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野菊花

  • 作者: 荷塘青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2-12
  • 被阅读
  •   浅秋。
      窗外一缕缕阳光轻手轻脚地折身进屋。林志颖的《野菊花》反反复复地单曲循环。在这个宁静的午后,茶壶里的菊花,浮在水面,尔后又沉淀于杯底。淡淡的菊花香气,氤氲在空气里。往事,从心上曼妙衍生。光阴如同一口井,深邃而幽深。无数零零星星的记忆,茁生于井壁,化为尘世的枝蔓。而我,捧着这些零落隽永的花瓣,像是握住了一霎时的潮湿与苍凉。
      或许喜欢一个人和喜欢一个季节都是不需要理由的。我喜欢秋天,喜欢秋日里的野菊花。老家的野菊花,或是长在野草间,或是缀满在悬崖。在清凉的秋风里,一朵朵野菊花,像星星,散落在田野;一簇簇花儿,像云霞,簇拥在山头。媚着一把晚凉,菊香荡漾在十里原野。野菊花的花朵比较细小,颜色金黄,正是这一抹金灿灿的色彩,诱熟了田间的稻子,枝头的果实。
      野菊花开满山的时候,英子站在我家院门口,大声叫我的乳名。英子比我大五岁,她的父母和外公一样,都是从浙江千岛湖移民而来。她家居住在低矮的移民建房,原本我们两家是门对门的。后来,我家新建了房屋,离她家就比较远了。英子的父亲在抗美援朝负伤,立了三等功,转业复员回村。英子家兄弟多,父亲残废做不了农活,家境窘困,她入学晚。我们俩在同一个班,共用一张课桌。每天早晨,英子约我一起去学校。村里上学的孩子年纪大,他们老是欺负我,只有英子,她像一个小姐姐,细心地呵护我。英子喜欢留长长的手指甲,而她每天要帮助家里做家务,指甲缝里时常是黑黑的污垢。每一次她至书包里掏出她母亲晒好的薯干,我担忧地望着她的指甲,总是迟迟不敢吃那些薯干。英子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个子长得纤小。可就是这样一个瘦弱的身子,神勇地把我从死门关召回。
      江南的五月是一个水涝的季节。一连几天的滂沱大雨,水连天,天连水。我和英子撑着雨伞,两人艰难地行走在马路上。这样的雨天,母亲不允许我去学校,可我怕老师的责备。私下里央求着英子陪我去上学。英子一向不会拒绝我的要求,她卷着裤脚,和我偷偷摸摸地一起去学校。雨越下越大,马路上的雨水漫过了我的膝盖。雨天像一个珍珠帘,铺天盖地地弥漫着水汽。我的头发和衣服都被雨水打湿,身上又湿又沉重。我摇摇晃晃地跟在英子的身后。英子小心翼翼地在前面试探着路,她把伞收下,当做拐杖,伸进水中,慢慢地挪着脚步,嘴里不时地吩咐我,跟紧她的步伐。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一个趔趄,头一阵眩晕,大水一下把我冲到路旁,不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小河。就在这紧要关头,英子果断地用伞柄勾住我的身子,然后拖住我的脚。我的身子在水里打着转,浑浊的雨水,呛进了我的口里,我咳嗽着,脸憋得通红。英子大声地呼喊着“救命”,喊声引来了一个路人,他一看情形,扔掉了手里的雨伞,慌忙奔跑过来,和英子一起将我拖住。那个好心的路人后来背着我,送我们回家。我的一条小命才得以延续。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我和英子的感情愈来愈深。
      乡里的药店收购野菊花,懂事的英子为了赚钱补贴家用,很早就会约我上山采摘野菊花。晨起的风,沁凉如水。我和英子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露水泅湿了我们的布鞋。雾气在山里袅绕,风里尽是野菊花略带苦味的气息。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咧着嘴微笑着,英子一朵朵采摘放进竹篮。不到一会儿,她的竹篮装满了金黄的菊花。英子把篮子里的菊花倒进带来的编织袋中,她顾不上擦拭发梢的露水,挎着篮子像一只蜜蜂满山忙碌着。我蹦蹦跳跳在山中,一会采摘野菊花,一会儿寻找着红艳艳的山楂。野生的山楂酸酸涩涩的,吃进嘴里,有一股甜味。太阳缓缓地照射在我们的身上,暖洋洋的。阳光允吸了山中的露水,我索性躺在草地上,惬意的眯着眼睛,任凭山风吹散我的长发,嘴里嚼着青草的味道。英子采摘了满满的一袋子野菊花,她兴奋地对我说;“青儿,卖了菊花,剩余的钱,我想买一支圆珠笔。”我站起身,撇了撇嘴;“何苦这么辛苦,我给你圆珠笔,你为什么不要呢?”我知道英子一直想要一支和我一样漂亮的圆珠笔,那支笔的价钱够英子家买几斤盐,英子的母亲舍不得掏钱出来。我偷偷地用自己的压岁钱给英子买了一支,偏偏英子说什么也不接受。为此,我耿耿于怀。英子整理好袋子,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她的脸被太阳照射得黝黑,泛起一层光晕。英子抬起头微笑着说;我不要别人的怜悯,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解决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我的心一阵疼惜,十五岁的英子,像朵野菊花悄悄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英子的学习成绩一向不算太好,她不咸不淡地小学毕业,就没有再继续读书。不久,我进入初中,住进了学校。我们俩见面的机会越来越来越少。等我初中毕业,升入高中,英子已经嫁回了浙江老家的千岛湖。
      英子的故事,我只是陆陆续续地从母亲和乡邻口中得知,英子的夫家虽然穷,但是两人的情感特好。我真诚地祝福英子幸福快乐。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和外子一起回娘家过年。
      下午,我忙完琐事,拿了一些点心去看舅舅。自从我家搬出移民建房,母亲的堂兄就搬进了老屋。母亲没有兄弟,我们一直就把母亲的堂兄当做我们的亲舅舅。
      老远,我看见英子家的门口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急忙走上前,果真是英子回来了。我站在她的背后,就像小时候跟随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她似乎比以前更瘦了,厚厚的衣衫撑不住一根根坚硬的骨头。冬日的阳光暖暖的,她却不胜寒意,止不住地咳嗽。我的眼睛微微地湿润,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她转过身来:是青儿回家了呀。我看到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随即她咳嗽着,那点光暗淡在她的眼底。我不敢询问她的状况,客套地寒暄了几句,匆匆回家。
      回到家,我赶紧向母亲打听英子的事情。母亲唏嘘着微微地喟叹:英子命苦啊,虽说嫁了一个好老公,但是毕竟家境贫寒。夫妻两个拼命地赚钱,好不容易盖起了新房,老公又被房梁倒塌压死。这几年,英子一人带着孩子含辛茹苦地生活,不想自己又检查出绝症。婆家都不沾她,百般无奈,她只能回娘家。
      听了母亲的话,我的心里堵得慌,我窒息着。我默默地走出屋子。深冬的小村,阡陌上的野菊花,枝叶枯萎,徒留一丝菊花的苦味在寒冷的气息中蔓延。明年,野菊花依然会在秋日里烂漫地开放,英子能像菊花熬过寒冬吗?
      英子到底还是没能熬过寒冬,她在快过年的头两天,带着无尽的不舍与眷恋,离开了这个人世。
      桌子上的茶水凉了,我续了一壶水,菊花欢腾在沸水中。往事暗哑在黑枝桠上,光阴一点点地吞噬着。在这个午后,没有人留意我面对着一杯菊花茶,黯然流泪。
      一地的黄泥巴,一地的黄菊花。
      我继续沉溺在林志颖的《野菊花》,趁着风起时,默然地拂去脸上的泪水。

      本文标题:野菊花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17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荷塘青青 荷塘青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57篇
    • 获得积分:34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