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巴金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
    2018-09-11
  • 发 烧  我本来要写我们访问长崎的事,但忽然因感冒发高烧、到医院看病就给留了下来。吊了两天青霉素、葡萄糖,体温慢慢下降。烧退了。没有反复。再过几天我便可回家。    病房里相当静。......[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灌输和宣传(探索之五)  我听到一些关于某一本书、或者某一首诗、或者某一篇文章的不同意见,也听到什么人传达的某一位权威人士的谈话,还听到某些人私下的叽叽喳喳,一会儿说这本书读后叫人精神不振,一会儿批......[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访问广岛  这次访问日本,我实现了二十年的心愿:我到了广岛。    一九六一年樱花开放的时节我在镰仓和光旅馆里会见了年轻的小说家有吉佐和子女士,听她谈了一些广岛的故事,关于那个地方的每一......[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怀念烈文  好久,好久,我就想写一篇文章替一位在清贫中默默死去的朋友揩掉溅在他身上的污泥,可是一直没有动笔,因为我一则害怕麻烦,二则无法摆脱我那种“拖”的习惯。时光水似的一年一年流去,我一......[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春 蚕  我在中国“文坛”上混了五十几年,看样子今后还要混下去,一直到我向人世举行“告别宴会”为止。我在三十年代就一再声明我只是一名“客串”,准备随时搁笔,可是我言行不能一致,始终捏住......[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友 谊  《随想》第四十在《大公报》发表后,我就放下笔访问日本。我在日本朋友中间生活了十六天,日子过得愉快,也过得有意义;看得多,也学到不少;同朋友们谈得多,也谈得融洽。人们说“友情浓于酒......[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探索之四  人各有志。即使大家都在探索,目标也不尽相同。你想炫耀技巧,我要打动人心,我看不妨来一个竞赛,读者们会出来充当义务评判员。    我在这里不提长官,并非不尊敬长官,只是文学作品的对......[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探索之三  去年(一九七九)五月上旬我在巴黎见到当代法国著名画家让・埃利翁先生,他对我国很感兴趣,希望到我国访问并在大城市中举行画展。我们谈得融洽。他和我同年,为庆祝他生日举行的他个人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再谈探索  我在前一篇《随想》里谈到了探索和创新。    探索,探索,追求……这不是一篇文章、几千字就讲得清楚的。尽管这一类的字眼有时候不讨人喜欢,甚至犯忌,譬如一九五七年南京的“探求者......[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探 索  在最近的《大公报》上看到白杰明先生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我非常欣赏:“要是想真正搞出一些尖端性的或有创新意义的东西来,非得让人家探索不可。”①    在我的周围,有些人听见......[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小狗包弟  一个多月前,我还在北京,听人讲起一位艺术家的事情,我记得其中一个故事是讲艺术家和狗的。据说艺术家住在一个不太大的城市里,隔壁人家养了小狗,它和艺术家相处很好,艺术家常常用吃的东......[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大镜子  我的书房里壁橱上嵌着一面大镜子。“文革”期间造反派和红卫兵先后到我住处,多次抄家,破了好些“四旧”,却不曾碰一下这块玻璃,它给保全下来了。因此我可以经常照照镜子。    说真......[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怀念老舍同志  我在悼念中岛健藏先生的文章里提到一九七七年九月二日虹桥机场送别的事。那天上午离沪返国的,除了中岛夫妇外,还有井上靖先生和其他几位日本朋友。前一天晚上我拿到中岛、井上两位......[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悼方之同志  这次在北京出席第四次全国文代会,见到从南京来的朋友,听他们谈起方之同志的事情,据说江苏省代表团因为参加方之同志的追悼会,比我们迟一天到北京。    我在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开始......[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小骗子  几个月前在上海出现了一个小骗子。他的真面目还不曾被人认出的时候,的确有一些人围着他转,因为据说他是一位高级军事干部的儿子。等到他给抓了起来,人们又互相抱怨,大惊小怪,看笑话,传......[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豪言壮语”  《随想录》到第三十篇为止,我已编成第一集,并且给每篇加上小标题,将在一九七九年内刊行,今后每年编印一集,一直到一九八四年。第三十一以下各篇(三十或者四十篇左右)将收在第二集内。  ......[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2
    2018-09-11
  • 《随想录》后记  《随想录》第一集收《随想》三十篇,作为一九七九年的一本集子。以后每年编印一册,到一九八四年为止。    《随想录》是我翻译亚・赫尔岑的《往事与随想》时的副产品。我说过赫尔......[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靳以逝世二十周年  时间好像在飞跑,靳以逝世一转眼就二十年了。但我总觉得他还活着。    一九三一年我第一次在上海看见他,他还在复旦大学念书,在同一期的《小说月报》上发表了我们两人的短篇小说。......[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纪念雪峰  最近香港报上刊出了雪峰旧作诗八首在北京《诗刊》上重新发表的消息,从这里我看出香港读者对雪峰的怀念。我想起了一些关于雪峰的事情。    我去巴黎的前几天,住在北京的和平宾馆......[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绝不会忘记  我还记得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在成都买过一种“良心印花”,贴在自己用的书上。这种印花比普通的邮票稍微大一点,当中一颗红心,两边各四个字:“万众一心”和“勿忘国耻”。据说外国人讥笑......[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要不要制定“文艺法”*  我国的宪法规定“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这所谓“自由”绝不是空话。这里说得很明白,一个人从事文艺创作活动,只要他不触犯刑法或者其他法律,就......[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0
    2018-09-11
  • 观察人  不久前有两位读者寄给我他们写的评论我的文章。他们都是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位是大专学校的老师,另一位在做文学评论的工作,总之,他们都读过我的书,我就简单地称他们为读者吧。他们......[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中岛健藏先生  访法归来,我在上海写信给东京的日本友人中岛健藏先生说:“在巴黎同朋友们谈起当代的法国文学,我常常想到您,因为您是法国文学的研究者。”好久以前我读过中岛先生一篇介绍罗杰・马丁......[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
    2018-09-11
  • 中国人  我出国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在法国十八天中间,我会看见那么多的中国人。各种各样的中国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过着各样的生活,有着不同的思想,站在不同的立场。他们穿不同的服装,发不同的口......[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2
    2018-09-11
  • 人民友谊的事业  我们在赵无极先生家里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到了十一点钟,似乎应当告辞了,主人说照法国的习惯,照他们家的习惯还可以继续到午夜。然而这是我们在法国的最后一个夜晚,明天大清早我们就......[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