。你看,尽管显得忙乱,还是忙乱得有条不紊。这种场面,最是来往行人爱看的热闹。他们有的呐喊助威,有的瞪着眼睛呆看,有的就觉得稀松平常,司空见惯。

      大桥南面和大街相连,还是行人不断。最后张择端看到的,是柳树下面主仆一行人正在朝前走着,他们趁着这清明时节是去踏春还是赶集?张择端陷入了沉思,那沉思是美好的,在一片祥瑞的阳光下,充满了自由与迷幻主义色彩。

      三

      那张《清明上河图》,挂在世界的最高处,彰显着一个时代的辉煌和骄傲。是的,其不仅是水陆交通,商业发达,人口达百万的世界级大都市的骄傲,也是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骄傲。很多的人循着那张图来到中国,来看宋代的汴京,看今天的开封。

      不知道张择端的经历,在极其有限的文字介绍里,我知道张择端是现在的山东诸城人。诸城我去过,走在那里就想起张择端,我不知道张择端的家在哪里,我将整个诸城作为了他的家来看,到了诸城就是到了他的家,看见每一个人都觉得亲切,以为是张择端的后人。

      张择端怎么就是诸城人呢?在我的感觉里,他该是开封人,但他确实是出生在诸城。他后来从诸城出发,怀着一腔愿望,一直向前走,走到汴京。那时的人们,同现在的人一样,都想着在首都弄出点声响。张择端骨子里还是很文人的,他就是想学习大都市的先进文化。不知道是先前就学过,还是后来接触了绘画,更不知道怎么就走进了翰林画院,成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大画家。他画的画,是要被皇上先睹为快的。张择端是个奇人。他的奇,怎么就在史料里不见详细呢?难道金兵进入开封,将所有关于张择端的档案简历都毁掉了?就这了了的知道,还是根据一个叫做张著的金代人物,在画幅后面跋文的一段题记。张著的题记这么说:“翰林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人也。幼读书,游学于京师,后习绘事,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别成家数也。”

      也有人推测,可能张择端进入画院时间较晚,编著者还来不及将其收编书中。那么,这个较晚进入画院的画师,竟然比较早的那些已经没有什么名的画师要成就斐然啊。难道较晚进去是因为张择端长时间地逗留在宫墙外面,同市井百姓生活在一起,见识了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快活,所以才有了《清明上河图》吗?那些宫廷绘画,多有迎合升拔,孤芳自赏。这张全景式构图的社会风情画,可是基本上没有涉及皇宫豪华的生活,也没有皇帝的一丝动静,完全是一幅清明祥和的民乐图。古代绘画相当少见,现代绘画中也是罕见的。

      而懂艺术的宋徽宗却是喜欢得不得了,宋徽宗不仅懂得这幅画,而且懂得这幅画的意义,所以亲自用瘦金体在画上题写了“清明上河图”。也算是张择端找到了知音,或者说宋徽宗找到了知音。

      久在皇宫里闷得慌啊,也希望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所以宋徽宗喜欢微服出行,踏踏青,逛逛市井,看看汴河,听听宋词,也就知道了唱词唱得好的李师师。喜欢钻研书法和绘画,对张择端的画也就甚为欣赏。题写“清明上河”,那个清明,是专指一个季节呢,还是另有含义?这个只有宋徽宗自己心里知道了。我们且认为是两者兼备,既是一个季节的时光,也是一个朝代的时光,这个时光是清明的,祥和的,温暖的,快意的,符合图的意思,也符合宋徽宗的意思,更符合大宋王朝的意思。尽管这个意思在五十年后被金兵打碎了。

      现在人们所见的《清明上河图》,已经看不见宋徽宗的瘦金体签题和他收藏用的双龙小印印记了。有人分析原因有两种,一种是此图流传年代太久,辗转宫廷民间,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开端部分受损,谁装裱时顺手裁掉了。一种是当时的宋徽宗题记十分难得,加上双龙小印,更是金贵,有人图利,故意将那部分裁去收藏或卖掉了。这么说来,宋徽宗题字的那一块,也应该也是有画面的。画的什么不为所知,只是知道开始原图应该比现在的还要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什么时候出现裁去的部分,那该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

      四

      现在,《清明上河图》变成了某种现实。走进清明上河园就如走进了《清明上河图》,将自己变成上千人中的一个。

      清明上河园一进门的地方,有一尊张择端的雕像,一定是雕塑家凭想象做出的,说实在的,那确实是一位艺术家的形象,我暂且同意他的这个样子,只是穿梭在人群里的时候,这个影像又模糊了。

      张择端,他普通得几乎没有什么特点。唯一的特点就是他的敏锐的眼睛。当一个人的目光具有一种特殊的光芒的时候,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那种目光里有爱,有情,有探求和思索。我说不准那个架子车会被张择端推起过,那条船揽,被张择端拉起过,还有那匹马,那头牛,被张择端抚摸过。还有那个店铺靠窗的座位,张择端一定是坐过的,张择端还要了一碗酒,慢慢地喝。张择端会上到一条船上,让水慢慢地流过,让岸上的景象慢慢地流过。

      我不知道张择端遇没遇到过一个女人,像宋徽宗遇到李师师那种,或者像西门庆遇到潘金莲那种,张择端难道不该遇到吗?张择端不是一个圣人,皇上能遇到,诗人能遇到,甚至一个市侩之人都能遇到,张择端为什么不能遇到呢?有人会问,难道非要人家遇到一个女人吗?怪我是个俗人,俗人不能免俗,俗人总是这样想的,苏轼、欧阳修、周邦彦、柳永都是那么让人慨叹,张择端为什么不能呢?

      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所以张择端的形象一直是平面的,只有那张图是立体的。据说张择端画这幅画画了十年,十年中这个人多少次走进这样的人群呢?十年中的张择端是变老了还是继续年轻着?我真的不知道张择端是多大岁数,多大岁数开始画《清明上河图》。我相信张择端最后一笔画完,扔掉画笔,对着大宋的天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十年间,张择端对于开封生活的了解已经很深很深,他将这种深留在了心里,那心是《清明上河图》,那是大宋的心。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意味深长。

      五

      《清明上河图》自问世以来,历代都有摹本,一是学习,一是伪造,大小繁简不一,功夫手段不同。而且从宫廷到民间都有收藏,多数人没见过真的,也就不知道假的,只管视为珍宝。还有流失到海外的,海外的博物馆里也宝贝地珍藏着,有人统计过,《清明上河图》摹本有三十幅之多,按照临摹仿造的年代算起,那些也算是文物了。

      只是张择端不知道,他的《清明上河图》自问世八百多年里,曾五次进入宫廷,四次被盗出宫,演绎出许多传奇。

      靖康之难后,《清明上河图》竟然没有进入金人手中,而是流入了民间,历经辗转,被南宋贾似道所得。到了元朝,又被皇帝收入宫内,至正年间又被宫内的贼人掉包,偷出宫外,在民间漂荡了一阵子,到了明代,又落到严嵩、严世番父子手上。严嵩倒台,抄没所有家产,图也被没收,第三次纳入宫廷。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图又被宫内太监冯保偷出,并且在画上加了题跋,认为这件无价之宝永远归冯家所有了。可惜冯保活不过那幅画,他的后人也没有活过那幅画,那幅画谜一样地不知了去向。两百年后,改朝换代成了清朝,这幅画又飘了出来,到了湖广总督毕沅手中,毕沅也没有活过《清明上河图》,他死后第四次进宫。虽然经历了1860年英法联军以及1900年八国联军两度入侵,居然逃过了劫难。

      1911年以后,《清明上河图》连同其他珍贵书画一起,被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以赏溥杰为名盗出宫外,存在天津租界内的张园内。1932年,溥仪在日本人扶植下,建立伪满洲国,于是这幅画又被带到长春,存在伪皇宫东院图书楼中。

      那个图书楼我看过,不是很大,但很精致,溥仪可以很容易地从住的地方到达那里。但是我想,这幅图放在里面,他是无暇也无心去欣赏的,而且,他或许也认不得哪一幅是真正的张择端的作品。因为他带进去三幅《清明上河图》。

      1945年8月12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前三天,溥仪一行从长春逃至通化大栗子沟,那里的机场上,一架军用飞机正等着他逃往日本,一旦出境,这幅珍贵的国宝将陷于灭顶之灾。飞机即将起飞的一刻,被苏军截获。溥仪被捕,随身携带的珠宝玉翠、书法名画也一同被收缴,归东北银行代为保管。

      到了1952年,东北文化部门开展文物清理工作,其中就有苏联红军转给地方的,展开这些文物发现,竟然有三件《清明上河图》,这让在场的人大为吃惊。原来三件都是皇宫里的藏品,说明溥仪也弄不清真伪。工作人员看来看去,最后把画得很工细的明仿《清明上河图》选了出来,《清明上河图》真迹却被搁置在了一旁。还是一位很有鉴定经验的杨仁恺被调去后发现了问题。他觉得放置一旁的这个画卷虽然没有作者签名和画的题目,但画卷上历代的题跋却非常丰富、详实,收藏印章更是琳琅满目。杨仁恺的内心与这幅画的信息瞬间接通了:难道这就是数百年来埋没在传闻中的稀世珍品?

      不久,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将这幅画卷调往北京,经专家学者进一步考证,最终确认这幅残破的画卷就是八百多年来闻名遐迩的《清明上河图》真迹。

      这张图就这样辗转进入了故宫博物馆,成了镇馆之宝。历史终于松了一口气。那是多么让人欣喜的时刻啊。

      六

      在清明上河园里走,到处都有店铺,卖什么的都有,但是无论卖什么的地方,都会看到《清明上河图》,在这里,它是卖点。大大小小的,普通的和精致的《清明上河图》,被各色人等看来看去,摸来摸去,最后喜欢到了自己的包包里。

      现在的张择端只是一个符号了,没有记载,没有墓地,没有后人。

      历史留下的,就是一个张择端的名字。

      而这个名张择端的人是幸运的,他生活在了宋朝。宋朝是幸运的,它遇到了张择端。

      本文标题:张择端和清明上河图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28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59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