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母亲

  • 作者: 淡了红颜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6
  • 被阅读
  • 母亲

      这个冬天,和杨树一起枯黄衰老的,还有我的母亲。

      记得小时候,家对面有一排杨树。春天,从南方返回的燕子“啾啾唧唧”地啄出杨树一枚又一枚新绿之时,母亲指着舒展在春风中的杨树叶子对我说:“看见了吗,这是杨树,春天来了,她们发芽了。”沐浴在金丝线般春阳里的新叶真好看,她们是母亲弯腰对我说话时闪亮的眉眼。而今的母亲,俨然成了冬天里的杨树,沉寂疏离地苍老着,静默着……母亲,你的饱满和繁盛呢,你的美丽和矫健呢,是不是都是因为,春天和我的忽略?

      母亲长得好,是当年外婆村子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小时候跟着外婆呆在母亲的村子里,外出时,常有村里人指着我问外婆,是芬的女儿吗?然后边仔细端详边笑笑地说,和芬小时候一个样子。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自己的长相是随父亲的,并没有继承母亲的白皙和灵秀。母亲的白皙应该是村庄里古老的银月亮一遍遍涤洗出来的。母亲的灵秀,也许来自于家乡成片成片安静清香的草木,也许来自于流淌在村落里的那一条条清澈透亮的溪流。

      记忆里母亲有一件深咖色小圆点涤纶外套和一块月白色的开司米围巾,是二姐周岁时父亲带母亲去上海旅行时买的。那时黄浦江的风一定很大很凉吧,江畔回荡在迷蒙雾色里的汽笛声骄傲也低沉。那是围着月白色围巾的母亲看到的另一个世界,一个跳脱出母亲单调琐碎日子的新奇的世界。原本,母亲是可以有那样的城市生活的,因为她在嫁给父亲之前已考取了省城的一所专业学校。外婆的执拗让母亲一生最美丽的梦想碎落成泥,那一年母亲在风中低低的叹息,想来唯有她自己才真正听得见。

      仿佛真的只是一季寒风就把母亲吹老了,二姐叹息着说,人到七十许就真老了。七十,仅这样一个小小的数字就把我的母亲和窗外的杨树一起,带到了冬天,带到了一个仿佛被春天遗忘的寂寂冬天。想起小时候,母亲掰着手指教我数数。在母亲赞许的目光里,我很快就从“一,二,三”数到了“五十,六十,七十……”。那时候蹲着听我数数的母亲,脸若桃花,明澈的像个仙子,那时候认真数数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宽宏的岁月给予母亲的春天,只是这样一个短短的,轻的不能再轻的数字。

      杨树“沙沙”,仿佛在述说来到她身边的又一季春天。可是,属于母亲的春天,却久久不见到来,她被漫漫的光阴遗失在了哪里,遗失去了哪里?

      本文标题:母亲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796.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嫒雪馨月 淡了红颜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24篇
    • 获得积分:2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