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世外桃源"(苍溪篇)

  • 作者: 柏拉图的葬礼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2-03-03
  • 被阅读
  •   今天的月亮比昨天的要圆,要亮,要大,所以,是该写点什么的时候了。
      
      我是谁呢?
      
      昨晚很煽情的在看了《非诚勿扰》和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之后,放起了《红豆生南国》,恍惚有隔世的感觉。至于这感觉真不真实,那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走在路上,突然想到了死。至于怎么个死法,我心里面也已经有数。像我这么一个在幽深的森林里面迷失方向,徒步迷茫的人来说,肯定要像直子一样的死去。但我曾经很崇拜海子、北岛、食指、顾城等朦胧派诗人,据说海子是卧轨死的,食指疯了,北岛也是卧轨(估计是跟海子学的),顾城在新西兰自己的公寓用猎枪自杀的,都堪称悲壮,我很羡煞。但现在我要像直子一样死去,因为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找不到方向,所以必须像直子一样的死去。(如果你不知道直子是谁,那就当我已经死了)。直子是怎么死的呢?在一个雪后的一天深夜,整个森林银装素裹,脱光了衣服,把自己挂在树上,简称上吊。想了想,这样的死法我也很羡煞,但美中不足的就是,冷了点。像大冷天的,脱光了衣服,确实很冷,况且冰天雪地的。先不说冷了,在徐州并没有森林,有的话也是森林公园;大家都知道,公园里是不允许自杀的。而且今年徐州也并没有下雪,即使下了,也是那么的“不解风情”,并不能营造出直子当时死的场景。再者说,怎么把自己吊上树去也是个问题,我又不会爬树。对了,可以带个板凳去踮脚,但总觉得在死前还带些身外之物总不太好,毕竟衣服都是要脱光的嘛,至于为什么要脱光,直子没有告诉我,这至今还是一个迷。所以呢,综合考虑还是不死了;想了想,活着比死容易多了。
      
      这两天降温了,不过月亮很圆,像女孩的脸。
      
      今天看到高中的开学,顿时很伤感。并不是因为我以前开学的时候很伤感,而是我曾伤害过一个高中生,使我有点悲天悯人。
      
      我想了想,那样的伤害并不算得上伤天害理,而且爱情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只是我以前不懂罢了。现在懂了,应该释然了,可是,却并没有,至于原因,我想也是虚无缥缈的。
      
      我也常想,我似乎有“恋童癖”,因为竟曾和一个山里的高中生谈恋爱。但又一想,当年我高一的时候都17岁了,所以我很确定,我还算是正常的。我也曾测了测自己的心理年龄,是10岁,我并没有以为然,因为善良的人都是比较童真的。
      
      月亮还没有升到我的窗前,好像还在恋恋不舍的和大地在亲吻。
      
      我常常很自卑,因为我看到美女会自卑,看到宝马会自卑;那我看到自己呢?当我向自己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震惊了。因为当我看到自己的时候,我并不自卑,因为我是神。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很害怕。因为,我觉得,我疯了。
      
      窗外动了一下,似乎有谁在看我。大门是关了的,家里除我之外并无活物,但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很恐惧,至于恐惧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目前为止,在医院呆了11天,有时候白天在,有时候白天晚上都在;至于今天,当然晚上不在。前几天看到旁边一个床位发生的一幕,至今记忆犹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年轻护士(似乎是实习的,后来听说果真是实习的)给病人打点滴,我看她在那里犹豫了好半天,就是没敢插。后来呢,她喊来了一个穿粉色衣服的护士(实习的)来帮她给病人继续插。那位穿粉色衣服的护士倒是挺利索的,一会就插好了。不过,一会之后,病人的胳膊就鼓了。当时我并没有想什么,真的,并没有想什么。
      
      还有呢,有次,我买饭回来后等电梯,因为要上6F。这时我看到在我那个病区的一个护士端着一些药品也在那等电梯,估计也是要上楼的。突然之间,我打了个哈欠。等我打完之后,我就看那护士,居然在打哈欠。我觉得很好玩,就会心的笑了,在心里面。
      
      春节过后,医院的病床就都满了,走廊上便布满了病人。当然,我也在走廊上陪着病人,似乎来的晚了点。
      
      或许会有人觉得,我居然写东西还敢加题目,这真是不可思议。其实,我也不想加的,只是,我很想加。
      
      傍晚对着远方说,我要写我的随笔了。她说,那就写呗,方正我就看不懂;然后加了个很晕的样子。
      
      其实,前缀了这么多,是为了避免伤感,因为,伤感在某些情况下是卑鄙的。
      
      我的世外桃源,我想是在苍溪,那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不对,还有她,如果她还存在的话。
      
      我究竟和苍溪有什么样的联系,我究竟在苍溪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导致我对苍溪念念不忘?说了,也不懂的。不如还是说了吧。
      
      苍溪,在一个神秘的地方,究竟有多神秘,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可以这么说,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这么一个苍溪。
      
      或许某人在看了我之前写的几千字的前缀之后便不胜其烦的把手机扔了,那么这个苍溪,她是不会看到的。但是,看到了,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就好像看美女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在苍溪,有山,有水,有阳光,有空气,有土壤,有人,有狗等。至于没有什么,我倒是说不上来。但非要说出来一个的话,那么我会说,那里没有我。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那么一个世外桃源让我们思念、畅想。
      
      我不是一定要等你,只是等了,就等不了别人了。
      
      没人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呢?原本是不想伤感来着,可是身不由己。
      
      好吧,当伤感来临的时候,那么就该王小波出场了。
      
      我现在也不管王小波是什么时候死的了,反正周星驰还没死,在这里也不提日本人村上了。为什么要提到他们,这是一个迷。最近看了几部星爷的电影,觉得他的幽默是黑色的。而王小波的幽默也是黑色的。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了世外桃源。
      
      能让我伤感的苍溪还会是我的世外桃源吗?算了吧,不想了,最近发觉脑细胞死的比较快。
      
      在苍溪有个月亮湾,弯弯的,弯弯的,很美,很美。
      
      她说,我喜欢你。
      
      我说,你若懂我,便不会爱我。
      
      

      本文标题:"世外桃源"(苍溪篇)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11363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张永威 永子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17篇
    • 获得积分:11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