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一场突如其来的的大雪

  • 作者: 幽昙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5-10
  • 被阅读
  •   雪一下,死气沉沉的冬天便活了。

      雪花是冬天枝头最美丽的花朵,雪是冬天额头的印章,雪是冬天不灭的精魂。如果冬天不下雪,仿佛整个冬天白过了似的。我生活的这个苏北小城,四季分明。小时候,我见过大雪封门的壮观场景。现在,冬天不像个冬天了,越来越暖,雪,越来越罕见。羡慕东北人,可见雪橇、冰雕,华丽丽一个童话般的雪世界。

      掐指一算,入冬以来,我们这里年前下过一场雪,小雨夹小雪。雨打头阵,慢条斯理地下了一天,把自然万物淋个透。寒风凛冽,淅淅沥沥的小雨中突然飘起了小雪。雪后来者居上,势头压过了雨,那雪是数不清的小白点,被呼啸的大风挟裹着,上下翻腾,如过江之鲫。轻盈的雪被风甩到树枝上、屋顶上、地面上,遇水即化,瞬间消失了影踪。

      我慨叹:雪生不逢时,它掉进了雨的温柔陷阱。

      那场雪,我怪它下得不痛不痒,下得身不由己,蜻蜓点水似的,翅膀都没湿,大地没有留下它洁白的倩影。这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雪就像人做的一场梦,恍惚间惊疑它是否真的来过。

      我像期待恋人一样,期待一场名副其实的雪来临,一场气势磅礴、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大雪。这样的雪会让人感觉大冬天吃火锅喝青啤一样酣畅淋漓。雪明白我的心思似的,这不大年初五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当然,也惊喜了小城里的大人、孩子。

      小城里,人们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气氛里,阖家团圆,共享天伦,走亲拜友,欢声笑语。春节,红色是主旋律。到处是吉祥如意的中国红,大红灯笼高高挂,红红的对联门上贴,喜庆的中国结墙上挂,红红的鞭炮震天响。

      突如其来的,这场大雪在春节来了,瑞雪兆丰年,它是老天送给人们的一份节日大礼。

      这是一场真正的大雪。天一亮,推开窗,眼前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雪的世界。原来,雪是个调皮的精灵,喜欢和人捉迷藏。它乘人不备,悄无声息地挥动白色的翅膀,白蝴蝶似的,扇啊扇,扇白了世界。白雪覆盖了污垢、谎言、欺骗,把人间变得冰清玉洁,它像一股清泉,涤荡心田,去浊扬清。

      雪在天明之前停了,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洒下万道金光,阳光雪光亮闪闪的逼你的眼。大人孩子在屋里呆不住了,纷纷走出户外,兴高采烈地投入雪的怀抱。公园里,人最多,最热闹,大人孩子脸上都是含笑的。玉树琼枝的世界,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幅诗意盎然的水墨画。公园成了孩子们乐园,看他们在草地上、土坡上,小心翼翼地堆雪人,你追我赶地打雪仗,笑着,叫着,童心飞扬。大人也受到感染,好像坐上了时光穿梭机,一下子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园中漫步,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下一下,很有节奏感韵律美。一路走来,印下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枝头上鸟儿轻轻一动,枝丫间抖落几片雪花。有的雪钻进了我的衣领里,冰冰凉凉的,让人恼不得,这是我和雪最亲密的接触。

      我们这个城市,素有天然氧吧之美誉,树绿,鸟鸣,河清,湖秀,山美。城北魏阳山下,有两个湖,一个是荷塘,一个是垂钓池。我称之为东湖西湖。隔一段时间,我会一个人去湖边和山上走一遭。只要下雪,山上和两湖必去,不去,像一件大事没完成似的,心神不定。我戏谑这是我的定心山和静心湖。

      东湖名曰荷塘清韵。夏天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湖中九曲十八弯,木栈桥勾连,湖心有个八角飞檐的小凉亭,古色古香。游人赏景,可远观,可近看。是这里的一大胜景。

      此时,东湖别有一番风味。湖边青石板、路、石拱桥、木栈桥、湖心亭的屋顶,一片雪白。林荫道的树梢、枝桠间,也卧着一层薄雪,像朵朵小白花。湖面上的残荷枝梗在湖中静默着。一湖盈盈碧水,清澈碧绿,岸上的垂柳,像少女拉直的发丝,丝丝柔顺,在风中摇摆。红杉,小桥,芦苇,都在湖里留下影子。水没有结冰,微风拂过,泛起一圈圈涟漪。站在桥上,遥望湖心亭,栈桥上、亭子里,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想到明朝张岱的《湖心亭赏雪》,“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张岱是雪痴,晚八点,万籁俱寂,划舟前往湖心亭赏雪,邂逅亭中同样爱雪之人,成就一段佳话。彼亭非此亭,古人与今人,爱雪的情怀是相同的。

      此时,湖心亭是充满生机的,充满朝气的。四周的雪把东湖围了个圈,镶上一道花边,湖中曲曲折折的栈桥上的雪则是精致的点缀,听着湖边淡黄色芦苇丛里啁啾婉转的鸟鸣,湖面上不时疾驰掠过的水鸟,这雪,这湖,这景,这静态的美动态的美,让人沉醉。

      一路之隔的是西湖,西湖里没有荷花,它是人工湖,专供人泛舟垂钓。东湖的水是绿的,西湖的水是泥黄的。西湖里有几个游人在泛舟,有两个人在垂钓。我拐上西湖边的桃花林。很多人在这里赏雪、拍照。大部分的桃枝还是光秃秃的,我突然发现白雪中有几株桃树上已是满满的花骨朵,深红的,浅粉的,还有几朵迫不及待地开放了。洁白的雪,鲜艳的桃花,一场雪,叩开了花的心门。冬天还不肯退场,春天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太阳越升越高,往山上走,一级一级的台阶,蜿蜒向上,园林工人在扫雪,石阶上的雪已化为了水,两旁树上的雪也在融化,滴滴水珠落在石阶上,石阶湿湿的、亮亮的,汪在桐油里似的。山顶上有个几十米高的观景台,红色的。登上观景台,全城雪景尽收眼底。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我沉醉,也让我回味……

      本文标题:一场突如其来的的大雪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11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幽昙 幽昙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110篇
    • 获得积分:55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