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何人不动故园情

  • 作者: 曹矞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12-22
  • 被阅读
  •   ——为《最忆乡愁》作序

      故乡,是游子成长的摇篮,饱含着童年美好的记忆;故乡,是游子在生活的海洋里前行的灯塔,是迷失方向时的北斗星;故乡,是生活海洋里不可或缺的港湾,孕育着多少游子无穷无尽的乡愁。

      故土难离,故园情深,自古依然。“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无论古今中外,远行的游子无一不对故乡生发深深的眷恋。也许,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着深厚的故乡情结,只是文人将这些故园情愫诉之于笔端倾诉出来了,而一般人却将之深埋在心底而已。

      柴智省和柴尚愉父女俩合著的《最忆乡愁》,就是这样一部抒发乡情乡愁的著作。柴智省是我的同窗好友,也是我们山阳县当地著名文人。有一天,我与他在县城相遇,闲聊之中他告诉我,他将要出版第二本书《最忆乡愁》,邀请我为之作序。我毫不推辞,欣然答应。半月之后,他就给我发来了书稿电子版。于是,我便抽时间仔细阅读书稿里的文章,思考着如何来写这篇序文。

      先让我简要介绍一下作者吧。柴智省,笔名知升,陕西省山阳县高坝镇人,本科毕业,原山阳县档案局局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商洛市写作学会副会长。《陕西人物年鉴》特邀编辑,商洛日报特约记者,《秦岭文化》副主编。先后任中学教师、县委通讯干事、县政府综合秘书,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工作之余勤奋笔耕,有400多篇通讯、报告文学、散文、理论文章在市以上报刊发表。他采写的《洒向孤儿都是爱》1995年在《商洛报》刊登后,被《三秦都市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用,并被评为商洛地区1995年度好新闻二等奖。1996年他采写的长篇通讯《红军哥哥回来了》分别被《南方周末》、《陕西日报》等10多家媒体纷纷转载,产生了较大的宣传效应,为纪念红军长征6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2001年至2002年分别被评为《陕西日报》优秀通讯员,商洛地区十佳新闻工作者。2002年结集出版了他第一本书报告文学通讯集《解读丰阳》。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的散文《母亲的小锄头》、《水娃》被《散文选刊·下半月刊》刊载,并分别被评为2015、2016年度中国最美散文二等奖。

      真是虎父无犬子,柴智省的女儿柴尚愉也很优秀。她生于2005年3月,现就读于山阳县信毅中学九年级,小小年纪文章就写得那么好,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才女。她自幼受父亲和家庭的熏陶,养成了自觉阅读写作的习惯。她8岁上小学三年级时候,开始在报刊发表诗歌处女作《夏天到了》。现已在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短篇小说20多篇,其中散文《记忆中的那只手》在《散文选刊》2016年第12期刊发,并被评为2016年度中国最美散文。并且她还光荣地被评为山阳县首届最美少年。由此可见,父母的言传身教和家风的传承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成才是多么的重要。当您看完这本父女合著的书,您一定如我一样对此有着深刻的感受。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有《忆江南词三首》,原词辑录如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显然,书名受到白居易这三首词的影响,由此点化而来。同时,《最忆乡愁》也道出了书的主要内容和所表达的情感,可谓独具匠心。

      由刚才对柴智省的介绍可以看出,他亦官亦文,非常勤奋,成果卓著。无论在档案管理方面,还是在新闻通讯、报告文学和散文创作上均获得了丰收。无论是官,抑或是文,都是他一步步奋斗打拼的结果,绝无什么后台或背景,十分难得可贵。他是纯粹的草根,幼年丧父,父亲因地主成分忍受不了批斗和屈辱自尽而亡,全靠她母亲——一个普通的小脚女人含辛茹苦地将其抚养成人,可见其艰辛与不易。作者以质朴的语言文字、真挚的思想情感,或白描手法,移步换景,或浓墨重彩,细致描绘,或叙事,或状物,或抒情,信笔所至,皆是好文。多数篇章都是写难以忘怀的故乡情,写母亲的乡下生活情景、深切感人的母爱以及对母亲深深的思念。往往寓情于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或将思想感情寓于叙述描写之中,娓娓道来,朴实无华,感人至深。

      不如引用几小段吧,好让诸位读友先睹为快,窥一斑而知全豹。

      “中午是戏水的主要时段,男人在路边的水潭戏耍,女的害羞就选择偏僻、人少地方的水潭戏耍。水性好到深水区戏耍,水性差的则在潭边浅水区戏耍。戏耍区因水性就自然分开,待水性练好后自然就到深水区去了。那时水也大,骆驼山下冲出了两个大回水潭,差不多有几亩地大,一次能容纳几十人。游泳戏水时是充满野性的自由,那种野性回归,那种放松的表现是非常惬意的。”——(《水娃》)

      “游泳时有的脸对太阳,躺在水上悠闲地游玩;有的肚子朝下脚手齐用劲逆流而上,练习耐力;有的站在潭边的岩石上往水里跳,练习胆量;有的一头钻到水下憋气,练习肺活量;有的拿着一个拳头大的白火石,在水下藏起来捉迷藏,让其他人去找;有的刚学游泳,把裤子打湿,两条裤腿口用绳子扎起来,裤腰用两个小木棍搭成十字撑起来,倒立放在水面,就做成了“水马”,身子躺在两条裤腿中间,靠“水马”的浮力练习游泳。笑声、叫喊声、打击水的声音在水潭、在整个河里飘荡,奏出了人们亲水、爱水,人水和谐的交响曲。”——(《水娃》)

      “夏季是青草生长的旺季,也是沤肥的好时节,正值我和妹妹暑假,是母亲最忙的时候。天一露明,母亲就拿起她的那把小锄头,带上干馍,拿上开水,背着背笼,拿着草帽去挖草,时间长了母亲也摸索出了一些小窍门,趁清早天凉时把草挖起来,让太阳晒到下午再去收拾往回背,草被晒成半干,重量轻了、体积也小了,腐烂过程也快。除了雨天,天天如此。能不能多沤肥,就看这两个月抓得紧不紧。火辣的太阳照到头顶,母亲穿着老式大襟衣服,汗水浸泡湿湿的,紧紧粘在身上,手中的小锄头吃力地挖着,我督促母亲回家歇歇,母亲告诉我干活不怕慢,就怕站。” ——(《母亲的小锄头》)

      从这些朴实的言语中,可以感受到作者独特敏锐的的洞察力、对生活的感受力,也可以感受到作者质朴淳厚的文风以及深厚扎实的语言功底,更能感受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对故乡对母亲的一片拳拳之心。

      至于另一位作者柴尚愉的文章,也是以朴实见长,也许是受到父亲文风的影响吧。语言虽说还嫌稚嫩,但遣词造句已非常不错。不只是通顺流畅,而且简练灵活,内容充实,很有思想。对于一个少年,已经是很难得很优秀了。摘录几段可见她的观察力和细腻的文笔:

      “李老师用那只有力的手拉着我去她的办公室,为我擦伤,那手轻轻地从我伤口上拂过,忽然就觉得伤口不是那么疼了,老师小心地、慢慢地擦,一边擦还一边问我疼吗?老师的手给我擦药的动作像极了大鸟呵护小鸟,都是那样的小心仔细。我看着老师的手,一时间竟怔了:这只手,像极了妈妈的手,日夜操劳,手已不再细腻光滑,一行行的粉笔字让您的手变得坚强有力。

      那只手伴随了我六年的小学生涯,并给予我心灵的抚慰。每逢我失意伤感或是伤心迷茫时,都会想起那只手。”——(《记忆中的那只手》)

      这次她与父亲合著出书,对她必定是一个莫大的鼓舞和激励。

      故乡情和亲情都是文学永恒的主题,而且其生活的矿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衷心祝愿好友柴智省父女俩携手共进,在登攀文学的珠穆朗玛峰之巅的崎岖山路上留下更加坚实的足迹,领略到更多更美的旖旎风光。

      2018年8月于山阳县城

      本文标题:何人不动故园情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lunshi/249356.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曹矞 曹矞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4篇
    • 获得积分:942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