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湛蓝的湖水,是天堂流下来的一滴眼泪

  • 作者: 倚窗听雨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5-16
  • 被阅读
  • 湛蓝的湖水,是天堂流下来的一滴眼泪
      张廷珍说:“青海,是上天在人间布的一个局。”

      去青海之前,我曾向往过彩云之南,雨中泰山,黄山云海,甚至神圣的布达拉宫。然而,唯有青海,也只有青海让我不仅仅是向往,还生了立马要去的冲动。皆因那一片湛蓝的湖水和那条神奇的天路,以及成片成片的油菜花,还有消失在此处的雪域情郎……

      七月中旬,别离了酷暑难耐的古都,一路向西,向着心中的远方延伸。动车在达到西宁的时候,强烈的太阳光掩不住阵阵凉意,透过太阳镜,我一次次注目这个陌生似乎又亲切的西北城市,它沧桑又淡定,像一位饱尝岁月裂痕的智者,用它布满皱痕的手掌紧握着远方而来的客人。

      在西宁过了一个如秋般的夜晚,第二天便启程奔向梦中的伊甸园青海湖。说实话,我对青海湖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张廷珍的文章,她以女性独特的情感将青海湖比作不堪负重的汉子,隐忍。而我就想看看这位隐忍的北方汉子,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让人总想一见钟情于它?

      沿着青藏公路前行,缓缓靠近青海湖。穿过日月山口,循着车窗望去,一片橙黄一片绿油,青草和油菜花交相呼应,给大西北穿上了与众不同的新衣。湛蓝的天空如水洗了的蓝布一般,干净清逸。大把大把的云朵漂浮在上面,仿佛触手可及,轻轻摘一朵云装进口袋送给远方的爱人,该是多么美好!如茵的绿草铺展在起伏绵延的山上,偶有几个帐篷,帐前不远处成群的绵羊和牦牛自由自在的往来,点缀在这美丽的草原部落。一条神奇的天路通向边疆,藏家儿女的衣裙随着摇动的经幡飘荡起来,我的心愈来愈忐忑起来。

      “有一种人,有一种景致,有一种色彩,一出世,就是人物,就有格局,就是风景。比如仓央嘉措,比如青海湖,比如油菜花。一切因为他们都是在遥远的地方。”心就是这样被一点一点点燃的,当真正达到青海湖的时候,我却不知所措了。仿若一生不得见的情人,浓烈的思念却被现实的相见惊呆了一般傻眼。

      远远望去,湖水和蓝天相接,似乎分不清哪里是蓝天哪里是湖水,湖面平静得像一面宝石蓝镜子,偶尔有船只轻盈掠过。周围金黄色的油菜花抢眼而夺目,将青海湖切割成金色和蓝色,还未下车,已经被眼前的景致深深吸引了,原来这一切比向往中的更出奇。环湖路约360公里,任车速再快,我们始终走不出湖的怀抱。这国内最大的咸水湖,湖面海拔3200米,又是一个死水湖,水流淌到日月山再经倒淌河倒回来,便形成了这特殊的湖泊。

      车终于在二郎剑景区停了下来,凉爽的风拂过我的脸颊,将我长发和披肩吹动,合着远处的藏舞一起生动。青海湖的云彩总是那么年轻,不知疲倦似的挂在天边,通透直接。从二郎剑的传闻故事里,得知青海湖古称西海。漫步在西海的木廊上,风吻眉梢,舞动衣裙,湛蓝的湖面在远处和天空成为一体,海鸥在湖面上飞来飞去,远望湖面,恍如大海,辽阔旷远。

      坐在礁石上,抚摸着清澈的湖水,在微浪中此起彼伏。蓝,一波深一波浅,我怀疑是哪个粗糙的染布作坊染出来的不均匀蓝布,在一截一截晾晒中被风吹起。碧波连天,清澈透亮的湖水像一块蓝宝石静卧在群山之中,如此纯净,美得令人心动,让人忘记了尘世的凡俗,忘了那些种种不快。仿佛浅秋的一个黄昏,悠远而宁静,沧桑而淡然,让人不再有漂泊的疲惫感。

      试图走进水,用我千里之外的脚丈量这湖水的厚度,随即而来的小波浪打湿了我的裤腿,凉飕飕的水钻进了我的衣服,亲吻我的皮肤,将青海湖与我这样亲密的绑在了一起,一次又一次。有风景的地方,就有美女。扎堆的美女们,穿着鲜艳的衣裳,在和湖水拍照,各种造型,各种姿态,却没有一种姿态是虔诚的,如同信仰。

      至此,我想起了那个多情的佛。青海的人都喜欢说仓央嘉措是在青海湖消失的。是的,在青海湖消失的。消失后去了哪里?无人得知。然而,我决计相信,那个多情的佛来到青海湖畔,也一定留恋过这里的湛蓝湖水,白如棉絮的云彩和如颜料染上的金黄油菜花,也曾经渴望过和爱的姑娘一起享受这大自然最纯净的恩赐。只是,一个活佛的使命,让他无法左右自己的情感。那是一个风雪之夜,二十三岁的他突然消失在青海。也许,这湛蓝的湖水中还有一滴是仓央嘉措的眼泪。

      油菜花还是原来的金黄惹眼,我可怜的佛却已不知去向?爱情本没有错,错在佛堂与红尘,缘浅情深。

      我没有去门源,听说那里的油菜花是成片成片的花海,我只在青海湖畔静坐或者漫步,听湖念人。二郎剑景区的油菜花不多,但足以满足我对金黄色的向往,这个季节,还能看到这样惹眼的油菜花,我已感到了心中的春。

      曾在百度看到一个帖子:来青海湖不要看天气预报,要看人品。倘若狂风暴雨,说明你人品不好,你自然看不到青海湖最靓丽的景色。

      很庆幸,我来青海湖的时候天气正好。

      瞬息万变的气候条件,造就了青海湖独特的自然风貌,熙熙攘攘的人群打破了这里的寂静,很多人来是为了看风景。但我相信也有人和我一样,不仅仅为了湖水,也许还因为这是那个多情的佛最后消失的地方。

      不忍离去,总要离去,有些情感只一眼就是一生。暮色苍茫,所有的美景都会随着夜色加重渐渐沉睡,而我一定是那个睡不着的人。我想多年后,我依然会记得青海湖的天空、油菜花和吻过我的湖水,还有那个孤独的佛祖。

      一个咸水湖,一片油菜花,一个多情的佛祖,去青海听湖、看花、寻人吧。

      本文标题:湛蓝的湖水,是天堂流下来的一滴眼泪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15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倚窗@听雨 倚窗听雨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97篇
    • 获得积分:128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