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心的呼唤

  • 作者: 幽昙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12
  • 被阅读
  •   周五下午,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寒风锥子似的直往衣服里钻。

      放学铃声一响,同学们像小鸟飞出了樊笼,安静的校园一下子沸腾起来。

      校门口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挤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是啊,雪大路滑,天寒地冻,看,大人心疼孩子,很多人早早就在等孩子放学呢。

      初一年级的小路是名住校生,一周回农村老家一次。此时,他没有带雨衣,也没有带雨伞,裹在人流里出了校门。

      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宝贝,妈妈在这儿!一位穿红羽绒服的阿姨正踮起脚尖,笑着冲人群招手。他看到同桌王宇满脸喜悦地跑过来,阿姨接过王宇的书包,顺手把一个冒着热气的烤红薯递给王宇,搂着他,打着伞,有说有笑往前走。

      王宇看到小路,热情地问,小路,这是我妈妈。你家里人来接你了吗?

      小路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应该,应该来了吧。

      小路看着王宇跟着他妈妈走了,眼里满是羡慕。肚子叽里咕噜地唱着空城计,他砸吧一下嘴,如同自己也吃到了香喷喷的烤红薯。妈妈也曾买过烤红薯给他吃,红薯的味道甜甜的、香香的,好像妈妈的味道。

      小路想到一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他觉得现在王宇像块宝,幸福得脸上都发光,而自己,像棵狗尾巴草,卑微到尘埃里。别的同学生病了父母带去看,天冷了亲人送棉衣,下雨了家人送雨具。而自己呢,即使下冰雹,下倾盆大雨,爸爸妈妈也不会来。他们都在遥远的城市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几天,一晃眼又走了。

      小路想到上周开家长会,班主任要求每个学生家长都要来。小路借老师的手机给父母打电话,满怀希望他们有一个人回来给自己开家长会。爸爸说,儿子啊,年前厂里很忙,请假要扣工资,来回一趟光路费就要大几百。还有两个月就过年了,过年我们就回去。

      小路当时就火了,气急败坏地说钱钱钱,钱就是你们的命,钱比你们儿子重要!

      开家长会那天,班里有三个孩子的家长没来。有一项内容是孩子亲手交给家长一封信,拥抱父母一分钟,来表达自己对父母的感恩。小路和另外两名学生手里拿着信,看到其他同学和家长其乐融融幸福满满拥抱在一起,感到自己是个孤儿,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班主任心细,给他们解了围,柔声说小路、小伟、小强,你们家长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回来,我代表你们的家长,到我这里来,三个孩子抱着班主任哭得稀里哗啦。

      小路想着,苦笑着,瘦弱的小身板背着沉甸甸的大书包,一路走一路踢着一颗小石子,闷闷不乐地往公交车站台走去。

      周五,别的孩子兴奋不已,归心似箭,胜利大逃亡似的。小路在书上看到一句话,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才是最幸福、最快乐的。父母走了,也把他的幸福和快乐带走了。快乐是别人的,自己只有孤独和想念。

      天渐渐暗下来了,雪却越下越大。公交车居然晚点了,冻得瑟瑟发抖的小路缩着脖子,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了回他老家的那辆车。里面挤满了人,小路挤上去,像沙丁鱼罐头似的被塞在过道里,连转身的空隙都没有。

      到了小镇上,天已经全黑了。小路还得步行二十分钟土路才能到村里。路上雪深结冰,已经没有行人,小路又冷又饿又怕。突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身体失去重心,咕咚一声掉到了旁边的水沟里,沟里水不深,脏得要命。小路鞋子湿透了,手也被荆棘条划破了,火辣辣地疼。

      小路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心也凉透了,一走鞋子吧唧吧唧地响,直往外冒脏水。

      将近七点,筋疲力尽的小路才到家,奶奶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等他。奶奶七十多岁了,腰椎盘突出,腰弯得像一张弓,一到晚上就腰疼腿疼的。她颤巍巍地说,我的大孙子遭罪了。小路耷拉着脑袋,气鼓鼓地把书包往床上一扔。

      小路胡乱扒拉了几口饭,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看到手上有两道深深的血印子,血已经凝固,变紫变黑了,裤腿上溅满烂泥。小路扒下袜子,两只脚被泡的发白肿胀,像发酵的馒头。

      这时,电话铃响了,小路像没听到似的,动也不动。电话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小路觉得刺耳,心里很烦,顺手把听筒扔在床头。任凭他们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说,他根本就不想听到他们的声音,心里充满了恨意。

      小路想到小时候,妈妈说他像个顽皮的小猴子,伶牙俐齿,活泼好动,整天爬上爬下,闹腾得很。自从二年级,父母出去打工 了,把他扔给奶奶。每年年后走时,小路都要上演一出肝肠寸断的大戏,追着车跑,撕心裂肺地哭喊。汽车像个无情的大怪物一溜烟开走了。后来爸爸妈妈总是骗小路说,不走了,不走了。可第二天早晨,等小路一觉醒来,家里哪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早在百里之外了。小路认为爸爸妈妈是个大骗子,让自己成了一名留守儿童。他渐渐关闭了心扉,对父母的感情也越来越淡漠,性格也变得孤僻内向。

      爸爸妈妈挂断了电话。小路觉得嗓子痒得难受,不时咳嗽一两声,脑袋像灌了铅昏昏沉沉的。小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见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冰窟里,吓得大喊,妈妈,妈妈……只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妈妈,能否听到儿子的呼唤!

      本文标题:心的呼唤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86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