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史铁生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65
    2018-10-06
  • 第二部分 想念地坛  想念地坛,主要是想念它的安静。   坐在那园子里,坐在不管它的哪一个角落,任何地方,喧嚣都在远处。近旁只有荒藤老树,只有栖居了鸟儿的废殿颓檐、长满了野草的残墙断壁,暮鸦吵闹着归......[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61
    2018-10-06
  • 第二部分 庄子  “庄子哎——!回家吃饭嘞——!”我记得,一听见庄子的妈这样喊,处处的路灯就要亮了。很多年前,天一擦黑,这喊声必在我们那条小街上飘扬,或三五声即告有效,或者就要从小街中央一直飘向尽头......[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第二部分 比如摇滚与写作  如今的年轻人不会再像六庄那样,渴慕的仅仅是一件军装,一条米黄色的哔叽裤子。如今的年轻人要的是名牌,比如鞋,得是“耐克”,“锐步”,“阿迪达斯”。大人们多半舍不得。家长们把“耐克......[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8
    2018-10-06
  • 第二部分 M的故事  年以前,一个夏天的中午,阵雨之后阳光尤其灿烂,在花园里,一群孩子跳跳唱唱地像往常那样游戏。   有个七岁的小姑娘,M,正迷恋着写字;她蹲在路旁的水洼边,用手指蘸着雨水,在已经干燥的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76
    2018-10-06
  • 第二部分 B老师  B老师应该有六十岁了。他高中毕业来到我们小学时,我正上二年级。小学,都是女老师多,来了个男老师就引人注意。引人注意还因为他总穿一身退了色的军装;我们还当他是转业军人,其实不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二部分 老海棠树  如果可能,如果有一块空地,不论窗前屋后,要是能随我的心愿种点什么,我就种两棵树。一棵合欢,纪念母亲。一棵海棠,纪念我的奶奶。   奶奶,和一棵老海棠树,在我的记忆里不能分开;好象她们......[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第二部分 孙姨和梅娘  柳青的母亲,我叫她孙姨,曾经和现在都这样叫。这期间,有一天我忽然知道了,她是三、四十年代一位很有名的作家——梅娘。   最早听说她,是在1972年底。那时我住在医院,已是寸步难行;每......[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8
    2018-10-06
  • 第二部分 珊珊  那些天珊珊一直在跳舞。那是暑假的末尾,她说一开学就要表演这个节目。   晌午,院子里很静。各家各户上班的人都走了,不上班的人在屋里伴着自己的鼾声。珊珊换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二部分 小恒  我小时候住的那个院子里,只小恒和我两个男孩。我大小恒四岁,这在孩子差得就不算小,所以小恒总是追在我屁股后头,是我的“兵”。   我上了中学,住校,小恒平时只好混在一干女孩子中间......[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二部分 八子  童年的伙伴,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八子。   几十年来,不止一次,我在梦中又穿过那条细长的小巷去找八子。巷子窄到两个人不能并行,两侧高墙绵延,巷中只一户人家。过了那户人家,出了小巷......[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二部分 看电影  我和八子一起去的那家影院,叫“交道口影院”。小时候,我家附近,方圆五、六里内,只这一家影院。此生我看过的电影,多半是在那儿看的。   “上哪儿呀您?”“交道口。”或者:“您这是干......[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8
    2018-10-06
  • 第一部分 九层大楼  四十多年前,在北京城的东北角,挨近城墙拐弯的地方,建起了一座红色的九层大楼。如今城墙都没了,那座大楼倒是还在。九层,早已不足为奇,几十层的公寓、饭店现在也比比皆是。崇山峻岭般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8
    2018-10-06
  • 第二部分 重病之时  重病之时,有几行诗样的文字清晰地走进过我的昏睡:   最后的练习是沿悬崖行走   梦里我听见,灵魂   像一只飞虻   在窗户那儿嗡嗡作响   在颤动的阳光里,边舞边唱  ......[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一部分 老家  常要在各种表格上填写籍贯,有时候我写北京,有时候写河北涿州,完全即兴。写北京,因为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大约死也不会死到别处去了。写涿州,则因为我从小被告知那是我的老家,我的父母及......[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一部分 庙的回忆  据说,过去北京城内的每一条胡同都有庙,或大或小总有一座。这或许有夸张成份。但慢慢回想,我住过以及我熟悉的胡同里,确实都有庙或庙的遗迹。   在我出生的那条胡同里,与我家院门斜......[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一部分 一个人形空白  我没见过我应该叫他“姥爷”的那个人。他死于我出生前的一次“镇反”之中。   小时候我偶尔听见他,听见“姥爷”这个词,觉得这个词后面相应地应该有一个人。“他在哪儿?”“他已......[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一部分 叛逆者  姥爷还在国民党中做官的时候,大舅已离家出走参加了解放军。不过我猜想,这父子俩除去主义不同,政见各异,彼此肯定是看重的。所以我从未没听说过姥爷对大舅的叛逆有多么地愤怒。所以,解......[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68
    2018-10-06
  • 第一部分 我的幼儿园  五岁,或者六岁,我上了幼儿园。有一天母亲跟奶奶说:“这孩子还是得上幼儿园,要不将来上小学会不适应。”说罢她就跑出去打听,看看哪个幼儿园还招生。用奶奶的话说,她从来就这样,想起一出......[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第一部分 二姥姥  由于幼儿园里的那两个老太太,我总想起另一个女人。不不,她们之间从无来往,她与孙老师和苏老师素不相识。但是在我的印象里,她总是与她们一起出现,仿佛相互的影子。   这女人,我管她......[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记忆与印象》第一部分 轻轻地走与轻轻地来《记忆与印象》是当代文学大家史铁生的散文质朴通透,蕴含深刻的生命哲理,被誉为中国文坛最美的收获。《记忆与印象》是一部构思独特的散文集,主旨深刻、文字优美,以饱含深情的细腻笔触讲......[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第一部分 消逝的钟声  站在台阶上张望那条小街的时候,我大约两岁多。   我记事早。我记事早的一个标记,是斯大林的死。有一天父亲把一个黑色镜框挂在墙上,奶奶抱着我走近看,说:斯大林死了。镜框中是一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62
    2018-10-06
  • 史铁生简介史铁生(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中国作家、散文家。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我的丁一之旅(五)《我的丁一之旅》,继《务虚笔记》推出十年后,史铁生的最新长篇现代爱情小说。《我的丁一之旅》的文字依然充满史铁生的标记,古典、诗意、灵动,在看似散漫实则缜密的结构里,精心构筑了一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7
    2018-10-06
  • 我的丁一之旅(四)《我的丁一之旅》,继《务虚笔记》推出十年后,史铁生的最新长篇现代爱情小说。《我的丁一之旅》的文字依然充满史铁生的标记,古典、诗意、灵动,在看似散漫实则缜密的结构里,精心构筑了一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59
    2018-10-06
  • 我的丁一之旅(三)《我的丁一之旅》,继《务虚笔记》推出十年后,史铁生的最新长篇现代爱情小说。《我的丁一之旅》的文字依然充满史铁生的标记,古典、诗意、灵动,在看似散漫实则缜密的结构里,精心构筑了一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