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百科写作指南
文章内容页

关于散文的写作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2-23
  • 被阅读
  •   ——在郧西《天河》座谈会上的讲座
      2013年8月7日上午于郧西县委党校学术报告厅
      王剑冰

      (原文约20500字,郧西作协天路、道友、秀峰根据现场录音整理节选)

      大家好,同学们好!

      郧西,我是第二次来了,是老朋友了。第一次来郧西,写出了散文《天河》。这次来我发现郧西大变样,其实也就是两三年的时光,高楼林立,洋味十足。昨天县委、县政府授予我为郧西的“荣誉市民”,我觉得我也幸福极了!

      能够写出《天河》这篇文章,我觉得是天河的美对我的一种打动,另外是七夕这个古老的爱情传说对我的吸引。爱情永远是人生的一个谈论不完的话题。

      那咱们就从这个话题谈起吧。

      广西有个中学生,叫蒋婧。这女孩可谓胆大,18岁的时候,她写了给《未来丈夫的一封信》,发表了,可以当散文看,但是感情真挚,她强调了自己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女孩,爸爸很早就离异而出,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她就从自己的经历谈到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丈夫,标准是什么,阐释的爱情观很动人。

      我还想到我们郧县的著名作家梅洁,梅洁女士2010年跟我一起来郧西,写出了《白发上津城》,很美。梅洁的丈夫是死在梅洁怀里的,而且是死在广州到北京的长途列车上。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眼看着丈夫一点一点的没有气息,而在卧铺车厢里她又不敢喊,她就抱着自己的丈夫一路到了北京。这是什么样的经历啊!后来梅洁写了一篇散文,记录了这种痛苦的全过程。写得涕泗横流,读之无不感慨落泪。有近两年的时间,梅洁都是在泪水中度过。几乎还原不到生活之中了。尽管梅洁已年过花甲,但是让我觉得这个大姐对爱情实在是认识的不一般。

      多少年前,我看到过一篇散文,叫做《要嫁就嫁苏东坡》,文中看出是一个已婚女子写的。她不管丈夫满意不满意,反正她是想嫁苏东坡,列举了苏东坡的种种之好。谁看了都有其相同的感慨,说得真是啊,自己若为当时的一个女子,也会发出“要嫁就嫁苏东坡”的真实心声。

      好几年前,我去了一趟板仓杨开慧的故居。在杨开慧和毛泽东都离世很长时间以后,修缮房屋的工人在一个墙缝里面发现了杨开慧的信。又过了多少年,在一个檩条下面的砖缝里又发现长信的后半部分,那是杨开慧在敌人到来之前,把给毛泽东的内心话,点点滴滴塞进了墙缝里面。但是直到毛泽东去世,这封长信还没有被发现,毛泽东也没看到。我看到了!后来我写了篇文章,叫做《飘风山下的红霞》,《读者》选在了头条。因为杨开慧的小名叫霞姑,她家屋后的那座山名字很好,飘风山。我没有想歌颂谁,我只是想歌颂爱情,一个人只要是对爱情忠贞不渝,这个人,这个人格是立得住的。

      以上是由郧西天河这个“爱情圣地、七夕之都”让我想到的。下面,我就谈谈《天河》以及散文的写作。

      《天河》如果被郧西人看中的话,我觉得不止是写出了天河郧西的特点,可能还因为其中的真情实感。一个作家,对于文字,首先一条要心怀真诚,要有真情,也就是真性情。我就是怀着一种对天河的真性情来写作的。儿时,我们哪个孩子没听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呢?那是一个老祖母讲的、老的不能再老的故事。但是对于一个一个的孩子,又是一个新的不能再新的故事,所以牛郎织女的故事总是那么美,在我的心里美了很多年,最后在郧西这个地方让我看到了天河,听到了更多的关于他们的故事,这是心里埋着的那颗种子的开花、结果啊,所以我会写出这篇文章。

      记得2008年,某省高考作文叫《春来草自生》。10点钟,即将结束高考的时候,当地的一个报社打电话,邀我在40分钟内写一篇高考作文,报纸马上要用,态度恳切之极。我只好答应试试,我怎么能写好这样的作文呢,好久也不研究高考作文的弄法。那一年汶川大地震刚发生过,我的心里正为这个事情闹腾呢,春来草自青,我就想到了汶川地震石头底下的生命,很多的生命没有了,更多的生命挺起来,震后生命的力量依然在延伸,就像草,不屈的草,没有什么能阻挡住草的生长,那种自然的生命力,那种群体的力量。这样一联想,我就有了感觉,所以我在30分钟内完成了那篇作文《春来草自青》,写得好不好,合不合人家的要求,就得由人家去评判了。我博客上有,大家可以看看。

      今年的福建高考题里有我的一篇散文叫《瓦》,16分,有几个小题,后来有人跟我说,你能不能做出满分来,我说我做不了,我连一半都对不了。就像那年福建省高中毕业达标试卷里有《绝版的周庄》,有同学做完了,将题寄给我,问答的对不对,我无能为力。还有北京东城区初中升高中的考题是我的散文《藤》,郑州初中升高中的考题是《岁月中飞翔的瓦》,种种此类,老师和同学都给我提过这个问题,我只是如实说我真的不会,答不出来。我在写作的时候,完全是凭着一股子情绪来写的,至于题中说的什么,我想都没有想过,如果要想的时候,早开了岔了。看来写作和解题是两码事的。但是,有一点我知道,只要你不是虚情假意,确实是怀着真情来写的,你就可能会打动那些出题的人,进而打动同学们。因此,《天河》能够打动郧西的人,也会是这个原因吧。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写作要自然,不要刻意。昨天王丽媛部长谈了一句话,谈的很到位,她也是喜欢这样的自然的东西,就像一个人,一个美女长得已经很不错了,天然去雕饰的就很好,如果再珠光宝气,耳朵上哪儿的都要挂着东西,可能就“过”了。天生丽质是让人喜欢的,浓墨重彩未必受人青睐。写作也是一样,本真的、自然的写作,实际上很难。有些东西看似自然,其实不易。曾经因为要参加一个校园的活动,我专门读了一些高考满分作文,真的有不少都是名副其实的。好多的学生自自然然的写出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他没有用过多的非常华丽的词句,但是读的非常的顺,是一个自自然然的人在那里说话、在和你谈心,那么这个作品是成功的。有些作文却总是想着把背诵的精词丽句都用上,反而弄巧成拙,腻人的不行,倒是得不了高分。

      还举我个人的创作感觉吧。我在《绝版的周庄》之后又写过一篇散文,叫《水墨周庄》。我是觉得《水墨周庄》的那个自然性比《绝版的周庄》还要注重。为什么呢?是因为我当时在写作的那个心态是自然的、平和的,同十年前我去周庄的激动不同,十年前我几乎没有到过这样的水乡,猛一看见激动得不行,文字如歌脱口而出,十数年后再去,并且在周庄住了下来,感觉就不一样了,我有了仔仔细细看这个水乡的时间,也是由于水乡见得更多了,不那么激动了,是不是像一个人的婚前婚后?当然,仍然不影响对于周庄的感情。白天人多声杂,我就想起得早一些,四点半起床,想起在周庄之前。起来以后我发现周庄已经醒了,有人在那里划船,有人在那里打扫卫生,而太阳已经照在了周庄的肩头上。为了有个更好的感觉,起在周庄之前,第二天早晨三点多,我就摸着黑,进入了周庄,我是住在周庄外边的。我在没有人声的庄子里走,而后坐在了周庄的小桥上,等到阳光一点点的照亮了周庄。瓦的变化,桥的变化,水的变化,都进入了我的视线,进入了我的情感,我就凭着那个时候的感觉,一段一段的写,写黎明也写夜晚,直到写成《水墨周庄》。那么《绝版的周庄》和《水墨周庄》比较的话,《水墨周庄》可能更随性,更自然,更平静,但是感情依然,只是深含其中罢了。

      第三个问题,我觉得写作要求新,就是耳目一新,不重复别人的,也不重复自己的。《绝版的周庄》我当时写的时候就用了一个小时。并不表明我写的快,我有些文章并不是如此,下面我还要讲到。写周庄写得快,是当时感觉来的快的缘故。写之前也是有为难之处的,觉得去周庄的人太多了,之前余秋雨这些人都去过,而且都有文章。自己怎么写呢?周庄的最大的特色是周庄引以为豪的人沈万三,对一个大家都熟悉,而且每写周庄都有可能提到的人物,我没有过多的笔墨。周庄名胜有张亭,有沈亭,都是周庄的景观。我也没写,因为可能都会去写到。我只写了一个感觉,这个感觉后来的评论说是与众不同的、不可重复的,这实际上就是当时的心理感受。我没有想为谁写文章,我只是为我自己写。也许基于这一点吧,文章另显了山水。所以后来周庄镇的党委书记给我写来一封信,说《绝版的周庄》是目前见过的写周庄最好的文章,人家并不在意你没有面面俱到。周庄人这么认为,我就知道,文章越是没有顾忌,越可能写得鲜活新颖。

      2009年,我被邀去了吉安,去写一篇文章。我当时觉得很难,因为周庄是我无意中写出来的,现在有意要写这个吉安,我非常为难,我走了吉安的13个县区,不断地走,大量的资料提回来。写不出来第二次又去,赣江、井冈山的再到处去走,脑子里装了一堆素材,还是不知道怎么写。主要是有顾虑,这个顾虑就是怕出不了新,怕重复,怕找不到感觉。这就拖得长了,好几个月以后,才有了《吉安读水》。我是以吉安的水为主线,作为赣江边上的城市,吉安的水太多,从水着眼,写出吉安的历史人文、风土人情,这篇文章同周庄相比,我觉得是一种豪情满怀的、比较张扬的、比较蓬勃的文章。那么,《天河》这篇散文呢?我觉得稍带一种冷静,然后又带着一种追寻感,我在一点点的追寻天河这个地方,一点点的来释怀我自己的疑惑,一点点的寻找儿时的、对童话世界的一种认知。我写的周庄、吉安、天河的这三篇文章均被刻碑,我想,认可它的还是因为有它独特的东西吧。

      第四个问题,虚构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有些同学说,老师给出了一个题,写一个真人真事,给一个高考题,也要求写一个人物,那么这个人我能不能虚构?事情能不能瞎编?怎么才能写好呢?其实作家在散文写作里面,也会遇到这个问题。目前来说,尚没有散文写作能否虚构的结论。我只能这样认为,在大枝大节上必须是真实的,在情感心理上必须是真实的,你不能说写自己的母亲,情节、感情都是虚构的,这个恐怕不行。在某些小枝小叶上的虚构,我认为尚可。比如有一个女作家,20年前写过一篇散文,写她和爱人走进了婚姻登记所办离婚手续。进去时是一双,出来各奔东西。这个时候她的感觉,是真正地感觉到成为了一个孤独的人,一切都空了。那个时候天降大雪,满街洁白,只有她一个人踽踽独行。她把那个雪景写的很美,很惨,很激烈,很壮观。爱与情的破裂,一个女人的内心情怀、孤独迷茫,都在大雪中了。这个氛围很好,很煽情,烘托了情节。那么,如果没有那场雪,这篇文章的味道是不是有所减弱呢?我觉得应该是,还是一片白雪茫茫好啊。可是,如果那天没遇到大雪,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作者写的时候,把她的事件放在了雪天呢?我觉得不为过。也没有必要非要探求那天的天气问题。

      我也这么处理过一次,是我写散文《大雪无言》。我们是那么迫切的去沈飞集团采访罗阳的事迹,看我们的舰载战斗机的情况。去的时候北京大雪弥漫,降落的时候仍然漫天大雪,在沈阳的道路上,接我们的车堵了很长时间。等采访回来在沈阳上飞机的时候,却没下雪,当然东北大地一片白茫茫。我的感觉全在那片大雪中了,我结尾也必须让天地一片纷飞大雪,我说雪花是一片一片的,一个一个的单个的,而一片一片的单个雪花的组成就成了纷纷扬扬的无边无际的大雪,这就是每一个单个雪花的力量,构成一片雪海。我在昭示不止是罗阳一个人的雪花,是整个沈飞集团的纷扬的雪,是整个中国的纷扬的雪,不仅仅是一个集团一个企业,是我们整个中国人的心志,所以我说“大雪无言”,我把精神写成了一种雪景,一种万里雪飘的风光。我这样写,估计大家不会更多地埋怨我吧?

      我还坦白地告诉大家,我在《天河》这篇散文里面,虚构了一个名字:“巧女”。因为那次我们上山去确确实实有人给我递茶,确实有这样的女子,我们也聊过关于爱情的故事,聊过她的婚姻状况,但是她叫什么我不知道,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遇到了障碍,叫什么?后来我一想,就给她个“巧女”吧。因为在天河,在七夕城,在郧西,叫“巧女”名字的应该是有的。

      还有柳,我们郧西作协主席魏荣冰也写过柳,你们上津的柳,写的非常好。我在《人民日报》发过一篇散文叫《明湖春柳》。我去济南的时候是夏天,春天去过没有?去过。但是不是这次济南人邀我去写文章的时候。要找一个时间点,以柳树为主,就没写荷花了,我觉得着重点在柳,你又去写荷花,都是美的景物,你写了这个又去写那个,还写泉水,就多了,花了。所以,要么写荷,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荷都可以,荷也很美,能够衬出大明湖来,我后来想想还是写柳吧,春天的柳就没有那个荷了。“明湖春柳”,春天的柳树当然是最好看的时候,济南泉水一多,成了湖,湖上映出了山,叫千佛山,所以千佛山也有了,柳恰好又是济南的市树。就顺手了。我写的时候,当然不是实景现场创作,时间是虚的,可是里面的景色是实的。

      我在这里给大家说了实话,是想同大家探讨一下文章的写作,说说个人真实的感受,没有稿子,不对的地方,请诸位评判。

      本文标题:关于散文的写作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baike/zhinan/24732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06篇
    • 获得积分:117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