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李子,李子

  • 作者: 淡了红颜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6
  • 被阅读
  • 李子,李子
      初夏的各式果香里,有李香。

      李子是节令性果子,也是上不得席面的果子。从没在各种筵席的水果拼盘里瞄见过她的影子,她仿佛只适合静静地躺在箩里筐里,通身裹着清白的釉色,偶尔捡起一个咬上一嘴,脆生生,满口香。

      初夏,麦子快熟的时候,李园里的李子也累累地挤满了枝头。空气仿佛都变得稍稍不同,悠长而过的夏风也多出了几分沉甸甸的味道。李园里通常会有狗,不过偶尔划过夜色的三两声犬吠,并不能惊扰李子的梦。梦中的阳光洁净明媚,“簌簌噗噗”软软遗落在春天里的李花洁白似雪……日益的成熟是饱胀圆润的,银亮的白月光始终彻夜静默的抚慰着,照耀着。

      我好像无数次奔跑在这样的李园里,风紧贴着我夏日薄薄的裙衫。那时候我还那么小,小到二伯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我高高举起。二伯黑瘦黑瘦的,憨憨的不怎么爱说话。可是,二伯的李子种的好,品相味道都特别好。二伯种的李子叫红心李子,现在不多见了,听说是因为产量不高。每当李子上市的时候,看见街巷里有卖李子的,我都要凑过去看看是不是红心李子。每次失望离开的时候,我就会像吃到了个酸涩的李子一般,吸着鼻子想我的二伯,要是二伯还健在,我可以肯定,他种的还是红心李子。

      每年夏天,二伯都要来家里,挑着一箩筐满满的李子带着他从不离身的旱烟斗。父亲每次都会说二伯,旱烟太烈,抽多了对身体不好。二伯也不多答,只说习惯了,改不掉了。末了的结果往往是,父亲亲手给二伯点上一锅烟,二伯吧嗒吧嗒地抽着,和父亲一搭一搭地聊些乡里的家长里短。我喜欢二伯身上呛人的烟味,不过更喜欢他的红心李子。二伯的红心李子又甜又脆,鲜美爽口,我常常吃到肚子撑了还是不肯罢嘴。

      后来大了些,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毫无节制地吃二伯的李子了。但是,对于二伯每年送到家里的李子依旧很珍惜,连几个老的裂开果肉的也舍不得扔弃。因为我知道,二伯很钟爱他的李子,只有钟爱李子的人,才能种出那般味道甘美汁水饱满的李子。

      他极爱吃李子,就像我小时候那样一吃就没个够。我常常想,要是他邂逅二伯的李子那将会是一幅怎么样的风景呢?这样想着,就独自偷偷地笑。那年快过了李子季节的时候,我准备去看他,我在小城四处搜寻李子。先找到的是一种类似桃子李的,不过咬开果皮感觉很酸涩,实在是不好吃。后来跑了很多路,在一家水果超市的角落里找到了一种很小个的李子,尝了一个,味道过关。我一个一个挑着,然后拎回家开启空调将她们仔细地平铺在地板上。他的司机来接我的时候,拎过我手上的布袋子说,哟,好沉,是什么呢?李子呢,我嘴上轻轻地应着,心里明媚如花,他马上就能吃到了……

      日子轻落落地一天天过去,有些故事仿佛永远没有结尾。也许他已想不起来有人曾经山长水远地给他捎去过大袋家乡的李子,而我,也似乎正在渐渐淡忘。记起小时候坐在二伯的肩上逛李园,我总会惋惜那些随风飘落的李花,二伯说,没什么的,傻姑娘,李花每年都会开。恩,没什么,花开自会谢,花谢又会开。

      本文标题:李子,李子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79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嫒雪馨月 淡了红颜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24篇
    • 获得积分:2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