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谢冰莹
文章内容页

  • 作者: 谢冰莹
  • 来源: 转载
  • 发表于2018-09-29
  • 被阅读

  •   远在四十年前,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记忆里便有了猫的印象。父亲和祖母都喜欢猫,每年一到冬天,猫就特别吃香起来,白天它老是躺在父亲的怀里,接受父亲的抚摸;晚上祖母把它当做热水袋似的,让它睡在脚下取暖,只有母亲讨厌猫,常常因为猫的缘故而和父亲吵闹。

      “黑猫越来越长胖了,一身肥肉,摸着它怪舒服的。”

      有天晚上父亲这么说。

      “你觉得舒服,我的心里可不舒服呀!你知道它为什么这样肥吗?常常偷东西吃,你到寝室里去看看那些挂在梁上的腊肉,那一块不是被它咬得七零八落的。”

      “你不要冤枉了它,那些肉一定是老鼠啃掉的。”

      父亲严肃地为猫辩护。

      “哼!老鼠啃掉的?你不要冤枉老鼠,昨天我还亲眼看见它正在偷肉吃,我一声不响地拿了一根大扁担,一手打过去,它的后腿差一点被我打断了。”

      母亲一面说,一面还用手表演打时的姿势。

      “怪不得黑猫走起路来的时候,它的一双后脚有点跛,我正在研究它怎么受伤了,原来是你打的,我要你赔!”

      父亲很生气地说。

      “赔?你先赔了我的腊肉再说!该死的猫,无情无义,养了它十来年了,还这么好吃懒做,整天不捉老鼠,不论白天晚上,老是吃了又睡,睡了又吃,像一个猪;可是又没有猪有用处,猪肉还可以吃,猫呢?你告诉我,猫有什么好处?除了带给你一身跳蚤,除了偷东西吃以外,试问它还有丝毫好处没有?”

      母亲并不示弱,她的理由越来越充足,父亲有口吃的毛病,他说不过母亲,只好悄悄地走开了。

      也许是从小受了母亲的影响,我也不喜欢猫。记得在西安的时候,曾亲眼看到一位朋友为了太爱她养的那群猫,情愿与丈夫离婚;每天,那群大大小小的猫要吃半斤猪肝,半斤鱼,有时买不到猪肝,就用牛肉代替。每次这位朋友从外面回家的时候,这一群猫都排了队站在大门口迎接。她没有生孩子,完全把这些猫当做儿女看待,丈夫看了这种情形,真是又气又妒,他常常警告太太说:“我的薪水有一半是花在猫的身上,你如果再这么疼爱它们,我就要和你离婚了!”

      “好!离婚就离婚,马上签字找律师登报去!”太太气愤愤地回答,末了又加上一句:“我宁可没有丈夫,不能没有猫!”

      最后,丈夫忍受不住了,终于和她离了婚;丈夫心里很懊悔,她却若无其事地仍然养着这群猫。它们的颜色,有黄的,有白的,也有黑白相间的。

      三十二年我们由西安到了成都,又遇着一位爱猫的朋友,她养着两只大猫,四只小猫。她说什么玩艺儿送人都可以,只不肯拿猫做人情。和客人谈话的时候,总喜欢双手玩弄她的猫,有时她刚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正要出门,一只猫突然向她的身上一扑,于是两个又黑又脏的梅花印,印在她的身上,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开玩笑似的对猫说:

      “小淘气,是你弄脏的,你要替我洗净呀!”

      请客的时候,她一定要先把猫喂饱了,才给我们开饭;有一次我肚子饿了,一进门就预先声明:

      “今天请主人先赏客人饭吃,然后再去侍候你的令媛令郎吧。”

      客人都哈哈大笑,她却不慌不忙地回答我:

      “对不起,那是不可以的,因为任何客人没有我小猫的可爱;还告诉你,它们今天已经提前吃饱了。”

      两年以前,一位只替我做饭,不替我洗衣服的下女阿金,送我一只刚满月不久的小猫。灰黑色的毛,走起路来一扭一拐,非常有趣。起初我们喂它牛奶,米汤,稀饭,慢慢地能吃干饭了,阿金就用小鱼拌饭给它吃,一直到现在,每餐如果没有鱼,它宁可饿着一口饭也不吃;为了负担不起这笔预算以外的开支,我曾下了好几次决心想把它送给别人;有次征得了湘儿的同意,将猫送给他一位同班同学,用绳子绑好猫的四只脚,放在一个字纸篓里,交给那位小朋友,我还再三叮咛,叫他千万别让它逃跑了。湘儿眼里含着泪,站在窗户口,望着他同学的背影难过,我不敢和他提及猫的事情,半小时后,湘儿忽然哈哈大笑一声,原来猫已经逃回来了,腿上还拖着那根又长又结实的绳子。

      这真是一只怪猫,自从来到我家,从来没看见它吃过老鼠,每次捉到老鼠,它只含在嘴里玩玩,一张开嘴,老鼠就跑了,它又抓回来,有时和老鼠一块儿赛跑,有时一块儿打滚。它老喜欢睡在蓉儿的床下,因此她的身上常被跳蚤咬得红一块紫一块。我对它一向没有好印象,他曾经偷吃过好几次肉,好几条红鱼。它的眼睛和爪子,是出乎人意外的锐敏,每次我在厨房洗菜切菜的时候,它并没有来打搅我,等到有客人来,或有人送信来要盖章,我刚一离开厨房,案上的鱼或肉便不见了。虽然每次只有两三元的损失;可是全家人都要为它而素食一天,实在太可恶了!

      也许就因为常常偷食的缘故,它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肥胖起来。一连怀孕三次,每次都流产了,直到上月的二十二日,在我们的衣橱里发现了一个奇迹,原来我们的小猫已做了四个孩子的母亲!两只花毛的,两只纯黑毛的,身长不到三寸,像四只小老鼠,眼睛也没有打开,都躺在母猫的怀里吮奶吃,那样子美极了!孩子们比人家中了二十万的特奖还高兴,蓉儿主张替刚生出来的小猫盖床棉被,以免它们受凉;湘儿说大猫要多吃鱼和肉,好好营养一番。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小的猫,也很感兴趣,但当我移开那一堆书来看,糟糕!我的文稿,日记,全被染上斑斑的血迹了!我又气又恼,立刻用火钳把稿纸夹出来丢在院子里,划上一根火柴,一会儿这些用心血写成的文稿,日记,统统成了一块块的黑灰飞向天空;这时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又惋惜又痛快。有些稿子早就该烧掉的,又觉得这是我生命史上的痕迹,我应该保存的,仔细看看,又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今天感谢这四条小生命降临,我能够一下把稿子烧光,的确非常痛快。

      时光真像闪电一般地迅速,一个月过去了,一只黑猫居然跑到榻榻米上面来找东西吃了。衣橱里尽是猫的大小便,肮脏不堪,我只得把它们的窝,搬到走廊下面那只过去关小鸽子的木箱里去,谁知一会儿,母猫用嘴把小猫一只只地又衔回来了,我一连赶走它三次,三次都藏在不同的地方,有一只藏在火炉里,差一点被我烧死了。

      这天晚上气候非常寒冷,达明没有回来,我们三个人都吃不下饭,一心挂念着那四只小猫将受不住寒冷。

      “妈,还是让它们睡到衣橱里来吧,外面太冷了,怪可怜的!”湘儿这样向我哀求。

      “妈,都是爸不好,不许小猫睡在衣橱里。如果冻死了,我们没有小猫玩了,那才伤心啦!”蓉儿也噘着嘴说。

      “嗯!冻死了,咪咪没有儿子了,才更伤心呢!”

      倒是湘儿最后这句话感动了我,使我马上把它们搬回来,孩子们皆大欢喜,立刻狼吞虎咽似的吃完了一碗饭。

      也许是奶水不够,前天那两只小花猫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只剩下那一对纯黑毛的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特别使人怜爱。

      “什么东西都是小的可爱,小猫好玩极了,我们留着小的,驱逐大的吧。”达明说。

      “不!没有妈妈,小猫怎么活呢?”蓉儿说得她爸爸哑口无言。

      为了小黑猫的缘故,也许我对于咪咪的印象会慢慢地好起来吧?

      本文标题: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mingjia/xiebingying/17550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谢冰莹简介

      谢冰莹
    • 谢冰莹(1906年9月5日-2000年1月5日),原名谢鸣岗,字凤宝,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铎山镇,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在谢婉莹、苏雪林、冯沅君等“五四”时期崛起的女作家中,她是小妹妹。而在这些作家中,她的人生和创作道路是最壮美、最坎坷的一位,也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得最紧密的一位。她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女兵,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兵作家。1937年9月组织“湖南妇女战地服务团”,自任团长,随第四军吴奇伟将军部队开赴抗战前线,为负伤将士服务。后写下《新从军日记》。据不完全统计,谢冰莹一生出版的小说、散文、游记、书信等著作达80余种、近400部、2000多万字。代表作有《女兵自传》等,相继被译成英、日等10多种语言。《小桥流水人家》被选入2013年人教版实验教科书。《爱晚亭》、《芦沟桥的狮子》等多篇作品曾被选为台湾中学国文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