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烟火流年

  • 作者: 赵峰旻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5
  • 被阅读
  • 烟火流年
      乡下人的日子,琐碎而平淡。总是在锅边灶台,柴米油盐的庸常生活中,日复一日,延续着炊烟里的温暖。这样的日子尽管寡淡无奇,波澜不惊,但对于今年七十九岁的婆婆来说,粗茶淡饭的流年里,嗅得见炊烟的味道,听得见花开的声音,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大年初七的早晨,“呯”的一声闷响,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条件反射弹簧似的从床上蹦起,懵懵中,四下搜寻。窗框里的天空,像一枚有机玻璃纽扣,晨曦中散发着幽幽的光。室内的盆景花瓶,桌椅板凳,一切完好,现世安稳。

      可刚刚一声巨响,似放炮,又似炸雷,真实地存在过啊。我不甘心,趿着拖鞋,推开房门,敞宽的天井内,燃过的烟花,刹那芳华后,东一撮,西一堆,仰躺一地,抚慰着寂寞的伤口。记忆在瞬间恢复。原来今天是婆婆的生日,昨晚一家老小,回到乡下,相聚老宅,地上燃过的烟花壳,是为婆婆暖寿留下的印迹。

      厨房里亮着的灯,将夜的帷幕渐渐拉开。烟囱里冒着的烟,在空中划成一条灰色的龙图腾。此刻我已猜出八九,一定是早起惯了的婆婆,在准备一家子的早饭。撩开门纱,推开木门。天啦,厨房内一片狼籍,就像刚发生过一场战争。灶台上,右边的一只大铁锅,锅底朝天,仰着半个黑脸,仿佛在痛苦地呐喊,快救我。扣在上面的不锈钢的锅盖,像一条锅盖鱼,翻着白白的肚皮,仰翻在地,诉说着被遗落的委屈。炉堂的烟灰,纷飞四溅,洒满灶间。我像个战争废墟面前的祭奠者,怔在那里。

      别怕,别怕,是我。这时,一个黑乎乎的人头,隔过烟囱,从灶膛门口,伸向灶台。婆婆满脸焦黑,黑得只剩下两个眼睛,朝我眨巴,咧嘴一笑,黧黑的脸上,露出一口白牙,黑白分明,极为滑稽。我再也忍不住,突然一声爆笑,笑得蹲到地上,差点喘不过气来。夸张的笑声,惊得树上栖息的喜鹊,叽叽喳喳,也惊动了一大家子,踢踢踏踏,朝厨房奔来。

      我突然想起什么,像一只急了的猴子,窜到灶台后,将一堆烟花壳扔出门外。转身扶正炸歪的铁锅,这才发现,锅里,脆脆的,黄黄的年糕,还在滋滋地响,闪着润泽的油光,这些都是孩子们最喜欢吃的油煎年糕。笑声霎时凝固在我脸上,眼里有咸湿的液体,滴答流出。七十多岁的婆婆像做错事的孩子,搓着双手,羞赧一笑,没事,没事,吓着你了吧,不怕,不怕。

      一大家子围着婆婆,七嘴八舌。两个孙女上前抱着奶奶的腿,愧疚地抚慰婆婆,都是我不好,昨晚我不该说,奶奶煎的年糕好吃,奶奶,我下次再也不要吃年糕了。

      面带愧色的婆婆,瑟缩着枯瘦的身体,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为单薄卑怯,让人看了心痛。等几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儿媳散去,我默默地收拾起残局。从小没有娘的婆婆,大字不识一个,就知道整天围着土地和锅台转。自那年得了胃癌,做了胃切除手术后,婆婆再也不能下地干体力活,在几个儿子的逼迫之下,转让了赖以生存的几亩田,才结束了一辈子的田间劳作。没有了稼穑,也就没有了秸杆当柴火。虽然邻居,他家一捆麦草,你家一把棉秸,但向来俭省惯了的婆婆,看到燃放下的烟花壳,还是如获至宝,当成燃料。

      婆婆虽也生了三个儿子,但当公务员的二儿子,三十九岁那年,并英年早逝,这让她的生活塌了一次方。每年二儿子的忌日,烧火的活儿谁也不会和她抢,连平日里喜欢嚷着,抢着的要烧锅的孙子孙女儿,也懂事地将这个差事让给她,一切仿佛约定俗成。因为向来要强的婆婆,从不在人前流泪,这个时候,一边烧火,一边默默地,一任心中的悲痛,生活的艰涩,和着泪水长流,在烟火中寻找慰藉,烫平心灵的皱褶。等锅上菜好了,那边她的一腔悲痛倾泻得差不多时,并会自说自话,今天烟怎么上不了天,呛煞人呢。

      两个儿子一个当老板,一个从政,都在城里居家,想让她享几天清福,三番二次地让她进城,可她终究不肯去,三儿子只好为她在乡下买下一座青砖小瓦的老宅,置好燃气灶。偶尔在城里待上几日,她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疼的,急着往乡下跑。因为,没有炊烟里的日子,她就会失去原本的活色。

      回到乡下的婆婆仿佛接到地气,每当儿女们回到乡下,都说土灶烧的饭菜香。她就会迈动一双细得像麻杆的小腿,地里割上一把韭菜,摘上一把四季豆,拣些枯柴回家,再从井里打上一桶水,坐在边上细细的择洗。最后拎出快生锈的铁锅,在门前“哗哗哗”,刮下一层层黑黑的锅灰。

      这边锅还没支好,小辈们并抢着钻进灶膛门前,抢着烧锅。我像小时候一样,取草,点火,“轰”的一声,炉膛里的火,像一条巨大的蛇,瞬间喷吐出长长的信子,让我避之不急,额前的一缕黑发,焦成一堆枯草,一股难闻的焦味充斥了整个灶间。

      锅台上的婆婆一边嗔怪,说了不要你们烧,这下怎么得了,头发焦了吧。一边高呼,老头子,烧锅啊。公公乐颠乐颠地,蹲到灶下,添柴续火,红红的火苗舔着锅底,照亮公公整个脸膛,红红的发光,也照亮了一屋子的光阴。

      日子的流水,一次次涤去生活的尘埃。风一程,雨一程,时光一错肩,婆婆更老了,老得像舞不动春心的杨柳,淡淡守着人间烟火,将最平凡的日子,过成流年里的水墨丹青,笑傲于自已的江湖,迤俪向前。

      本文标题:烟火流年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77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赵峰旻 赵峰旻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3篇
    • 获得积分:12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