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窗口

  • 作者: 汉水守望者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2-07-19
  • 被阅读
  •   一
      
      一个熟悉的窗口往往会让人伫立良久。谈不上是观望风景,也不一定是因了回忆,伫立,只是缘于熟悉。
      
      老屋的窗口,记得不曾留下太多眺望的时刻。乡村很大,院落也很大,能疯跑的地方很多,一伙少不更事的孩子整日房前屋后东奔西串,田间野地信马由缰,无尽的游戏,无穷的乐趣怎么也无法满足,谁还会呆在窗口让快乐的时光无辜的溜走。不过偶尔也能忆起零星几处,譬如每到一个愉快的假期接近尾声的时候,痛苦的日子就会来临。因为先前一味的玩乐早已把那单调乏味的学业抛诸脑后,眼见开学在即,为了躲避老师严厉的面孔,于是迫不得已趴在窗口,握笔支颐,又心猿意马,走马观花般囫囵一通,权当应付了事。又者就是逢上雨天,无聊至极,才会偶尔站在窗口愣神儿。看着檐上的滴水似线般流下,耳边响起雨打枝叶的啪嗒声,少年不识愁滋味,说的可能就是如此。若往远去,就是一片雨雾,朦胧中一条山路穿过几户人家,逶迤而去,绕过山坳就模糊不清了。那时的我呆立窗口绝不是为了看雨,不喜欢雨,也看不懂雨,只是随意的看,更不会沿着那条迷蒙的路去追寻什么。
      
      后来,雨停了,那条路也更清晰了,因为我要沿着它一直到很远的镇子里去上中学。无法估算我在这条路上洒下了多少汗水,历过几多艰辛,唯有那一次次单调而规律的折返跑倒是让人记忆犹新。学校很大,可条件很差,印象最深的是缺水,时常是持续几日滴水未见,我们只得在干渴难耐中苦熬着。面对一张张素不相识的面孔,唯有唇干口燥的痛苦表情是一致的,找水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愿望。时间就像小时候放的老黄牛,有时候眼看天空彤云密布,暴雨即将倾盆,任凭你挥舞着鞭子赶它,它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而有时明明看它还在身边吃草,稍一大意,它已经迈向庄稼地,还跑得飞快。我的座位刚好临着窗子,白天且好,一走神,时间就跑得快些,可晚上就不轻松了,那漫长乏味的自习真是凄神寒骨,愈是急不可耐,铃声愈是来得太迟,直到垂头丧气为止。为了排遣这种孤寂的等待,我经常把眼睛贴在窗户的玻璃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巨大漆黑的夜幕愣愣的出神。远处几家灯火明灭可见,每遇此种情景,想家的泪水便情不自禁的簌簌直下,思绪一时就像陷入无边的泥淖中,越是急于挣扎拔出,结果往往适得其反,陷得更深。此时,往日的伙伴一定还没睡,远处村落的窗户下,籍着如豆的灯光,他们或许正在捉迷藏呢?就这样,我对着窗口白天走神,晚上入神,浑浑噩噩中晃过了几个春秋。
      
      弹指间,时光已经走得很远,昔日的窗口早已斑驳陈旧,记忆的窗棱上悄然的布满了尘埃,信手轻拂,才发现岁月已经发黄,回忆也化上了淡妆。
      
      二
      
      二〇〇〇年,千禧年。一个千年悄然成为历史,一个千年曙光初露。“千载难逢”不再是一种期冀,它正显赫的写在时光日历的醒目处,足以让每一个人刻骨铭心。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年份更替,可毕竟时空穿越了狭长的千年,到此意义非凡,无与伦比。每个人都攀爬在世纪的窗棱上,纵身一跃就跳到新世纪的平台上,于是,满世界都在手舞足蹈,振臂欢呼,沉浸在跨世纪的喜悦中。彼时的我们,年方弱冠,风华正茂,没有人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愤世,骄傲,清高,唯我独尊,这些格格不入的思想在内心不断的发酵,膨胀。我们我行我素,目空一切,放荡不羁,一副舍我其谁的狂妄,说不清被什么缱绻萦绕,却又在不顾一切的挣扎和冲撞,似乎我们不开辟新世纪,更待何人?教室已成为一只破旧的箩筐,谁都不想挤在里面,勉强的挤着,挤得不是空间,挤得是思想,思想已从藤条的空隙间挤了出去。若是再挤,我们的身体将会撑破原本衰旧箩筐,只要我们探出一个头,社会不在话下,世界也是无所谓的。
      
      是男儿总要走向远方,走向远方是为了让生命更辉煌。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年轻的眼眸里装着梦更装着思想。不论是孤独地走着还是结伴同行,让每一个脚印都坚实而有力量——这是我们从诗里读到的句子。为了在这个世纪的大门口留下清晰的脚印,我和一位室友蓄势待发,在那个夏天不约而同的迈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步。我们要走向远方。列车就着古代行军的路线在攀爬秦岭,车轮和铁轨的碰撞声铿锵有力,这种节奏匀称却略显拖沓的脚步总是跟不上我们的急切的节奏。车厢里闷热的出奇,那夹杂着燥热和汗腥的浑浊气味扑鼻而来,令人眩晕。为了找寻一丝凉意,给我们的浮躁心理降温,我们都趴在窗口,裸着上身,任凭窗外飘来的细雨轻轻地淋着。我们带着征服的使命,秦岭首当其冲的成为我们翻阅的隘口,遗憾的是当时已是夜晚,我们没有在攀爬中体会到一览众山小的快意。火车依然漫不经心的跑着,窗外,城市的轮廓渐渐明晰起来,一种莫名的惆怅就像远处灰蒙蒙的晨霭弥散的越来越浓,适才的海阔天空已经化为了沉默的表情。站在城市热闹的街头,来往行人摩肩接踵,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眼花缭乱的我们不禁茫然起来。都市如此之大,街衢何等宽敞,自己何其渺小。我们不再目空一切,站着的脚跟好像有些不稳,踉踉跄跄中觉得眼前这攒动的人海会迅速将我们堙没。突然之间,我们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个人被孤单的遗忘在无边的旷野上,举目无亲,找不到归途,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远方压了过来,无形的,有不可抗拒。先前的信誓旦旦让我们后悔不已,我们需要适应,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勉强的迈着步子,不择方向,也不知方向。几天下来,我们已精疲力尽,囊中羞涩,然而命运却并没有因为我们陷入捉襟见肘的困境而眷顾我们,这个陌生的城市无法接受我们的莽撞和无知,为了教训我们,它正手执长鞭,在我们狂妄自大的头顶狠狠的抽击着,好让我们能够变得清醒。
      
      正当我们陷入走投无路的绝境时,室友的一位发小接纳了我们。一幢建于上世纪中叶的建筑暂时成为我们的容身之地,尽管它已经与这个时代时代完全落伍,可它的沧桑在这里依然体现着价值,厚重的历史赋予这座楼里的人殷切的期望。夜晚,城市的喧嚣叫人无法入睡。我躺在床上,想着连日来的境遇,实在难以甘心,倘若就此打道回府岂不遭人耻笑!室友的发小知道我们的想法后非常理解,他决定助我们一臂之力。这样,我们险些坠落深渊的自信又一次被拽了上来。生活中很多事情并不能心想事成,一厢情愿的结果大多事与愿违。以后的几天里我们还是铩羽而归,我们就像一只扔在街边的易拉罐,被人踢来踢去,扭曲的体无完肤,如果再有一脚,恐怕会被完全踩扁。城市在用很大的声音呵斥我们,你们想做什么?这声音足以振聋发聩。是呀!除了无知和莽撞,我们还能做什么?残存的银两细软已让我们连回家的勇气都丧失殆尽。
      
      我落魄的爬在这个不合时代特征的窗口,愁莫能解,思绪俶尔远逝——在中学时一位和我一样曾经爬在窗口想家的少年,他懂事成熟,很早就已在这个城市里混迹生活了。我慌乱地翻阅着电话簿,急切的寻找着这根救命的稻草。天无绝人之路,这是最具真理的一句话。朋友很忙,几经周折后于凌晨两点左右才找到我们落脚的地方。遗憾的是老院的大门已经紧锁,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进入,真是令人心急如焚。朋友沿着大街摸索了几圈,终于找到我们所在的具体位置。他艰难地靠近我们所呆的窗口,给我们递进了那份让人终生难忘的赍助。我静默在窗口,手捧着一颗热心,望着满身灰土的朋友渐行渐远,不觉已热泪潸然。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沉思,我用终生难忘的苦涩为自己的无知买单。现在,我明白,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曾经的苦涩就是一种财富的积累,即便你不是心甘情愿,它也会如影随形,在你走过的道路上,留下深深的烙印。
      
      三
      
      几年前单位新起一栋职工宿舍楼,在一位好心同事的关照下,我有幸得到一间。那时候随遇而安,能有这么一间房子已经心满意足。我将房间简单布置了一下,特意将电脑摆放在靠北面的窗口,闲暇时可以舒心的坐下来喝茶上网,远离尘嚣细事,还自己一份难得的清静,真是畅怀适意。临着窗口不远就是一片低矮的丛林,大片的青葱漫过整面山坡,铺的很浓,很远,很有韵味。每当山风吹起时,我仿佛能听到树叶婆娑时那醉人的音律,和着那跳动的音符,一曲天籁就这样上演,不奢华,不矫饰,淳朴,自然,美到无以言喻,美到心荡神怡。最让人情不自禁地是越过近处的几面山坡,在朝北去,还能看见那座生我养我的大山。大自然的钟灵毓秀在这里荡漾着无尽的魅力,黛青色的山坡上留下了很多我儿时的记忆,朦胧中渐趋清晰。想家时,望望窗外,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身影很小,就在那熟悉的田野上尽情的跑着,脸上似乎还有几道泥痕,但没有遮住我欢快的笑容。不是宿命安排,不知怎的,我却跑到这里,坐在这个窗口张望着我的童年。不可否认,我已经迷恋上了这个窗口,几乎打算想一辈子住下去。可遗憾的是,后来近处丛林边的空地上忽然平添了一座坟茔,委实教人诧异不堪。我并非责怪逝者选错了地方,但如此突兀和显眼还是很煞风景的。自此,我再朝窗外闲望时,视野总不那么自然,好像非得去逃避,选择,心里一时若有所失,心境也就冗杂起来。
      
      前几天接到单位通知,因工作需要职工宿舍要搬迁,这消息来得太突然,让人不知所措。且不说搬家的辛劳让人悸怕,单是这间陋室已住习惯,要挪个地儿人还真舍不得。站在窗前,没有再挑拣和逃避的心情了,那一袭簇绿再次漫过我的心海时,陡然间,我却比先前变得贪婪起来。
      
      我心里苦不堪言,但搬家刻不容缓。
      
      几经周折,几番劳苦,早已折腾的人身心疲惫。一路碰撞、一路摇曳,几件稍显娇贵的家具几乎支离破碎。搬家后我住进了单位海拔最高的顶楼,非等闲人士可高攀的。如此高居,左邻右舍调侃说:“房价离谱,买不起高层,如今倒是免费住上了。”几天的劳累我的身体都快要垮了,半夜时分我才勉强将床支好,真想倒头便睡。可奇怪的是挪了新窝怎么也睡不着。正神迷思飞时,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吸引了我,那是窗外的白杨树在夜风的吹拂下抑制不住自己而发出的爽朗的笑声,它像是正在为我演奏欢迎曲,真是欣喜怡人,乐从中生。
      
      那一觉睡得真香,醒来时窗外已是阳光明媚。拨开窗帘,那几株白杨树静静地伫立着,似乎不想打扰这清新宁静的晨。农人忙碌的身影清晰可见,大地正是收获的季节,金黄的油菜,饱满的麦穗,它们都在等待着收割。远处,一座巍峨的大山还保持着她慵懒的睡姿,憨态迷人。一缕轻风拂来,弥漫着田野的芳香,沁人心脾。我深吸一口清爽的空气,抖擞抖擞筋骨,别是一番风景尽入眼帘。
      
      几天以来,白杨树清脆的笑声每晚伴我入睡,每个早晨,凉爽宜人的新鲜空气总会扑面而来,一种超越和满足顿时让人精神百倍。
      
      站在窗口,眼前又是一番风景:
      
      烈日下,陈旧的草帽,咸涩的汗滴,疲惫的耕牛,正在谱写着丰收的篇章。田野上,殷实的穗子,新翻的泥土,朴实的笑容,铺展成一幅壮丽的画卷。
      
      四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是词人的情愫,属于女性的幽怨,与我相去甚远。尽管我对窗口的喜爱日渐情深,可我不是那种孤独缠绵的人,更不想在窗口体会那种无奈和忧伤。我守着窗儿从不刻意寻找某种寄托,只在于一种放眼和思考,把心从窗口释放出去,给灵魂寻找一片旷野,然后随意的游荡就已足够了。局促斗室久了,临窗远眺,让心灵飞得远些,就是一种最好的陶冶。伏案工作倦了,放下案牍苦事,走近窗口,换一换空气,舒展舒展筋骨,心境亦随之放松,妙趣自然从中而来。倘若是在旅途中,要是能选一个靠窗的位子而坐,那就更惬意了。人在旅途,很多时候我们都急切于目的地,往往对前往目的地的行程感到乏味和漫长。如果同车有伴,还可以闲侃若干来打发旅途的无聊,要是孑然一身,那就只能以昏昏欲睡来消磨时间了。再者,索性就选择最为方便的路线或者是最为快捷的交通工具了。我是向来没有旅途漫长无聊之感的,甚至还渴望旅程能否再遥远些,若是一晃便到,反而兴味索然。读过周国平的散文《车窗外》,觉得很多话写的太好,忍不住摘录几句:“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我喜欢的是那种流动的感觉。景物是流动的,思绪也是流动的,两者融为一体,仿佛置身于流畅的梦境。”我趴在车子的窗口,就是一种随意的望,沿途没有名山胜景,但是又没有一处风景可以停留,它们都在光影的倏忽中变化多端,始终给人以新鲜感。就连夜晚,也是颇有情趣的。窗外一会儿黑黢黢的连一点山水的轮廓都模糊不清,一会儿又会闪烁几点灯火,仿佛进入一个遥远的村庄,增添了一份诗意,一会又会看见城市霓虹跳动,灯影下的行人瞬间就落在了自己的身后,谁是过客?还真说不清。
      
      现代人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抑或是实现人生的某种价值,所以都会络绎不绝的挤向城市,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疲于奔命。城市灯红酒绿,繁华热闹,太多的诱惑让人无比向往。其实,呆在城市久了,你就会发现,城市越大,而属于自己的空间却会越来越小,繁华的街衢中,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暗影。很多时候,我们不过是呆在一个狭小的窗户里,工作,生活,休闲,一进门望向外面的就只剩下一个个窗口,所谓的变换也无非是从这一个窗户里跳到另一个窗户里。无论外面何其热闹,何其精彩,却始终和我们隔了一道道窗口,而我们无非是一个站在窗口的守望者。
      
      一个人,打开了心灵的窗口,才能与他人交流沟通,从而改变自己。一个村庄,打开了陈旧的窗口,才能缩小与外界的差距,为自己增添活力。一个城市,打开了开放的窗口,才能更加繁荣和发达,包容和开放。一个民族,打开了封闭的窗口,就会迈起追赶世界的脚步,从而更加昌盛和伟大。

      本文标题:窗口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119134.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汉水守望者 汉水守望者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9篇
    • 获得积分:34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