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心情日记
文章内容页

舍友

  • 作者: 刘洁成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20-10-28
  • 被阅读
  • 舍友

    舍友
    文/刘洁成
    相信大多数人都有住公共宿舍的经历,跟你睡一屋的就叫舍友。如果与你同住的舍友恰好都是千年等一回的旷世奇葩,那你可能会终生难忘。下面说的这间单位宿舍共住有四人。
    首先要介绍的第一位是业余音乐家。他对一把裂开了缝的二胡有坚定的癖好,并且把全部力气全都使在演奏时大幅度的肢体动作上,对二胡发出的毛骨悚然的怪叫却不在意。偶尔有人站在他面前,绝不是在听二胡,而是在观赏他的夸张动作。因此,他注定永远只有观众而没有听众。另外,他“锯”出来的声音大约是七个音走调、只剩含糊的半个音还在。一曲如泣如诉的《二泉映月》在他手中被糟蹋成快乐的童谣,令人痛心疾首。凡不懂二胡的人都能找出他的破绽:他右手不停推拉着弓,左手却还在弦上急忙找音阶;同样,左手已经到位,右手的弓却忘了跟上。因此,演奏“音乐”对他而言就变成一种手忙脚乱的折磨,这位老兄就自始至终保持着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总之,他是属于那种投篮姿势很美,球却永远投不中的鬼才。有人劝他放弃伟大的音乐,改去做笑星。其实凭良心说,只要不感觉害臊,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斗志是必须点赞的。
    第二位是室内业余外交家。天天都有老乡过来坐坐,客人照例是用爆炸声打着招呼,还时不时来几个惊天动地的狂笑,一会儿宿舍就变成抽烟、喝酒、泡茶的集散地,话盒子一打开,他们可以从王昭君出塞一直讲到和番。话题是大跨度跳跃的,从身边某人丑闻突然就聊到中东战争。有些剧情都讲过几十遍了,居然还有人哈哈大笑。实在很纳闷:究竟是讲的人忘记了他曾经讲过,还是听众忘记了曾经听过。
    第三位是打呼噜巨星。睡觉是他业余生活的全部。晚饭后,他会坐着发一会呆,大约是在做娶媳妇的痴心妄想,然后八点他就爬上床。相较于以上二位,他才是生产噪音的祸首,有他在此,音乐家和外交家的杂音简直连声音都不是。因为任何人再闹,总有累倒了的时候,而我们这位大哥则是累垮了的呼噜声越加气势磅礴,那声音时而是很有节奏的火车,时而又是毫无章法的冲锋号。他常常半中间会翻个身,停顿个几秒,很明显是在下载另一个骚扰软件,或者正在更新另一套情调版本,这打鸣声不持续到天亮誓不罢休。当然,他对于同室的破二胡和喧闹声一点意见都没有。
    第四位是未来的文学巨匠。他的生活当中有一半时间是在构思作品,随时准备创作一部震惊中外的巨著。在以上三位舍友破坏性甚或是毁灭性的干扰下,这位可怜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妄想者,只能选择躲在蚊帐中,鬼鬼祟祟地思索着他那部惊鸿大作,偶尔也偷偷写几个字。他的床下永远都有报废的纸团,那是伪作家不时从蚊帐里扔出的废品,它见证着中国第五大名著即将诞生的构思进程。这世界除了他自己以外,所有人都斩钉截铁,赌他这辈子不仅没有那部名著,而且连几行“啊,大海”的小诗都不会有。但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即便妄想,都比痴呆有出息,这位老兄对永远的不可能始终保持永远可能的坚定信念。
    这四位当中,最后一位便是我。
    几年过去了,那位音乐家被征召到了总公司的谁谁思想宣传队,他们需要一首二胡独奏《我爱北京天安门》,而他这这辈子刚好就只会这一首;那位外交家被调去做工会干事,去和更多人吵成一团;那位打呼噜的朋友因为嗓门大,当上了某部门尊敬的领导。
    而我,最早两年是每天往墙上写大标语,一瓶墨汁写一个字。记得一会儿写着打倒某个人,一会儿又拥护同样这个人,一会儿又打倒同样这个人,再后来又拥护同样这个人,仅在这个人身上就来来回回折腾了四次,本人让搞得晕头转向。后来不流行干这勾当了,我转行变成是采购员的干活,这行当做了一辈子。从此,这世上少了一位大作家,多了一个做买卖的家伙。
    我的座右铭:追求比拥有更加珍贵!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


      本文标题:舍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riji/25079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刘洁成 刘洁成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2篇
    • 获得积分:2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刘洁成】发布的其他文章:
      • 邻居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