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李广田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67
    2018-09-29
  • 李广田简介李广田(1906年10月1日-1968年11月2日),散文家。号洗岑,笔名黎地、曦晨等。山东邹平人。1929年考入北京大学外语系,次年开始发表诗文。1935年大学毕业,回济南教中学。曾与北大学友卞之琳、......[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09-29
  • 秋天生活,总是这样散文似地过去了,虽然在那早春时节,有如初恋者的心情一样,也曾经有过所谓”狂飙突起”,但过此以往,船便永浮在了缓流上。夏天是最平常的季候,人看了那绿得黝黑的树林......[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4
    2018-09-29
  • 花潮昆明有个圆通寺。寺后就是圆通山。从前是一座荒山,现在是一个公园,就叫圆通公园。公园在山上。有亭,有台,有池,有榭,有花,有树,有鸟,有兽。后山沿珞,有一大片海棠,平时枯枝瘦叶,并不惹人注意,一到......[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山水先生,你那些记山水的文章我都读过,我觉得那些都很好。但是我又很自然地有一个奇怪念头:我觉得我再也不愿意读你那些文字了,我疑惑那些文字都近于夸饰,而那些夸饰是会叫生长在平原上的孩子......[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09-29
  • 野店太阳下山了,又是一日之程,步行人,也觉得有点疲劳了。你走进一个荒僻的小村落——这村落对你很生疏。然而又好像熟悉,因为你走过许多这样的小村落了。看看有些人家的大门已经闭起,有些也许......[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礼物现在是夜间,昭和小岫都已睡了。我虽然也有点儿睡意,却还不肯就睡,因为我还要补做一些工作。白天应当做的事情没有做完,便愿意晚上补做一点儿,不然,仿佛睡也睡不安适。说是忙,其实忙了些什么......[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8
    2018-09-29
  • 桃园杂记我的故乡在黄河与清河两流之间。县名齐东,济南府属。土质为白沙壤,宜五谷与棉及落花生等。无山,多树,凡道旁田畔问均广植榆柳。县西境方数十里一带,则胜产桃。间有杏,不过于桃树行里添插些......[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09-29
  • 上马石太阳黄黄的。照着一个高大衰老的车门下。是将近秋末天凉的时候,人们已觉得阳光之可亲了。尤其是老年人。他们既没有事情可作,便只好到这车门下来晒太阳,吃旱烟,说说闲话。并且目送过路人......[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09-29
  • 回声不怕老祖父的竹戒尺,也还是最喜欢跟着母亲到外祖家去,这原因是为了去听琴。外祖父是一个花白胡须的老头子,在他的书房里也有一张横琴,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外祖父常像瞌睡似地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09-29
  • 到桔子林去小孩子的记忆力真是特别好,尤其是关于她特别有兴趣的事情,她总会牢牢地记着,到了适当的机会她就会把过去的事来问你,提醒你,虽然你当时确是说过了,但是随便说说的,而且早已经忘怀了。......[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1
    2018-09-29
  • 柳叶桃今天提笔,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我仿佛觉得高兴,因为我解答了多年前未能解答且久已忘怀了的一个问题,虽然这问题也并不关系我们自己,而且我可以供给你一件材料,因为你随时随地总喜欢捕......[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井今夜,我忽然变成了一个老人。我有着老年人的忧虑,而少年人的悲哀还限随着我,虽然我一点也不知道,两颗不同滋味的果子为什么会同结在一棵中年的树上。                        夜是寂静而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画廊“买画去么?”          “买画去。”          “看画去,去么?”          “去,看画去。”          在这样简单的对话里,是交换着多少欢喜的。谁个能不欢喜呢,除非......[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秋灯是中年人重温的友情呢,还是垂暮者偶然的忆恋?        轻轻地,我想去一吻那灯球了。                 灰白的,淡黄的秋夜的灯,是谁的和平的笑脸呢?        不说话,我认你是我的老相识。                 叮,叮,一个金甲虫在灯上吻,        寂然地,......[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马蹄我为什么骑上了一匹黑马,更不知要骑到什么地方。只知道我要登山,我正登山,而山是一直高耸,耸入云际,仿佛永不能达到绝顶。而我的意思又仿佛是要超过绝顶,再达到山的背面,山背面该是有人在那......[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花圈没有任何方法是可以适当地去祭悼一个死者的,因为被祭悼的乃是一个“死者”呀!对于自己的朋友。岂不更是莫可如何的吗?然而祭悼还是要祭悼的,既然任何方式都是一样无谓,就一任其无谓吧,”且......[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荷叶伞我从一座边远的古城,旅行到一座摩天的峰顶,摩天的峰顶住着我所系念的一个人。路途是遥远的,又隔着重重山水,我一步一步跋涉而来,我又将一步一步跋涉而归,因为我不曾找到我所系念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唢呐                 卖鼠戏的人又走过了,        唔啦啦地吹着唢呐,        在肩上负着他小小的舞台。        我看见        远远的一个失了躯体的影子,        啼泣在长街,        作最后的徘徊。        今天是一个寂寞的日子,        连落叶的声息也没有了。        愈......[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秋的味        谁曾嗅到了秋的味,        坐在破幔子的窗下,        从远方的池沼里,        水滨腐了的落叶的——        从深深的森林里,        枯枝上熟了的木莓的——        被凉风送来了        秋的气息?        这气息        把我的旧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流星                        一颗流星,坠落了,        随着坠落的        有清泪。                 想一个鸣蛙的夏夜,        在古老的乡村,        谁为你,流星正飞时,        以辫发的青缨作结,        说要系航海的明珠        作永好的投赠。                 想一些辽远的日子,        辽远的,        沙上......[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窗偶尔投在我的窗前的        是九年前的你的面影吗?        我的绿纱窗是褪成了苍白的,        九年前的却还是九年前。随微飔和落叶的窸窣而来的        还是九年前的你那秋天的哀怨吗?        这埋在土里的旧哀怨        种下了今......[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灯下望青山而垂泪,可惜已是岁晚了,大漠中有倦行的骆驼哀咽,空想象潭影而昂首。乃自慰于一壁灯光之温柔,要求卜于一册古老的卷帙,想有人在远海的岛上 伫立,正仰叹一天星斗。......[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秋的歌者        躲在幽暗的墙角,        在草丛里,        抱着小小的瑶琴,        弹奏着黄昏曲的,        是秋天的歌者。                 这歌子我久已听过,        今番听了,        却这般异样,        莫不是“人”也到了秋天吗!        你的曲子使我沉思。                 趁......[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地之子        我是生自土中,        来自田间的,        这大地,我的母亲,        我对她有着作为人子的深情。        我爱着这地面上的沙壤,湿软软的,        我的襁褓;        更爱着绿绒绒的田禾,野草,        保姆的怀抱。        我愿安息在这土地上,        在这人类......[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29
  • 笑的种子        把一粒笑的种子        深深地种在心底,        纵是块忧郁的土地,        也滋长了这一粒种子。                 笑的种子发了芽,        笑的种子又开了花,        花开在颤着的树叶里,        也开在道旁的浅草里。                 尖塔的十字架上        开着笑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李广田推荐

李广田热读

李广田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