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学生报仇,十年不晚?

  • 作者: Mr卫道周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13
  • 被阅读
  • 学生报仇,十年不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最近,20年前的学生狂抽初中老师案件将这句中国阴森熟语演绎得淋漓尽致,因其发生在老师和学生这对敏感关系之间,更加刺激社会公众的眼球和神经。案情并不复杂,打老师的学生特意录下行凶视频并传到网上,为案件提供了清晰的事实依据。作案动机也并不扑朔迷离,凶手对于打人的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清楚楚。案件判决本来不应该成为难题,然而,看看案件发生以来犯罪嫌疑人乡里乡亲和网民们的相应动静,相信大伙儿还是会担心,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能否hold得住;判决书下来,社会公众又能否hold得住。

      难点在哪里?

      行凶的学生太狭隘、太记仇,戾气冲天;老师当年估计也为师不尊;双方的前世恩怨和性格表现也显而易见。案件审理判决中,不能因为受害者的师父身份就量刑过重,也不能因为老师群体在今天的为师不尊表现就拍巴掌欢庆活该挨打。这应该是追求公平正义的期盼。然而,也是极难达到的结局。本案的纠结在于,它牵涉到了社会转型期某些重大社会观念冲突的深层次因素,判决结果很难让所有人满意。如果法官仅仅依据“基本事实清晰”进行草率判决,那么,老师就白白挨打了,学生就白白坐监狱了。

      首先,要把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双方的关系弄清楚:二者是普通的犯罪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还是师生关系、师父和徒弟的关系?

      “尊师重教”的传统被誉为中华美德,“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但是温情脉脉的道德教诲,甚至成为了师生关系的金科玉律,普通师生关系因此被供奉到了某种接近神圣的地位。“天地君亲师”也许并未能够让老师在传统中国社会获得多么尊贵的地位,却能够警告学生,冒犯了老师就等于冒犯了天地君亲,是大逆不道的不忠不孝行为。前天还在和一位网友谈到这个问题,老师、师傅、师父一字之差,其中包含的情感含义有不小的差别。

      据说,西方人对待师生关系远远不像国人这么肉麻。他们认为,师生关系不过就是寻常的社会关系,甚至类似于商品买卖关系,老师出售知识给学生,学生付钱买老师的知识,公平交易童叟无欺足矣。如此,老师打学生犯法,学生打老师也犯法;不能因为身为老师就能随便打骂学生,打了学生也像老子打了儿子一样可以赦免轻判;学生打了老师也不能上纲上线,不能因为身为学生而打老师被过重处罚。老师和学生在法律上应该是完全平等的关系,在案件中应该是对等的主客体关系。

      有时候想想挺有道理,有时候仔细琢磨,师生关系如果仅仅是商业交易一样的买卖双方,有点冰冷,有点牙碜。“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中国先人如此给教师职业定义不是刻意的道德说教,毕竟教育有其特殊性,尤其未成年阶段的教育,客观上也的确包含明显的抚育功能;既然抚育,就不能不加入情感因素;既然加入情感因素,就不能不对这对关系提出更高的具有超越普通社会关系的要求,赋予其某种神圣或尊严。

      然而,如果将师生关系掺入更多的神圣因素,一旦双方发生冲突尤其类似本案的伤害性冲突,兴许有人会上纲上线。“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中这段话算是孔学和后世儒学的核心要义。按照这个说法,打了“天地君亲师”中哪怕排在最末位的老师,也是丧失了做人根本的不孝者;不孝者肯定会不忠,会犯上作乱。如此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倘若这种在国人群体价值体系中神出鬼没的的观念影响到判决,那么,这名打了老师的学生能否得到公正判决实在令人担忧。

      如果说,平安无事时候,大家伙儿适当肉麻一些也无甚大碍,会让总是脆弱湿冷的你我他身心暖洋洋。然而,当师生双方对薄公堂事关一方命运的时候,再过于强调二者关系之间的非涉案因素就会有失公允。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庸思想弥足珍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腐朽观念固然要抛弃,同时也要记住,老师这种职业的确有其父母抚育般的特殊性,当然也避免不了父母抚育中的不当;老师打学生固然应该追究伦理责任直至法律责任,学生打老师尤其事过长达整整20年还狭隘报复,尤其还录下视频公之于众,可谓丧心病狂,不但违背天道伦理,在法律上也应该罪加一等。因此,适当从重处罚与天理国法人情均无不当。

      其实,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涉案学生此次做事确属过激乖张太离谱,大家伙儿看不过去,法律更不会轻饶他。需要谨慎令人担忧的是,当前,所谓传统文化甚嚣尘上,如果执法者受其影响而量刑畸重,如此,无法服众;如此,还是那句话,老师就白挨打了,学生就白坐监狱了。因此,如何对待此案当事双方的关系是最大的难点。

      不独师生关系需要反思,那尊牌位上的其它关系也该反思。敬畏天地,力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已经成为现代社会普遍认可的理念。对于基于血缘的亲人关系,当然应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为上,然而,那种“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不但在过去违背人性,在现代社会也是残忍的!至于如何对待君,话题过于敏感,不说也罢。

      其二,警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复仇文化氛围,当心社会转型期个体戾气、社会戾气的严重影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掷地有声,一个唾沫一个钉,好男儿大丈夫无不如此。不独中国人,西方人也这样,人类天性喜欢复仇,“有仇不报非君子”的励志语录刺激着古往今来的人们为了仇恨而前赴后继,赴汤蹈火,甚至拼上几代人的努力。大仇得报,自家人酣畅淋漓,观众都觉得血脉贲张,对复仇者敬佩有加,本属蒙昧时代的残忍行径在现代社会竟然依旧令人荡气回肠。须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与现代法治理念相对立的。快意恩仇的个人暴力报复手段,无论故意为之还是无奈愤激,客观上都只能造成对法律制度的蔑视。本来,该学生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向当年打人的老师提起诉讼,尝试讨个公道。至于过了诉讼时效期,那就只能忍受。这是一个法律个体必须承担的损失,是人类群体中每一个社会人生存的必要憋屈。

      当前的社会转型期,个体戾气和社会戾气如荒野烈火烧天。无论罪魁祸首是谁,其受害者都只能是脆弱的弱势者,短期内如此,最终结局也只能如此。不幸处于这样的社会环境,一个人更应该小心谨慎,加强修养,竭力避免受到社会戾气的影响。遗憾的是,天作孽自己也作孽,社会戾气如火上浇油,使该学生听凭和放纵个人戾气发作,采取了犯罪的手段,而且还无耻炫耀,振振有词。不能因此另一个倾向地上纲上线,将其喊冤成社会环境的牺牲品、受害者,但是,社会环境也确实难辞其咎。试想,如果不是当前社会公众中间广泛存在对于教师群体为师不尊的不满,谅他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行凶报复,更不敢将打人视频上传网络招摇过市。抓捕该犯罪嫌疑人时有一个细节,面对警察,他竟然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何警察找到自己头上。显然,他觉得自己是古风侠义,老师罪有应得。他还特意强调,自己当年家贫,因此才屡屡受到势利眼老师的无故打骂。同样,他是在迎合社会公众对于教师群体为师不尊现象的不满。作为社会洪流中的鱼虾,谁都无法阻止其如此讨好大众,怨只怨社会大众和社会环境。在一个社会戾气熊熊燃烧的环境中,法治理念显得脆弱和急需。这是本案判决需要面对的巨大社会压力。

      草根细民们的法治素质如此,即便社会精英也强不到哪里。这不,一家司法领域权威机构的李某某教授就前脚赶后脚地提供了及时的注脚。在一次作为嘉宾回答观众提出的“我家孩子在学校挨打了,请问教授该咋办”的时候,该司法界精英、知名教授竟然慷慨陈词授人以刀:立马儿打回去!乖乖,司法领域学术权威、社会精英尚且如此乖戾蔑视法律,何怪草根细民张牙舞爪hold不住?何怪法官hold不住?由司法领域精英们提供的个体和社会戾气注脚更加惊世骇俗。

      该犯罪嫌疑人的一系列举动只是社会公众心理的映射,正是这种映射给人一种不祥之兆。社会公众的仇官仇富心理以及对于教师、医生、国企员工等既得利益阶层、改革红利通吃阶层的不满甚至仇恨作为社会舆论,屡屡影响到涉及这些群体人士的案件做出了不利于他们的判决结果。即便对于所谓的“坏人”,法律也应该给予公正的判决。此次也许影响不到判决结果,然而,恰恰因为社会公众舆论无法影响判决,其结果也许会制造出更多尴尬和杯具,在让一小部分人满意的同时,就必然让另一大部分人失落。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本案并非个体案例,更非偶然案例,它是社会环境中必然生长的恶之花,铲除恶之花不仅仅靠个体案例,还需要反思、改进更多的社会建设内容。

      其三,小心多数人暴政。案件发生后,犯罪嫌疑人的乡里乡亲、亲朋故友150余人联名上书,为犯罪嫌疑人喊冤叫屈提供舆论支持,他们声称该犯罪嫌疑人仗义正直、济困扶贫、支持公益事业,还称赞其尊老爱幼,是个深受夸奖的好孩子。

      社会底层的群体行为、群众运动往往是缺乏现代社会理性观念和法制意识的群氓行为,政治学和社会学称之为群氓暴政、多数人暴政、群氓私刑。它们大多发生在蒙昧狭隘的族群和群体中,聚集在一起很快丧失理性的群体对于他们的臆想之敌充满不分善恶是非的仇恨,继而对其实施残忍疯狂的往往灭绝人性的围攻剿杀。族群杀戮是群氓暴政的极致表现,当前流行“叫兽砖家”等词汇的表现则是新时代群氓暴政的生动折射。“文革”这种激进改革的社会运动正是因其沦为草根大众疯狂围攻、凌辱、剿杀社会精英的暴行而堕落为群氓暴政,从而失去其进步意义。

      就本案来说,这封联名上书就是典型的群氓暴政的例证。假如并非群氓暴政的非理性行为而出于精心策划,那倒简单了,提供伪证干扰司法审判的行为触犯法律,应该严惩。在这封信中,一个采取如此残暴的、不知廉耻的手段殴打侮辱师者老者的狭隘无知者竟然被称赞为“尊老爱幼”的“好孩子”!这封信为群氓暴政提供了极其精准的例证。群氓们的是非善恶价值观狭隘、自私,他们所谓“尊老爱幼的好孩子”不过是族群内部成员之间无是非无善恶的袒护,对外界无是非无善恶的仇视,类似于低级的动物群体表现,至于开放式的现代社会理念,他们则不具备,更毋庸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等社会群体情怀。在狭隘偏执的群氓心目中,他们即社会中心世界中心,他们的利益最大,他们的群体习惯就是真理,一切必须听从他们的意志。

      需要说明的是,那些有组织的针对不公不义的理性反抗行为与群氓暴政不是一回事。前者往往是少数精英面对少数人的专制暴政发起的正义抗争,多数社会底层暴民的暴政与少数专制统治者的暴政则是孪生父子怪胎,他们的共同敌人是社会理性,是有良知的社会精英,是他们中间那些保持着清醒思考、独立人格、不畏强权、不媚俗众的另类者、神经病。在社会转型期,群氓暴政往往打着民主正义的旗帜,成为别有用心的政客的打手炮灰。在一个事实上并非有序开放只是放纵人欲的大国,群氓暴政乱打乱杀,利益集团有组织地掠夺抢劫,它们结成团伙,信奉法不责众、谁人多谁说了算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把人的社会搞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

      群氓暴政猖獗的社会注定是一个社会机体严重患病、社会戾气熊熊的社会,一个患病的社会必然肆虐群氓暴政。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里,诸如该犯罪嫌疑人严重违背天理人伦的违法犯罪暴行却极有可能成为社会大众宣泄戾气的一个火山口,暴行成为正义,邪恶成为真理。就本案来说,试图以多数人暴政影响案件判决的何止犯罪嫌疑人的乡里乡亲亲朋故友,他们局限于一隅,影响力有限,可怕的是人数众多的网络乡里乡亲、价值观念的乡里乡亲,他们气味相投,同仇敌忾,借助网络便利发泄的非理性言论和社会戾气必将干扰司法判决;倘若不能遂意,他们更会逆风放火,丧失对于法律和社会制度的信心,动摇社会基础,焚毁自己的同时也让全社会为其殉葬。这是极其悲哀可怖的后果。

      难道没治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为师不尊的老师、狭隘乖戾的学生,遭遇在今天这个社会急剧转型期,就像青春叛逆期的无良少男少女偏又遭遇父母暴富,想想看吧,该有多么火辣!

      冤假错案不可怕,许多冤假错案从案情到观念伦理都像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只是有关人员徇私舞弊导致民意倾向一致地沸腾。纠正就是了,迟来的正义算不得正义,但聊胜于无吧。此案案情简单清晰,其背后涉及到的社会价值观问题、民心民意问题以及国民法制素质问题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掰清可以改变的,再高明的当世者也会犯难。不难想象,无论什么结果,哪怕是让最智能的机器人法官做出的最符合法律条文的判决,也必定招致一部分人的不满。

      怎么办?

      《十二怒汉》这部室内剧情节单调,却让人看得津津有味,因其一丝不苟的求真精神走进了观众心中,挠到了大家伙儿的痒痒窝。它揭示了法制的一种基本精神,即求真以致公平的精神,一种为了不冤枉一个无辜者、不放过一个真凶而求真相、趋正义、对细节死磕的精神。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尤其日耳曼文化比较,其最显眼的缺陷即缺乏求真精神,凡事“难得糊涂”,执法过程则崇尚“解纷以致和谐”的和稀泥。因此,当下中国社会尤其司法界最应该修炼的就是为真相较真死磕的科学精神、精细化精神、一根筋认死理精神。同时,也不能像某些学者一样,在社会转型期被纷至沓来的洋腔洋调吹得晕头转向,以至于连最基本的天理良心都找不见了。“法律非穷理尽兴之书”,这句话用在司法改革过程中作为参考有道理。要在“求真以致公平”与“解纷以致和谐”之间权衡把握,竭力寻找到更符合天道人伦法律的解决争讼办法。

      千里之行始于跬步。全面推行依法治国、全面推进深化改革包括司法体制的改革就从这样的芝麻绿豆案例下手吧!

      本文标题:学生报仇,十年不晚?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lunshi/24833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疙疤秧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