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除夕,玩的就是心跳

  • 作者: 李阳忠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9-01-28
  • 被阅读
  • 除夕,玩的就是心跳

      除夕,如约而至,过去那些神韵鲜活的吆喝,触发快门瞬间的世界,都将带给我们一种遥远而清晰的记忆。

      ——题记

      1. 纸质的风景

      除夕将至,我们老家是年年都要贴年画、挂灯笼的。家家户户都需把年画贴在门上、室内,不贴年画,这春节好像就缺点儿什么。年画一贴,家里就多了一份喜庆、祥和,多了一份热闹。一张画,承载着一个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变迁,更是一个时代发展变化的折射。

      年画,古称“门神画”,传说,“关羽”和“张飞”就是门神的原型,贴“门神”的目的是趋吉避凶。唐五代之后,画目就较为繁多,题材渐渐丰富起来,主要是为了祈祷丰收、祭祀祖宗。随着经济的发展,商业的繁荣,现在的山水、人物、鸟兽、福寿喜庆的年画,逐渐成为时代的主流。

      八九十年代,农村贴年画的不少,卖年画的却不多,这到给我们制造了一个卖年画的机会。一个月四五十元的工资,穷的叮当响,实在是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买一盒十多元的奶粉都得去给朋友借钱。无论在什么职位的人,年收入都很少,没有钱消费,不敢消费。买个手表、自行车更是一种奢望。我们确实没有八零后、九零后和零零后喝咖啡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这么幸福。闲暇时间,实在无聊也去商场走走,奢侈品店、品牌店看看,就是不买。我可以占用你的店面和时间,但是,我坚决不买。

      幸好在新华书店有个早已相识的好友,每逢寒假,约上家境贫寒的同事老赵,计算好乡村赶集的日子,老鸹屯初一,石拖姑初三,洒渔河初四。一人骑上一辆自行车,来来回回地在几个乡镇集市转。我的一辆自行车比老赵的还土,一上路,到处都响,就是铃声不响。买一包“大前门”香烟,大清早赶到书店,说是批发,实际上是返利百分之十五,挑选出几百元的年画、对联,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到集市。

      对于年画,老赵和我都可以算是内行。我们是先作了一番市场调研的,卖画,也算是一种传统行业。明清经济最为繁荣时期,这个行业也特别繁荣,文人画家也借此糊口。现如今,农村经济状况逐步好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人们的心情也格外阳光。过大年,大人小孩需要贴年画,餐馆、茶馆开个张需要画,新居房子需要画,结婚寿宴等等都需要画。汉族的家里,再穷,门神、喜字、福字和对联是必须的。小孩喜欢动漫、金鱼、胖娃娃;年轻人喜欢歌星、电影明星;老年人喜欢村姑、刘三姐、五朵金花。回族同胞家里一般不能贴人物画,大多以山水、草木为主。虽然老赵和我都不是令人羡慕的风流才子唐伯虎,也不是大名鼎鼎的郑板桥、齐白石。不过,我们没有古代画家的那种清高自傲。还有,他们的画,是小众的,先是艺术,才是商品。而我们的画,是大众的,我们是市场经济体制下正宗的流动摊贩。

      三九严寒,一般是很少有晴天的。有时,阳光是暖暖的,而更多的时候北风呼呼的响,路上结层厚厚的冰,下点小雪,自行车根本不听你使唤,运气不好可能要摔几跤才能赶到集市。一场雪,雪花飘飘洒洒在空中飞舞,年画铺在地上,雪花铺在画上。雪变成水,打湿了年画,也打湿了我们的心。特别是偶然间来一场冰雨,你根本来不及收摊,冰雨落在年画上,落在黄土上,落在灰尘里,也落在我们的心里。地上的画,如果气温不低,基本上就湿透了,皱巴巴地卷缩在一起;如果气温太低,基本上就成了一张牛皮。遇到这样的天气是最倒霉的,所有卖年画的都哭不出什么好声气来。

      老赵自然也是一个老师,课堂上能说会道,口若悬河。可在生意场上和我一样,放不下面子,吆喝不成。集镇上,往往是凸凹不平的一两条土路,路旁几十间小平房或瓦房组合在一起,也算是乡村的街道。一个集镇差不多有十多个是卖年画的,赶集的人挤得水泄不通,多少都要买点过年货,吃的、喝的、玩的、用的,有钱的卖几包糖果,几条香烟什么的。没钱的也得买个气球,几斤白菜萝卜,几幅年画。你必须大清早就赶到集市,简简单单地吃点早餐,占到地方,就开始忙碌分类摆摊。一般情况下,中午12点之后,是卖年画的高潮时间,人们置办好了其他年货,需要返回家了,顺便买几张年画带上。特别是小年之后,街上的人都比平时多,买年货、年画的人也很多,从上午到下午,货摊前总是人流如梭,应酬不暇。

      地摊一摆,其他的摊主吆喝声此起彼伏,嗓门都喊破了。只有老赵和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观者多买者少,多的是在看热闹。

      “老人家,买一幅吧,你看,有华贵的牡丹,有挺拔的竹子,有怡人的风景,有壮观的瀑布。买一幅吧,高山流水,财源滚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也大胆地吆喝起来。特别是我们对面的几个年轻小伙,一样的装束,白衬衫、白胶鞋、喇叭裤,手提一条白围巾,显得规矩、文雅,而且精神十足,对顾客和颜悦色、谦恭细致,深知生财之道。他们嘴咧得很开,“哎,卖年画了,卖年画了。买幅财神爷,一年发大财;买幅刘三姐,欢欢喜喜过大年……”。他们的神态表情,他们的吆喝声比我们更胜一筹。

      还是老赵机灵,他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特长,咱们也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嘛。是啊,我们的特长是书法。其实,我们只不过是中小学时期老师教过几年的书法,经常练习毛笔字,艺术说不上,但在农村还基本上看得过去。老赵便带来笔墨纸砚,摆个方桌,现蒸现卖,他写个“改革春风吹大地”,我来对个“富民政策荡乌蒙”,现场为村民一显身手。不到十分钟,几幅鲜红的带着墨香味的春联就被人带走。老赵的女儿在云南艺术学院,绘画专业,衣着朴素淡雅,在地摊前一站,就是一朵盛开的莲花。她用一把剪刀,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剪些“福”“寿”“喜”“羊”等象征吉利的字和龙凤、飞鸟、彩蝶图案,不收钱,白送。你别说,效果不错,对面的几个小伙吆喝声再大都没有我们的生意红火呢。

      2. 行走的风景

      玩摄影,也始于八十年代。摄影是用心去看世界,是行走中的艺术。只是那时我们只说是照相,感觉照相简单一些,易学。摄影是高标准,高要求。要有好器材,好技术,还要有好的后期制作,不像现在有智能手机、数码相机。大凡喜欢摄影的人,一般也喜欢旅游。寒假,除夕之前,与家里来个简单的告别,就开始一次简单而短暂的旅行,走进久违的村庄,浓浓的年味,红红的春联,红红的鞭炮,红红的蝴蝶结,红红的辣椒,红红的脸蛋,红红火火的生活,心情也变得轻松和随意。

      老赵早就有了一台上海照相机总厂生产的海鸥4A相机,可摄影技术比我还差,只会装胶卷、按快门。其实,我们在按下快门的瞬间,连倒影的表现力、背景的虚化、慢门的视觉效果、线条的引导作用及拍摄角度的选择等等一些基本常识都一知半解。不过,有时候抓拍到的一些画面到还的确漂亮、精彩。有小孩得到父母压岁钱的欣喜,有表现农村妹子羞涩、可爱、俏皮或是一朵杜鹃、桐花的特写,有妇女嘻嘻哈哈纳着鞋底的悠闲,也有大街小巷油糕饵块、凉粉烧洋芋摊点的繁忙。你在人群中,“咔嚓”一张,两张,也妩媚了他们宁静如水的时光。

      八九十年代,一部120海鸥胶片照相机还是安徽一个亲戚送我的,使用黑白胶卷。后来有了彩色胶卷,之后又有135胶片照相机。有一部相机,就有了那瞬间的乐趣,那份快感,想拍就拍,没有顾忌,随心所欲。有一部相机,就会迷恋于拍照时的心跳与快门发出的“咔嚓”声。简单地学会了构图,光圈的大小,焦距的选择,光学的使用等等,就大胆地走村串寨。

      老赵毕竟是我的合伙人,他是一个力求活得生动、潇洒的人,不懂照相,就算和我做个伴,拉几个人缘也好。那时,依山伴水,景色宜人的小村;古朴、幽静,蜿蜒曲折的老街;斑驳沧桑,绿苔重叠的木板房、茅草房;还有洒渔烟柳、珠泉涌碧、利济浮光、凤岭飞霞、龙洞吸月,还有龙卢故里、鹤乡文化,喧嚣的都市,葳蕤的草木,等等,都是我们极好的摄影对象,只可惜我们真的还不懂摄影艺术。大多数情况下,最感兴趣的是拍摄人物,我们只知道,照一张照片需要的胶片费用是4角左右,冲洗照片又需要5角左右。除去材料成本和效果特别差的照片,一张照片大致还可以赚取3角钱,3角钱大致可以买10斤白菜,可以足够一家人吃两天。也许是物质条件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限制了我们的摄影艺术。

      那个年代,在农村平时大家都很少见到什么相机,更不知道相机的档次、品牌。一个结婚照,一个六十岁大寿,要跑几十里的县城海鸥相馆、马勇相馆拍摄。特别是春节期间,倦鸟归林,村里男女老幼都流行照相,随便照几张,留个纪念,谁也不愿意跑几十里地,除非是年轻人,去歌舞厅卡啦OK。再说,八九十岁的老人又怎么跑?一辈子没有照过一张像那怎么行?我们就一天跑几个村子。一到村口,最好是找个熟人,递上一个微笑,一支“大前门”或是“金沙江”,请他通知一下,照相的来了。不到半小时,小姑娘涂点胭脂口红,梳妆打扮一番;小伙子换件新衣服,涂上一层发油,系上一条领带;老者老妈些就比较随便,懒得去打整。小宝贝满月了,周岁了,照一个;小姑娘十八了,变大姑娘了,照一个;爷爷奶奶八十高寿,自然需要照一个;一家春节人好不容易才聚集在一起,更要来个全家福。

      在按下快门的瞬间,我们不止一次看到农村楚楚动人的女孩羞怯的目光,破烂的衣服,中年父母粗糙、龟裂的手指、手掌,变形的肩胛和腰背;不止一次看到儿孙搀扶着驼背的爷爷奶奶和襁褓中面黄肌瘦的孩子;也不止一次看到瘸腿的爷爷奶奶摇摇晃晃地推着垃圾车捡拾破烂的背影。对于他们隐忍生活背后的赤贫与艰辛,坚持心灵深处的渴望与奋争。我们只能怀着虔诚和敬仰,与之擦肩而过,一瞬间,用照片真实地记录下他们的一切。

      世事变迁,今昔异然。几十年来,恍然如梦,岁月静好。社会发展了,变化了,城镇化了。农村、城市都现代了。除夕之前,红红的灯笼依旧挂在沧桑的檐角,随风摇曳,年画依旧是红红的,只是年味却渐渐的淡了一些。

      作为这个地方曾经拥有的历史、文化,除了看得见的古朴的乡村小巷,代代相传的习俗,还有一些令人回味的声音、影像故事。农村集镇上那些抑扬顿挫、百转千回的吆喝声,成了年画的一个无形的标签。偶然发现的几张黑白照片,往往都在一念之间,像是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遇到了爱情。

      本文标题:除夕,玩的就是心跳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705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草原格桑花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