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夜浴天潭

  • 作者: 杜文娟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6
  • 被阅读
  •   最先滑入的是玫瑰汤,踮起脚尖,一步两寸地挪动,用心留住那感觉,生怕瞬间即逝,便会惋惜。

      花瓣儿早已消了颜色,失了香息与华光,懒懒地蜷缩着,自由自在地游弋,更多的漫溢在池沿,随时都会离去的样子。倾身去抚,漾起阵阵水花,飞起落下,晶莹在温煦里,氤氲,缭绕,飘飘欲仙。

      迷蒙之中,就看见了雾,不是汤池升腾的雾,也不是山雾,也不是秸秆燃烧的浊雾,也不是穿越晨光的雾霭,而是夜雾。似乎也不全是夜雾,或是玫瑰芙蓉芍药与水珠相遇时迸发的色彩与精灵,或是月光星光羽翼之光映在树叶上毛茸茸的感觉,似纱非纱,如梦似幻。雾是香的,被水珠轻吻过的馨香。披上浴衣,随香而去,才发现天上飘着细雨,若有若无,悠然,曼妙,娓娓道来。

      曲径通幽,婉约迂回,便置身于波光粼粼之中了。度一步,水声响起,再度一步,水声低吟,轻轻的,静静的,祥和的。桑叶翻卷时的波光,水珠滴落在枫叶上的波光,冬青被路灯映照的波光,夜幕的波光,辉映在青石板上,妩媚,潋滟,忽明忽暗。

      凌霄花横在小径上,淡黄橘红的花朵,颤悠悠在寂寥里,水珠滴落一下,花束颤抖一下,水珠滴落一下,花束颤抖一下,花朵的灵光也颤悠一下。三朵两朵聚在一起,或开得正艳,或含苞待放,或已经凋敝,全都点缀在藤蔓间,如同生命长河中的万事万物,盛开与陨落轮回,生死相望,生生不息。

      一种与翠竹比肩却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叶如手掌,依着秩序一般,由低到高叶片渐次变小,花朵亦渐次变小。花谢时,结一个灯笼,一个一个鹅黄色灯笼挂满枝头,灯笼也依着顺序,由低到高,依次变小。灯笼结束的地方就是花的世界了,一朵两朵,艳红,紫红,玫瑰红,红中透着浅白,红白相间,粉白相绕,斑驳迤逦,风情万种。微风起,或依了国槐榆树,或凌空引颈。国槐叶也有沧桑颜色的,也有嫩绿颜色的,隔着雨雾夜色,盈盈,窃窃,故事才刚刚开始。

      葫芦丝,轻轻缓缓地飘来,以为远在天边,其实发乎脚下璞玉样的石头缝隙,缥缥缈缈,轻如寒蝉。每一片竹叶尖上都缀着一滴水珠,如银似雪,又似雾。舍不得触摸,舍不得一眼看完。彳亍近前,腾起一只百灵,穿竹度柳,窸窣间,婆娑一场珍珠雨。

      亲亲渔疗的鱼名为土耳其鱼,是我不曾见过的,小若蝌蚪,敏捷,灵动。游走肌肤,钻进泳衣,轻轻啄食,如同音符敲击,筋络顿舒。藤萝葱郁,空气粼粼,醇美清新,人在池中,鱼在水里,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这幅景象就是生命出发的地方,母腹的气象与温良。

      人世间的气息,最香莫过于花香,诱人莫过于果子。有一种香却是花香果香无法比拟的,那就是药香。无论是中药还是藏药,大多来自山水林溪,汲取自然之精华。当归、艾叶、木香、红花、丹参、女贞、桃仁、大黄、白芷……单名目,就如诗似画,浮想联翩,传说绵绵。

      入了药池,水雾袅袅,药香弥漫,闭目养神,陶陶然,微醺似醉,如绸似缎,真可谓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鸟鸣时,眼珠间或一轮,粉嘟嘟的花伴着果子斜着身子摇曳在池边,细细看了,花是木槿花,果子是附着水珠的毛桃石榴。仰了脖子想要攀摘,一滴水珠不偏不倚滴在眉间,突兀,沁凉,神清气爽。

      顺着花枝树梢远眺,苍茫茫的山峦,烟雨笼罩,一峰连一峰,重峦叠嶂,那便是终南山了。自古秦岭无闲草,怪不得汤池弥漫着奢侈的药香,药草应该来自相亲相近的山野林莽。温泉自然来自终南山,秦岭的精华美水。天潭温泉,意为天上之水,来自巍峨秦岭的养神明智丽水可不就是天上之水嘛。

      天潭温泉,香溢四野的天赐神汤。

      本文标题:夜浴天潭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78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杜文娟 杜文娟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4篇
    • 获得积分:25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