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老舍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38
    2018-09-27
  • 老舍简介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另有笔名絜青、鸿来、非我等,字舍予。老舍是中国现代小说家、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人民艺术家,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代表作有《骆......[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2
    2018-09-09
  • 也是三角  从前线上溃退下来,马得胜和孙占元发了五百多块钱的财。两支快枪,几对镯子,几个表……都出了手,就发了那笔财。在城里关帝庙租了一间房,两人享受着手里老觉着痒痒的生活。一人作了一身......[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09
  • 铁牛和病鸭  王明远的乳名叫“铁柱子”。在学校里他是“铁牛”。好象他总离不开铁。这个家伙也真是有点“铁”。大概他是不大爱吃石头罢了;真要吃上几块的话,那一定也会照常的消化。   他......[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3
    2018-09-09
  • 眼镜  宋修身虽然是学着科学,可是在日常生活上不管什么科学科举的那一套。他相信饭馆里苍蝇都是消过毒的,所以吃芝麻酱拌面的时候不劳手挥目送的瞎讲究。他有对儿近视眼,也有对儿近视镜。......[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09-09
  • 黑白李  爱情不是他们兄弟俩这档子事的中心,可是我得由这儿说起。   黑李是哥,白李是弟,哥哥比弟弟大着五岁。俩人都是我的同学,虽然白李一入中学,黑李和我就毕业了。黑李是我的好友;因为......[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抱孙  难怪王老太太盼孙子呀;不为抱孙子,娶儿媳妇干吗?也不能怪儿媳妇成天着急;本来吗,不是不努力生养呀,可是生下来不活,或是不活着生下来,有什么法儿呢!就拿头一胎说吧:自从一有孕,王老太太就禁......[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8
    2018-09-09
  • 柳家大院  这两天我们的大院里又透着热闹,出了人命。   事情可不能由这儿说起,得打头儿来。先交代我自己吧,我是个算命的先生。我也卖过酸枣、落花生什么的,那可是先前的事了。现在我在街......[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歪毛儿  小的时候,我们俩――我和白仁禄――下了学总到小茶馆去听评书。我俩每天的点心钱不完全花在点心上,留下一部分给书钱。虽然茶馆掌柜孙二大爷并不一定要我们的钱,可是我俩不肯白听。......[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开市大吉  我,老王,和老邱,凑了点钱,开了个小医院。老王的夫人作护士主任,她本是由看护而高升为医生太太的。老邱的岳父是庶务兼会计。我和老王是这么打算好,假如老丈人报花账或是携款潜逃的话,我......[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09-09
  • 微神  清明已过了,大概是;海棠花不是都快开齐了吗?今年的节气自然是晚了一些,蝴蝶们还很弱;蜂儿可是一出世就那么挺拔,好象世界确是甜蜜可喜的。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燕儿们给白......[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马裤先生  火车在北平东站还没开,同屋那位睡上铺的穿马裤,戴平光的眼镜,青缎子洋服上身,胸袋插着小楷羊毫,足登青绒快靴的先生发了问:“你也是从北平上车?”很和气的。   我倒有点迷了头,火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大悲寺外  黄先生已死去二十多年了。这些年中,只要我在北平,我总忘不了去祭他的墓。自然我不能永远在北平;别处的秋风使我倍加悲苦:祭黄先生的时节是重阳的前后,他是那时候死的。去祭他是我自己......[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09-09
  • 同盟  “男子即使没别的好处,胆量总比女人大一些。”天一对爱人说,因为她把男人看得不值半个小钱。   “哼!”她的鼻子里响了声,天一的话只值得用鼻子回答。“天一虽然没胆量,可是他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爱的小鬼  我向来没有见过苓这么喜欢,她的神气几乎使人怀疑了,假如不是使人害怕。她哼唧着有腔无字的歌,随着口腔的方便继续的添凑,好象可以永远唱下去而且永远新颖,扶着椅子的扶手,似乎是要立起......[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热包子  爱情自古时候就是好出轨的事。不过,古年间没有报纸和杂志,所以不象现在闹得这么血花。不用往很古远里说,就以我小时候说吧,人们闹恋爱便不轻易弄得满城风雨。我还记得老街坊小邱。那......[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五九  张丙,瘦得象剥了皮的小树,差不多每天晚上来喝茶。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对深而很黑的眼睛,显出他并不是因为瘦弱而完全没有精力。当喝下第三碗茶之后,这对黑眼开始发光;嘴唇......[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40
    2018-09-09
  • 《赶集》序这里的“赶集”不是逢一四七或二五八到集上去卖两只鸡或买二斗米的意思,不是;这是说这本集子里的十几篇东西都是赶出来的。几句话就足以说明这个:我本来不大写短篇小说,因为不......[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浴奴  “小陈,小陈!”小孙的如蒜一样小的脸上满裂着笑纹,急切而诡道的叫,嗓音沙哑,薄嘴唇很用力。“小陈,妈的你倒是过来呀!告诉你好话!”   小陈翻了翻白眼,把灰黄的长脸尽量的往下沉落。......[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一块猪肝  大中华的半个身腔已被魔鬼的脚踩住,大中华的头颅已被魔鬼的拳头击碎,只剩下了心房可怜的勇敢的不规则的尚在颤动。这心房以长江为血,武汉三镇为心瓣:每一跳动关系着民族的兴亡,每一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09
  • 一封家信  专就组织上说,这是个理想的小家庭:一夫一妇和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不过,“理想的”或者不仅是立在组织简单上,那么这小家庭可就不能完全象个小乐园,而也得分担着尘世上的那些苦痛与不安......[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杀狗  灯灭了。宿舍里乱哄了一阵儿,慢慢的静寂起来。没光亮,没响声,夜光表的针儿轻轻的凑到一处,十二点。   杜亦甫本没脱去短衣,轻轻的起来,披上长袍。夜里的春寒教他不得已的吸了一下......[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人同此心  他们三个都不想作英雄。年岁,知识,理想,都不许他们还沉醉在《武松打虎》或《单刀赴会》那些故事中;有那么一个时期,他们的确被这种故事迷住过;现在一想起来,便使他们特别的冷淡,几乎要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东西  晚饭吃过了好久,电报还没有到;鹿书香和郝凤鸣已等了好几点钟――等着极要紧的一个电报。   他俩是在鹿书香的书房里。屋子很大,并没有多少书。电灯非常的亮,亮得使人难过。鹿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兔  一   许多人说小陈是个“兔子”。   我认识他,从他还没作票友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他很瘦弱,很聪明,很要强,很年轻,眉眼并不怎么特别的秀气,不过脸上还白净。我和他在一家公司里......[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09-09
  • “火”车  除夕。阴历的,当然;国历的那个还未曾算过数儿。火车开了。车悲鸣,客轻叹。有的算计着:七,八,九,十;十点到站,夜半可以到家;不算太晚,可是孩子们恐怕已经睡了;架上放着罐头,干鲜果品,玩具;看一眼......[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老舍推荐

老舍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