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长篇连载
文章内容页

背叛婚姻的女人(一)

  • 作者: 天涯孤鸿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0-06-23
  • 被阅读
  • 背叛婚姻的女人(一)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在江南某个小镇边,大片的农田簇拥着一个不到百户人家的村落。

      四周一片寂静,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有那偶尔传来的虫鸣声,才会让人想起一些曾经发生的,或正在发生的凡尘琐事。

      李惠虽然一直紧闭双眼,却全无睡意,她一直在想着心事,隔壁床上传来的悠长鼾声,令她心烦意乱,她辗转反侧着,脑子里乱得象一锅粥。这样又过了不知多久,她的神志渐渐模糊起来……突然,外面的门“吱呀”的一声轻响,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那黑影来到床边,摸索着脱去衣物,上了床。接着,一双手伸到了李惠的胸前,胡天胡地地动作起来。李惠不用问也知道那手的主人是谁,她强忍着巨大的快意,不使嘴里发出声音。

      过了半晌,那人“悉悉嗦嗦”拉下自己的裤头,又来脱李惠的衣服,李惠轻轻挣扎着,声音抖抖地小声说:“别,一会儿让你妈听见了!”那人不理,发疯似得剥下李惠的衣裳,狂^野地压上去,“呼哧呼哧”地忙活起来……李惠咬紧牙关,却渐渐觉得难忍,终于“嗯”地一声叫了出来……

      八月的白昼似乎格外悠长。此刻,日落西山已近一个时辰,彤红的晚霞映照下,一条狭长的河流弯弯曲曲,横贯东西——这是运河的西支流,俗称西笤溪。两岸芳草萋萋,河内流水潺潺,一座窄窄的混凝土拱桥静静地越河而卧。顺着桥堍往北走,是一条两三米宽的柏油路,这是典型的江南乡村公路。公路的西侧,是大片的粮田,一些农家三三两两,比邻而居。相对西边的零乱而言,东边则明显要“规范”甚或“繁华”一些——之所以要用“繁华”两个字,是因为路东有一个一般规模的耐火保温厂,三家“农家乐”饭店。除此之外,还有数十幢两层小楼整齐地依路而建。这些小楼是当初县里筑路时统一规化的,由村委会投资兴建。公路竣工后,一些较为富裕的村民先后住进了这些准商品房。洪海爸活着的时候,是山西大同一家大型国有煤矿的退休工人,家境在全村算得上名列前茅。他家育有三子二女,所以一咬牙,拿出所有积蓄,一下就买了两套。老二洪海和老四洪河先后结婚,两人各分得一套。

      此时,在洪海家的小客厅里,一家人正团团围坐着吃晚饭。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平米的客厅,上首靠墙摆着一张香案,五只陶制香炉“一”字形排开,香炉里香烟燎绕,十数支三五寸长的劣质卫生香青烟凫凫,似乎“消耗”得分外艰难。香炉里积满了青黑色的灰烬,一些燃灭的香头三三两两、星罗其间……香案上方的墙壁上,悬挂着三个长方形木盒,木盒样式古朴,表面的红漆已多处脱落,这东西学名称“中堂”,当地人则叫“香火”,是专门用来供奉祖宗的。在屋子的中央,摆着一张半新的八仙桌,洪海一人独坐上方,洪海娘和洪海媳妇同坐一凳,洪海的儿子小海坐在奶奶和妈妈的对面,洪江和李惠俩则屈居末座。

      一桌饭吃得毫无生气,除洪海喝酒偶尔发出的“滋滋”声之外,就是天花板上那只老掉牙的电扇“嗡嗡”地在耳边响个不歇。洪海媳妇时不时地往儿子碗里夹上一筷子菜,然后又闷声不响地吃起来;老太太则瘪着一张布满皱纹的嘴,费力地咀嚼好半天,再艰难地把食物咽下去。

      除了老太太之外,这顿饭要数李惠吃得最为辛苦。她深深地低垂着头,机械地往嘴里扒拉上一口饭粒,然后怔怔地朝洪江看上半天,直到洪江狼吞虎咽的吃相吓着了她,她才会如梦方醒地从回忆中惊醒过来……

      晚饭过后,洪海媳妇先给丈夫沏了杯浓茶,就忙着收拾碗筷去了。洪江拿眼看着李惠,朝厨房方向努努嘴。李惠懂了他的意思,极不情愿地站起来,进了灶间。洪海媳妇正就着自来水刷碗,一手拿着黑乎乎的抹布,一手托着碗底,有一下没一下地抹拭着。李惠只看了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她楞楞地站了些时候,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半晌……到底还是没吭声。洪海媳妇早就听见有人进来,却故意等到刷完一摞碗才慢慢转过身子。“哟,你啥时候来的?也不吭气,吓人一跳!”“刚进来,想看看你要不要帮忙。”洪海媳妇瞟了瞟她,拉长了调门说道:“瞧你说的,哪能让你干这个!我都听大伯子说了,你可是城里人,娇贵着呢!”李惠一听这话,觉得不是味儿,可又不好反驳,便讪讪地退出来。只听那女人在身后笑道:“其实做城里女人最简单,只要在床上把男人伺候好就行了……”李惠不敢答腔,低着头往外急走。才穿过两道门,正巧洪海娘提着一筐菜进来,两下里擦身而过,李惠右手手肘一带,在筐沿上挂了一下,只听“哗啦”一声,竹筐摔在地下,满筐菜散落一地。

      李惠惶急地蹲下身子,手忙脚乱地把散在地上的菜划拉到身前,再丢进筐里去……

      老太太先是楞了一下,等到闹明白了,也吃力地弯下腰,帮着把菜一棵棵往篮子里装。她瞅了一眼李惠,说道:“年轻人做事就是毛躁,进进出出的,总那么心急火燎,跟我家那老大一个样,三天两头的惹祸。”“是是,对不起……”李惠听老太太提起洪江,更是慌乱,手上拿了一棵菜,丢了几次都没丢进筐子里。

      老太太盯着李惠看了一眼,又看一眼,说:“这么着急干啥?是不是嫌我说重了你?”没等李惠回答,她又小声说道:“是不是洪海屋里的对你说啥不中听的话了?”李惠眼睛紧盯着厨房门口,声音抖抖地低声说道:“没……没有……”“瞧你怕得那样儿,没说啥你能这样儿?!其实她这人也没坏心眼儿,就是那张破嘴老招人,赶明儿我找时间数落数落她就好了。”“别,千万别……”“没事,有我呢,甭怕她。”老太太说完这句,提着一筐菜进了门……

      李惠走到大门口,眼睛无神地望着马路对面的粮田和村庄。那些朦朦胧胧的灯火,似极了挂在幽远天边的星星,寂寥而冷漠……远处的鸣蝉声也已渐渐隐去……李惠幽幽地叹了口气,心情非常低落。她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乡下,又有谁是她倾诉的对象呢?

      李惠沿着马路向南走,走了大约四五十米,看到路东有一间小卖部,门开着,从里面传出一阵“噼哩啪啦”的声响。她犹豫了一下,迎着灯光走了进去。

      进了小卖部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组长约三米的木制柜台。透过柜台正面镶嵌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整齐地陈列着香烟、食品和一些日杂用品……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坐在柜台后面,她脸色白净,略显瘦弱,一丛淡黄色的刘海稀疏地垂在额前……在她的身后,并排簇立着两扇货架,货架顶部和天花板相距一米左右,两扇货架紧密相接,浑然一体。各类小商品林林总总,将两扇货架的四层橱窗占得满满当当……李惠以前也曾来过几次这里,每次都是紧紧跟在洪江背后,低着头看着脚尖,从未留意过这小店里的摆设。

      李惠进去的时候,那女人“噼哩啪啦”算盘打得正欢,听见脚步声,她纤细的右手依然在算盘上上下翻飞,只警觉地抬头看了一眼,又垂下头去。李惠轻轻走上几步,小声问道:“大嫂,洪江在这里不?”

      “他不在还成得了席呀?象他这样的男人,早晚性命不送在‘那个’里,也得送在牌桌上!”那女人轻轻地嘀咕了一句,脑袋向右一偏,没好气地说道:“在里面。”

      李惠听到了女人那句“损话”,却只能装作没听见。她轻轻说了声“谢谢”,低头地从柜台和墙壁间的过道走了进去。她顺着墙根继续往里走,在两扇货架的后面,还有一间屋子,一扇薄薄的板门关得严严实实。李惠刚走到那扇门前,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哗啦哗啦”的洗牌声。她举起右手,“笃笃笃”地敲了几下,小声叫道:“洪江……洪江……”

      李惠将耳朵贴到门上,听到里面洗牌的声音轻了下来,有人低低地骂了一句脏话,很快又响起了椅子挪动的“吱吱声”,然后是一个人的脚步声向门口走过来……

      李惠连忙将耳朵从门上移开,整个人向后退了半步,将背脊倚在墙上。门“吱呀”的一声轻响,开了一条缝,一个油光瓦亮的大光头伸出来,恶狠狠地问道:“谁呀?”李惠见了他这付凶恶的模样,不由自主地心慌起来,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找洪江……洪洪江是在这里吗??

      本文标题:背叛婚姻的女人(一)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lianzai/21084.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