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茶事

  • 作者: 淡了红颜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6
  • 被阅读
  • 茶事
      茶,是我的身边物。于我而言,她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七桩事中最为寻常也最为亲近的那一物。天气并不太好,心情或许还有些糟糕,身体也透着点点的乏力,可端起茶盏的刹那,心就会变得平静且知足。喜欢那一刻的自己,喜欢握在手里那杯暖暖的茶。

      今年的秋天来得有些晚,迟缓的秋意里,家乡的桂花仿佛特别经得起心里的念叨。倒是在武汉,见到了今季的第一枝桂花,且在桂花熟稔的芬芳里和朋友喝了一次岩茶。朋友是福建的,随身带着小包小包的岩茶。看他细心郑重地为我冲泡小袋肉桂,斟了透亮芳香的茶汤给我之后,小心地询问我是否能够适应岩茶的味道。我不通茶道,也不懂茶经,一贯只以味蕾的感觉来评说对一味茶的喜恶。朋友冲泡的这杯肉桂汤色清澈明净,汤味绵厚甘润,虽是第一次接触岩茶,但心里实实地觉出了她的好。

      敞开的大门外桂花的香枝影影绰绰,临近中秋的武汉天空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蔚蓝。室中茶汤在釜内翻滚如泉,素来不善言谈的自己在喝了一盏又一盏的茶之后,谈性盎然……回来之后,因忙碌和那位朋友少了联络,不过知道某一天,我们依旧会在一杯茶前相逢,会在一杯流落于光阴之外清宁甘香的茶前再相逢。

      江浙一带多为茶乡。我工作这边较出名的有“玉露”和“开化龙顶”,家乡那边则以“东白春芽”为佳。“东白春芽”属高山云雾茶,产自家乡海拨最高的东白山。山中最大的茶园在近东白山的山尖处,多年前曾和友人一起去过一次。过了半山腰再往上一些,便都是齐整整蜿蜒而上的,一眼望不到边的茶树。铮亮的天空下,成千上万株苍翠的茶树染绿了过往的山风,偶尔滑过耳畔的几声鸟鸣,听着也多出了几分清气。她们是我心中的草木,看着她们端然安静生长着的样子,下山的时候,心里恋恋地很是有些不舍。

      我的父母都不爱饮茶,家中茶叶罐里的茶基本都是用来待客的。母亲泡茶的方法很老式,喜欢往茶里加白糖。从小就听惯了母亲实心实意的留客声:“歇会儿啊,糖霜茶总是要吃杯去的……”有时帮母亲洗茶杯,总能看见很多未化的糖漾在杯底。和母亲说过多次冲茶无需放糖,母亲每次都答应,可等到下回泡茶时却依然照例。我出嫁的那天,迎亲的队伍闹腾腾地来到家里。母亲一边忙碌地端出茶叶蛋、桂圆汤,一边一杯不拉地冲她的“糖霜茶”。忙得焦头烂额的母亲不忘给我也冲了一杯,嘱咐我喝时母亲微笑着说:“喝了糖霜茶,以后的日子永远甜甜蜜蜜,顺顺当当。”茶好甜,在那种充沛厚实的甜前面,我一下就掉下了泪……从此,我再没对母亲说过,冲茶别放糖。

      在记忆里,儿时的夏天总是特别特别的悠长。田埂边青草丛里捉不玩的蚱蜢,雕花床前低垂的老式蚊帐,带着黄昏气味袅袅弥散在暮色中的炊烟,此起彼落的蛙鸣声中外婆一下一下扣在我身上的蒲扇。一直很困惑,外婆在暑天里煮的“六月香”到底算不算是一味茶?“六月香”是清淡的,甜润的,仿佛还带着几分陈年的香,像某些滑过心头又悄然潜走的旧年往事……炎炎夏日,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在外面疯渴了,疯累了就一溜烟地跑回外婆家,从黑色的瓦壶里倒出碗“六月香”,咕噜噜地一口气喝完,然后蹑手蹑脚地绕过正在小睡的外婆,继续去外面疯闹。多么寻常又弥足珍贵的时光,光阴漫漫此生仿佛没有尽头。

      后来问过很多人,猜测“六月香”可能是藿香佩兰茶,用热水煮开,藿香佩兰叶里的清气就都化开了,解暑气除湿热的。想来基本是对的,小时有的玩伴常蔫蔫地被父母捉住刮痧,而我从没关于这类事的记忆……其实后来还是喝到过一次很类是“六月香”的茶。是在一个七拐八拐的偏僻农庄里,茶一入口我就呆了,询问庄里的小妹,说是底下做粗活的一位大婶煮的,不过刚结了工资离开了。那天我厌厌地什么都吃不下,只是魔怔了一般对着那茶发呆。同去的朋友怕我是中暑了,手忙脚乱地帮我揪痧。她们帮我揪痧时,我不断地掉泪。朋友从未见我这样,奇怪地问:“这么疼吗?”我答:“是的,很疼。”

      本文标题:茶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79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嫒雪馨月 淡了红颜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24篇
    • 获得积分:2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