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余华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75
    2018-10-10
  • 余华简介余华,1960年4月3日生于浙江杭州,当代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代表作有中短篇小说《十八岁出门远行》《鲜血梅花》《一九八六年》《四月三日事件》《世事如烟》《难逃劫......[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75
    2018-10-10
  • 悼魏东4月29日,这是平常的一天,因为你的突然离去,我必将终生铭记这一天。你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值得我,值得很多人用一生的时间来不断回忆。有些人虽然活着,可是对他们的遗忘,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不存......[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3
    2018-10-10
  • 演讲稿:飞翔和变形飞翔和变形——关于文学作品中的想象(一)余华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文学作品中的想象,“想象”是一个十分迷人的词汇。还有什么词汇比“想象”更加迷人?我很难找到。这个词汇表达了无拘无束、......[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0
    2018-10-10
  • 演讲稿: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感谢赵旭东教授邀请我来到这里,赵教授是中国精神科和心理治疗方面的权威,他很谦虚,不承认自己是权威,我对他说,你把崔永元著名的抑郁症治好了,你治好了一个权威,你就是权威了。今天,这个权威......[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3
    2018-10-10
  • 我们的安魂曲我只用一个夜晚读完了哈金的新作《南京安魂曲》,我不知道需要多少个夜晚还有白天才能减弱这部作品带给我的伤痛。我知道时间可以修改我们的记忆和情感,文学就是这样历久弥新。当我在多......[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2
    2018-10-10
  • 奥运会与比尔·盖茨之杠杆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十多天,一家地方报纸捅出了一条惊人的新闻,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为了观看奥运,花一亿元人民币租下了距离水立方不到180米的空中四合院。报道的方式是采访这家新开楼盘......[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10-10
  • 罗伯特·凡德·休斯特在中国摁下的快门记得2009年6月初的一天,法兰克福阳光明媚,德国电视一台(ARD)的摄制组拉着我到处走动,让我一边行走一边面对镜头侃侃而谈。他们首先把我拉到了法兰克福著名的红灯区,妖艳的霓虹灯在白天里仍......[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8
    2018-10-10
  • 伊恩·麦克尤恩后遗症我第一次听到伊恩·麦克尤恩的名字是在十多年前,好像在德国,也可能在法国或者意大利,人们在谈论这位生机勃勃的英国作家时,表情和语气里洋溢着尊敬,仿佛是在谈论某位步履蹒跚的经典作家。......[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1
    2018-10-10
  • 水消失在水中——《大师和玛格丽特》一九三0年三月二十八日,贫困潦倒的布尔加科夫给斯大林写了一封信,希望得到莫斯科艺术剧院一个助理导演的职位,"如果不能任命我为助理导演……"他说,"请求当个在编的普通配角演员;如果当普......[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1
    2018-10-10
  • 一个记忆回来了潘卡吉·米什拉时,就会吼叫一声:“滚出去!”我们立刻逃之夭夭。然后在1986年至1989年,我突然写下了大面积的血腥和暴力。中国的文学批评家洪治纲教授在2005年出版的《余华评传》里,列举了......[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5
    2018-10-10
  • 余华自传1960年4月3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每......[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1
    2018-10-10
  • 在桥上“我们……”他说着把脸转过来,阳光在黑色的眼镜架上跳跃着闪亮。她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梯子似的架在她的头发上,如同越过了一个草坡,他的眼睛眺望了过去。她的身体离开了桥的栏杆,等着他......[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10-10
  • 西北风呼啸的中午阳光从没有一丝裂隙一点小洞的窗玻璃外面窜了进来,几乎窜到我扔在椅子里的裤管上,那时我赤膊躺在被窝里,右手正在挖右眼角上的眼垢,这是我睡觉时生出来的。现在我觉得让它继续搁在那里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3
    2018-10-10
  • 炎热的夏天“有男朋友会有很多方便,比如当你想看电影时,就会有人为你买票,还为你准备了话梅、橄榄,多得让你几天都吃不完;要是出去游玩,更少不了他们,吃住的钱他们包了,还得替你背这扛那的……按现在时......[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10-10
  •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有一天,我挑着担子从桥上走过,听到他们在说翘鼻子许阿三死掉了,我就把担子放下,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脸上的汗水,我听着他们说翘鼻子许阿三是怎么死掉的,他们说是吃年糕噎死的。吃年糕噎......[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10-10
  • 我为什么要结婚我决定去看望两个朋友的时候,正和母亲一起整理新家的厨房,我的父亲在他的书房里一声一声地叫我,要我去帮他整理那一大堆发黄的书籍。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厨房需要我,书房也需要我,他们两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1
    2018-10-10
  • 往事与刑罚一九九○年的某个夏日之夜,陌生人在他潮湿的寓所拆阅了一份来历不明的电报。然后,陌生人陷入了沉思的重围。电文只有“速回”两字,没有发报人住址姓名。陌生人重温了几十年如烟般往事之......[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4
    2018-10-10
  • 为什么没有音乐我的朋友马儿在午餐或者晚餐来到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的:微张着嘴来到桌前,他的张嘴与笑容没有关系,弯腰在椅子里坐下,然后低下头去,将头低到与桌面平行的位置,他开始吃了,咀嚼的声音很小,可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3
    2018-10-10
  • 死亡叙述本来我也没准备把卡车往另一个方向开去,所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那时候我将卡车开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我看到一个路标朝右指着——千亩荡六十公里。我的卡车便朝右转弯,接下去我就闯祸......[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10-10
  • 他们的儿子星期六下午五点的时候,三百多名男女工人拥挤在机械厂的大门口,等待着下班铃声响起来,那扇还是紧闭的铁门被前面的人拍得哗啦哗啦响,后面的人嗡嗡地在说话,时而响起几声尖利的喊叫。这些等......[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2
    2018-10-10
  • 朋友大名鼎鼎的昆山走出了家门,他一只手捏着牙签剔牙,另一只手提着一把亮晃晃的菜刀。他扬言要把石刚宰了,他说:就算不取他的性命,也得割下一块带血的肉。至于这肉来自哪个部位,昆山认为取决于......[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10-10
  • 命中注定现在这一天阳光明媚,风在窗外咝咝响着,春天已经来到了。刘冬生坐在一座高层建筑的第十八层的窗前,他楼下的幼儿园里响着孩子们盲目的歌唱,这群一无所知的孩子以兴致勃勃的歌声骚扰着他,他......[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70
    2018-10-10
  • 女人的胜利一一个名叫林红的女人,在整理一个名叫李汉林的男人的抽屉时,发现一个陈旧的信封叠得十分整齐,她就将信封打开,从里面取出了另一个叠得同样整齐的信封,她再次打开信封,又看到一个叠起来的信......[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3
    2018-10-10
  • 阑尾我的父亲以前是一名外科医生,他体格强壮,说起话来声音洪亮,经常在手术台前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就是这样,他下了手术台以后脸上仍然没有丝毫倦意,走回家时脚步咚咚咚咚,响亮而有力,走到家门口......[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4
    2018-10-10
  • 两个人的历史一一九三○年八月,一个名叫谭博的男孩和一个名叫兰花的女孩,共同坐在阳光无法照耀的台阶上。他们的身后是一扇朱红的大门,门上的铜锁模拟了狮子的形状。作为少爷的谭博和作为女佣女儿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